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怂及时发挥自己的本性,迅速遁走。

    她前脚刚走,乔忘栖后脚就提前结束会议出来,却还是没来得及拦住她。

    乔忘栖看着茶几上那才吃了一半的薯片,不禁失笑。

    席年敲门进来,见乔忘栖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有点惊诧。

    还是乔忘栖先开口问道,“什么事?”

    “啊,是这样的。”席年总算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夫人又买了很多点心水果,我给您拿了一份。”

    “嗯,给我。”乔忘栖伸手道。

    席年递了过去。

    乔忘栖打量了一下,嘴角止不住上扬,并吩咐席年,“回头让人多准备一些零食放在我办公室里。”

    一开始席年不太懂。

    毕竟他无法理解在办公室准备零食是个什么意思……

    还是乔忘栖给他解惑说道,“品种多一点,最好去问一下公司的女同事,她们可能会更了解一些。”

    “是……给夫人准备的?”席年恍然的问。

    “不然呢?”

    席年感觉自己被鄙视了,“那放在哪里呢?”

    “就那边吧,把书都清理出来,放零食。”

    席年,“……”

    他有些无言的看了看乔忘栖指的那个位置,那是一整面的书柜,每个格子都摆满了各类书籍文件,与办公室的风格十分的搭配。

    如果换上五颜六色的零食之后……

    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等席年离开后,乔忘栖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给江羡发消息,“江小羡。”

    没理。

    “江小怂。”乔忘栖又说道。

    还是没人理。

    他只好给她打视频电话,并且很有耐心的等着她接。

    江羡也自知躲不过去了,只好接了起来。

    可镜头里并没有她人,只有一片黑暗。

    乔忘栖不禁失笑问道,“人呢?”

    江羡哼哼唧唧的道,“已经逃离这个地球了,在外太空遨游了!”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心情愉悦的问,“有这么不好意思吗?”

    “你怎么不和我说一下!害我丢人丢到外太空了!也太社会性死亡了!”江羡语气里都是懊恼。

    “没关系,只有一些高层在。”

    一些?

    电话里传来了江羡哀嚎的声音。

    要不是怕她生气,乔忘栖都想笑出声了,“他们不会乱说的。”

    “我决定了!”江羡鼓足勇气说道。

    “嗯?”

    “最近这段时间都不去你公司了!”

    “……”

    乔二爷急匆匆的赶往乔三爷在外的住所,他人一到,乔三爷就把摆放在桌上的文件推到了他面前,“看看吧。”

    “什么文件大晚上的叫我过来啊?”乔二爷一脸莫名的翻开文件。

    当他看到首页醒目的大字时,双眸突然瞪大,“遗嘱?你怎么弄到的!”

    “用了点手段。”乔三爷如实说道,“不过这是复印件,你且看看吧。”

    乔二爷急忙往后翻,迅速看到遗产分配的那几

    页,越看脸色越难看。

    随后气愤的往桌上一摔,愤慨的道,“老爷子果然偷偷更改了遗嘱!也太过分了!不仅决策权都给了乔忘栖,还多给了他股权!”

    “老爷子这份遗嘱的分配很巧妙,却也稳住了乔忘栖的地位,往后想要对付乔忘栖就很难了,他多了一票否决权。”

    乔二爷差点没暴跳如雷,“那现在要怎么办?老爷子那边怕是醒不来了,也没办法更改这份遗嘱了。”

    乔三爷稳着没说话。

    乔二爷眼眸一眯,狠心的说道,“要不直接从徐律师那里下手……反正你都抓住了他的把柄。再逼他悄悄改个遗嘱也没什么问题的吧。”

    “是没什么问题。”乔三爷半垂着眸慢条斯理的回答着。

    “那还等什么!”乔二爷性子急,都不等他话说完就直接质问道。

    乔三爷却阴冷一笑,“就算按照以前的遗嘱,我们和乔忘栖也只是势均力敌而已,以他的能力,分分钟都能超越我们,以后乔家还不都是他的天下。”

    而且他还有江羡这个后盾呢。

    一想到江羡的身份,乔三爷的心情就更沉重了。

    这话简直扎了乔二爷的心,他急得原地打转,“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

    “其实这份遗嘱,并不一定都是坏事。”

    乔二爷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相反,这反而是一把能给乔忘栖致命一击的武器。”

    见乔三爷胸有成竹的样子,乔二爷渐渐冷静下来,并坐了下来,然后郑重的问乔三爷,“你打算怎么做?”

    ……

    因为《一世芳华》的大爆,江羡收到了很多的邀约。

    红姐帮忙筛选之后,留下了两个邀约。

    一个是金葵奖电影节的活动,一个是星耀之夜的活动。

    前者是国内最大也最正规的电影节,另外一个则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盛典。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对江羡最大的肯定。

    要知道在娱乐圈里有很多人挤破头也拿不到这两个活动的入场券呢。

    就连当初的秦诗涵,拿遍了国内的几个奖项,却也没能拿到金葵奖这座奖杯,可见其对获奖者的要求有多高,门槛有多高。

    入围即是对江羡的肯定,至于能不能获奖,那就不知道了。

    红姐通知江羡的时候,她也挺意外的,还兴匆匆的给乔忘栖打电话说这事儿呢。

    自打那天在乔忘栖公司出糗之后,江羡这两天都不出家门了。

    哪怕乔忘栖再三保证不会有人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江羡也还是这样。

    实打实的江小怂。

    “这可是金葵奖呀!我想都不敢想的!太让我意外了!”江羡叽叽喳喳的说着。

    电话那头的乔忘栖就安静的听着,心情有些愉悦。

    在高兴完之后,江羡又有些懊恼的道,“可是电影节的行程前后至少要三天,我可能去不了。”

    “为什么去不了?”乔忘栖总算开口。

    “要离开原京三天呢。”

    “这算什么理由?”乔忘栖失笑道,“江小羡,你要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你的牵绊。”

    “我知道……”江羡嘀咕着,“这不是我离不开你么?”

    虽然她说得很小声很小声,可还是叫乔忘栖听见了。

    他心情大好,有些宠溺的说道,“这是国内最主流的电影节,是对你的肯定,你得去,让所有人看到你的光芒。”

    “可是爷爷现在还住院呢。”江羡顾虑的道。

    “爷爷的事还有我在呢。”

    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像是给她吃了定心丸一样。

    乔忘栖就像是她的后盾一样,不管她做什么,他永远在她身后支持着她守护着她。

    原来婚姻并非都是一地鸡毛。

    江羡当即点了头,“好,那我去!”

    “这就对了。”

    “那你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呀?”江羡声音又活泼了起来。

    “今天不加班。”

    “好啊!那我给你做饭吃!”江羡又重拾当个贤妻良母的理想了。

    乔忘栖嘴角的笑凝了一下,遂说道,“我听席年说新开了一家味道和环境都不错的餐厅,我们去试试吧。”

    “你这是在嫌弃我做的菜?”江羡不满的问。

    乔忘栖急忙否认,“我没有这样想,只是想起好久没带你出去吃饭了,想带你去看看。”

    不等江羡说话,乔忘栖又补充道,“而且我也不想你那么累。”

    这满满的求生欲,可算让江羡信服了,一口答应了乔忘栖,“那好,你下班后来接我。”

    “嗯,那我先忙。”

    “好的,么么哒。”江羡对着电话啾了两下就挂了电话。

    乔忘栖笑着摇了摇头,又从电话簿里找出了一个名字拨了过去,“卢老先生您好,我是乔忘栖,您今天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

    十分钟后,乔忘栖就坐在了车上。

    席年坐在副驾驶,正回头和乔忘栖说话,“乔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卢老先生准备了谢礼。”

    “嗯。”

    席年琢磨了几秒后还是开口,“乔爷,其实您大可不必亲自请卢老先生吃饭表示感谢,上次您和他吃饭的时候,他就表态了,《一世芳华》这部电影获奖的几率很高,夫人获奖的机会也很大。”

    “我并没有干涉他们的评选,只是想知道个结果而已。”乔忘栖如实说道。

    这一点席年还是清楚的,毕竟他全程陪着乔忘栖呢,将这一切也都看在眼里。

    他之所以这样劝着乔忘栖,是因为他认为江羡有足够的资格去争取这个奖项。

    所以他不太明白乔忘栖的做法。

    见席年还看着自己,乔忘栖这才从平板中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深浓,“我不想看见她失望。”

    所以他要再三确定江羡会不会拿奖。

    如果没有,他会找别的理由说服江羡不用去参加这种活动。

    席年听了忍不住喟叹,乔爷对夫人太上心了。

    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在做到事无巨细。

    而且还是在夫人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去做这些。

    他本身就很繁忙了,却还是愿意抽出时间去为江羡做这些事。

    这大概就是一种叫爱情的力量吧。

    席年看着前方的路,心里按捺住阵阵雀跃,拿出手机表面镇定自若的发了个微博。

    【我又嗑到了!好甜啊!有钱CP太甜了!】

    _

    还有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