秦诗涵急忙让她通知龙三爷和宋先生。

    秦蓝语激动得有点手抖,“小姑姑你来吧!我怕我说错话!”

    “好。”秦诗涵也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才给龙三爷打电话。

    平日里没太多情绪的龙三爷听到这消息,也挺诧异的,“今晚就见?确定吗?”

    “确定的。”

    “好,我这就知会宋先生,晚上见。”

    搭上围棋协会这层关系,对龙三爷来说至关重要。

    他的计划,也能更顺利的展开了。

    周子羡在给了秦蓝语答复知会,就去见了江羡。

    “江会长,晚上有个应酬,我实在不好推拒,就替你答应了。”周子羡说得不卑不亢的。

    原本正在看文件的江羡眼眸一凝,淡然的合上文件后往后靠了靠,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子羡问,“所以你这是替我做决定了?”

    周子羡见多了大风大浪,可在面对江羡这种没什么杀伤力的质问时,心里还是紧了一下。

    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怯意。

    所以强行镇定自己后,面色从容的答道,“一直回避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的。”

    他还准备了一堆的说辞,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江羡答道,“你说得对,那我就去见见吧。”

    周子羡,“……”

    这……就答应了?

    这么容易?

    他还以为会很难说服江羡呢。

    可江羡越是答应得爽快,周子羡就越看不清江羡这个人。

    讲道理,连他都看不清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

    所以从离开江羡办公室后,周子羡犯了困惑。

    难道自己以前的认知,都是错误的?

    只是他现在找不到标准答案而已。

    不到下班时间,江羡就处理完了周子羡给的那堆文件。

    当她通知周子羡来取文件的时候,周子羡还挺意外的。

    他那是为了为难江羡故意准备的一堆‘下马威’,哪怕是他自己,都绝不可能在今天之内处理完的。

    况且这里面还有很多外文文件,至少得找专业的翻译来翻译才行。

    可江羡说她已经处理完了……

    还提前很多完成!

    这让周子羡很吃惊,哪怕他没在表面上表露出来。

    江羡在他打算出去的时候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周特助,据我所知,你跟着明会长六年有余了吧,你觉得明会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是个送命题。

    周子羡知道江羡是在试探自己。

    他硬着头皮回答道,“我很佩服明会长,他是个有远见有魄力的人!”

    江羡似乎挺满意这个答案的,还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也很佩服他,所以我相信他的眼光,他能把你留在身边六年,就证明你能力过人。”

    突然被夸,周子羡有些怔然。

    江羡的视线却已经看向了电脑,查收邮件去了。

    他也不便再停留,便抱着文件退出了办公室。

    等周子羡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缓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反应过来江羡刚刚说那番话的用意!

    这个恍然大悟,让周子羡猛然站起身。

    由于动作有些大,还弄翻了他刚刚抱回来的文件。

    周子羡又急忙去捡那些文件,

    意外的看见江羡对这些文件的修改和批注。

    他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所看到的,所以又逐个翻了其他的文件。

    都有详细的指导性意见,而且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其中的问题。

    他没有看完,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了。

    周子羡将那些文件都捡起来整理好,整整齐齐的拜访在自己桌上,这才正色的再次去了江羡的办公室。

    前后刚好十分钟。

    江羡看了一下时间,嘴角微不可见的扬了扬,“进。”

    “江会长,我是来跟您道歉的。”周子羡恭恭敬敬的开口。

    “嗯?”江羡挑了挑眉。

    “今晚这场应酬,是我越俎代庖了,我会处理好的,我也向您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做出这类事情,请您原谅。”周子羡说得毕恭毕敬,态度非常的端正。

    “你的道歉我收下了,不过应酬还是要去的,不能让别人以为我们围棋协会言而无信。”

    周子羡再一次被江羡的气度所折服。

    他不再过多的去表达歉意,但他会引以为戒,认真做事。

    江羡先前的那番话说得很有深意。

    她说她相信明会长的眼光,因为周子羡是明会长一手提拔上来的,所以她也信任周子羡。

    但周子羡却没明白这个道理,反而是江羡提醒了他。

    像围棋协会这种有着重要地位的协会,任何人上位第一时间都是安插自己的人手。

    可江羡没有这样做,因为她是本着信任明会长的心来接手的协会。

    反而是周子羡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怎么能不惭愧?

    ……

    秦诗涵和秦蓝语早早的道了和周子羡约见的地方,没多会儿龙三爷和宋先生也到了。

    哪怕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可秦蓝语在见到宋先生的时候,还是会很紧张。

    好在秦诗涵还算镇定,捎带着她,让她不至于闹出笑话。

    可秦蓝语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在想,连宋先生这样身份地位的人都得等着,这围棋协会会长的地位也太不一般了。

    真不知道会是谁,能有着这样的地位。

    眼看着就要到时间了,秦蓝语紧张得想上厕所,就匆忙的找了个借口出了包间。

    到外面之后,她才觉得空气都自由了很多。

    缓了缓,打算掐着点回包间来着,却在会所里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一个她特别特别讨厌又特别特别嫉妒的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江羡!

    一看到江羡,秦蓝语就想起了自己和秦家所受到的那些委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十分刻薄尖酸的开了口,“哟,这不是江羡吗?我真是早上出门没看黄历,居然碰见了你!”

    江羡是和周子羡一起来的,只不过周子羡去停车了,她先进来了而已,却没想到会碰见秦蓝语。

    面对秦蓝语的嘲讽,江羡并没放在心上。

    毕竟嫉妒她的人海了去了,她要每个人都放在心上的话,怕是活不下去了。

    秦蓝语本来以为自己那样恶言相向,江羡肯定会暴跳如雷失态的。

    这样她就能去乔三爷那里说江羡的不是了,谁知江羡一点反应都没有。

    除了刚开始看的那一眼,后来甚至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

    最后暴跳如雷的那个人变成了秦蓝语本人,她面色阴沉的说道,“江羡,你拽什么拽?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还没到最后呢!你真以为你能坐稳乔家

    九少奶奶的椅子吗?你高兴得太早了!”

    “反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让开,你挡着我路了。”江羡懒洋洋的反驳道。

    压根没把她刚刚叫嚣的那番话放在心上。

    秦蓝语本想再发作的,却见周子羡往这边走了来。

    她不得不收敛了一点,微微的侧开了身子让江羡过去。

    周子羡快步走了过来,秦蓝语正要跟她打招呼,却见周子羡对江羡说道,“就在前面包间,我带您过去。”

    “嗯。”江羡微微点了个头。

    那一下,秦蓝语脑子飞快运转,想到了一个可能。

    她情急之下迅速伸手拉住了江羡并说道,“你不能进去!”

    江羡回头看她,冷然的提醒,“放开。”

    秦蓝语却死死的拉住她并嫌恶的说道,“江羡,这个局是我好不容易才组起来的,不能让你破坏了,你想见围棋协会会长自己想办法找关系去,别想蹭我的便利!我也不会让你占这个便宜的!”

    一旁的周子羡脸色有些难看。

    江羡却挑了挑眉,“你是说,你今天组了局,约了围棋协会会长?”

    “是的。”秦蓝语骄傲起来,扬起了下巴,“我们秦家有的是人脉和关系,是你这种暴发户不能比的,就算乔忘栖打压秦家又怎么样?我们还是能翻身的!等着看吧!”

    江羡啼笑皆非的看向脸色不太好看的周子羡,笑问,“所以,今天晚上要见的人,是她?”

    “……嗯。”周子羡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

    他正经历的事不就是在自食恶果吗!

    当初处于无知,答应帮秦蓝语牵线,本意是想气一气江羡的。

    毕竟她跟秦蓝语有过节,原京的上流社会都知道。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秦蓝语会这么的……智障!

    说愚蠢都是夸她了,只能用智障来形容了。

    秦蓝语听着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发现问题,还自以为是的以为江羡是来蹭局的,说话依旧是不客气,“我不管你跟周先生是什么关系,今晚这个局你是不能进去的!请你有点自知之明,毕竟你不只是代表你自己,还代表了乔忘栖。”

    “不能进去啊,那好吧。”江羡甩开了她的手,一脸轻松的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秦蓝语有点意外她的答案,毕竟她以为江羡是为了围棋协会的会长而来的呢。

    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说道,“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周子羡终究是看不下去秦蓝语的智障行为,黑着脸说道,“秦小姐,你可闭嘴吧!”

    “……什么意思?”秦蓝语突然被周子羡骂,没反应过来。

    “江羡就是围棋协会的新会长!”

    “啥?”秦蓝语脑瓜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彻彻底底的傻眼。

    她以为自己幻听了。

    她甚至坚定的认为自己就是幻听了。

    可周子羡字正腔圆说得非常明白,“江羡就是你要见的人!”

    “这……不可能!”秦蓝语完全没办法接受这个答案,她错愕的看向江羡,始终没办法把她和那个身处在权力最中心的围棋协会联系在一起。

    脑袋更是一片空白,愣愣怔怔的问了一句,“江羡,你到底是谁?”

    江羡覆着眸底的笑意,走了两步到了秦蓝语的身侧,微微侧头,红唇靠近了秦蓝语的耳畔,用极为无害却又杀伤力极强的声音开口道,“是你爸爸。”

    ——

    作者有话说:哈哈哈哈最后一句是我临时想到的,好爽的感觉!两更啦啦啦啦啦~晚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