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乔忘栖的表情就更凝重了。

    他人一到医院,就迅速赶往抢救室。

    一直照顾乔元山的管家正在抢救室门口等候着,见到乔忘栖来,急忙迎了上去,“小九爷。”

    “爷爷的情况怎么样了?”乔忘栖沉声问道。

    “已经进去有一会儿了,医生正在全力抢救,可没人签字,有些特需要不能使用。”管家紧跟着乔忘栖的步伐,把当下的情况简单的和乔忘栖说了一遍。

    事不宜迟,乔忘栖随着管家到了主治医生办公室。

    那里有专业的人在等着,乔忘栖一到,对方就迅速把同意书送上。

    厚厚的一叠,非常的细化。

    可乔忘栖这会儿哪里还有时间去细看,而且管家和等候授权的医院工作人员也在催促,“乔先生,乔老先生现在的情况很严峻,不能再耽误了,还是赶紧签字,把特需药用上,或许还能救老先生一命。”

    “笔给我。”乔忘栖直接翻到了需要签字的页面说道。

    对方迅速送上了签字笔,他迅速的在上面签下了名字。

    “我们这就去把药品安排上。”工作人员迅速拿着授权书离开了。

    乔忘栖心里有些不安,在深呼吸一口气之后,给孟沂深拨了一通电话过去,“你在医院吗?“

    “我昨晚值夜班,在休息呢,怎么了?”孟沂深的声音听上去都迷迷糊糊的,应该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

    “我爷爷出事了……”

    这一消息,让孟沂深瞬间清醒,“我马上过来。”

    “好,辛苦你了。”

    “别废话,我马上就到。”

    孟沂深挂了电话,乔忘栖又急忙往抢救室赶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吩咐席年,“封锁一切消息,别让消息扩散出去。”

    “已经安排上了。”席年应允道。

    针对乔元山的情况,乔家一直有在布局,避免消息走漏出去。

    所以到现在,外界都还不知道乔元山已经重病住院的事。

    而眼下病危,消息就更不能随意的传出去了。

    这会直接影响到乔氏的股价和正常秩序的。

    乔忘栖候了不到十分钟,就迅速有医护人员进进出出,且每一个的表情都很严峻。

    怕影响到他们的正常工作,乔忘栖克制着自己没有去打扰。

    又过了五分钟,乔忘栖收到了第一份病危通知书。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给乔家的人打电话。

    最先给华瑶瑶打的,说明了这边的情况。

    华瑶瑶得知消息后迅速赶了过来。

    乔忘栖又给乔三爷打了电话。

    乔三爷那边不知在忙些什么,接到电话还有些诧异的样子,“你说老爷子病危?”

    “是的,刚收到了病危通知书。”

    “怎么可能!”乔三爷错愕的反驳,“我昨晚才去看过爷爷,情况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危了?”

    “具体情况就是这样,你还是尽快赶过来吧。”乔忘栖无意多说。

    乔三爷迅速镇定下来后说道,“好了我了解了,我现在就给老二他们打电话,你先盯着医院那边,我来通知乔家的人。”

    “……好。”

    乔三爷顿了顿又说道,“辛苦你了,小九。”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乔忘栖言简意赅的回应完就挂了电话。

    乔三爷却慢慢的坐回了椅子里。

    他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从通话记录

    里找到二十分钟前刚接起的那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告知他,“一切顺利。”

    “他没起疑吧?”

    “当时情况危急,他没来得及起疑。”

    “那就好。”乔三爷又松了一口气。

    医院这边的情况愈发的危机了,在孟沂深赶到的时候,乔忘栖收到了第二份病危通知书。

    孟沂深看到通知书的时候都很诧异,“早上我走的时候才来看过老爷子,情况都很稳定的,怎么突然就病危了?”

    乔忘栖看着他,神色有些沉。

    “真的!我没必要骗你,要是真有什么情况,我肯定第一个通知你。”孟沂深强调道。

    乔忘栖的心情愈发的沉重了。

    他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可眼下也没时间去探究,而是迅速说道,“方便带我进抢救室去看看吗?”

    “可以。”孟沂深和乔忘栖的关系本就很好,也知道他的处境。

    出了这么大事,他自然是力所能及的提供帮助。

    随后两人换上无菌服,佩戴整齐后·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里的情况非常的严峻,医护人员更是忙成了一团。

    正在抢救的三个医生都累得满头大汗了。

    孟沂深主动加入进去,一边检查情况和抢救记录,一边看着一旁滴滴作响的仪器,询问着一些专业问题。

    可当他看到其中一项药物注射的时候,瞬间愣住。

    随后愤怒的喊道,“为什么会给患者注射这种药物!谁允许的!”

    一旁的小护士颤颤巍巍的解释道,“这是患者监护人授权的。”

    “胡闹!”孟沂深气得不轻,直接抓着一旁的主治医生问道,“是你开的这个药?你疯了吗?”

    对方被孟沂深揪着衣领,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喘着气解释道,“这是患者监护人要求的,不怪我。”

    孟沂深又看向了乔忘栖,“你签的授权书?”

    “我刚是签了一份授权书。”乔忘栖神色微沉的回答道,“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来得及去细看。”

    “出事了……”孟沂深一抹额头的冷汗,松开了主治医生。

    对方直接滑座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在乔忘栖正要跟孟沂深了解情况的时候,一旁负责监督患者心率的护士突然喊道,“病人心跳没了!!!”

    孟沂深一把推开了另外一个医生,直接上手对乔元山进行抢救。

    乔忘栖就站在一旁,神色一点点的冷了下去。

    他看着毫无反应的乔元山,眼睛开始有些发酸起来。

    垂在身侧的双手,正微微的颤抖着。

    孟沂深一边数着数一边给乔元山做心肺复苏,右手拳头一下一下的咋着左手手背,手背上瞬间泛红一大片,可乔元山还是没什么反应。

    他又抓起一旁的除颤仪,对乔元山进行抢救。

    第一下,没有反应。

    他缓了一口气,又进行第二次抢救。

    还是没有反应。

    即使加大了电流,也依旧没能起到作用。

    孟沂深豁出去的再次提高电流。

    乔元山的身体随着除颤仪的电击,狠狠的抖动着。

    监督心率的护士惊喜的喊道,“有反应了!”

    孟沂深这才喘着气放下了除颤仪。

    虽然有了心跳,可还是很微弱,孟沂深检查着患者的瞳孔,身体以及各项指数。

    突然医

    疗仪器嘀嘀作响,乔元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孟沂深迅速吩咐给患者加药物,在药物进入乔元山的身体之后,他剧烈抖动了一番,随后嘶了一声,眼睛猛然睁开来。

    “小九……小九……”

    乔元山突然有了意识,让所有人都为之错愕。

    随后又一阵惊喜,认为乔元山脱险了。

    只有一旁的孟沂深神色愈发的凝重了。

    他蹙着眉让抢救室里的其他人离开。

    随后无声的拍了拍乔忘栖,“有什么要说的,就……说了吧。”

    这话,像是一把无形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乔忘栖的心上。

    他手背迅速在眼角擦了一下,擦去了眼角的湿意,上前去拉住了乔元山的手。

    乔元山这会儿似乎看不见了,只用手胡乱的抓着。

    在抓住乔忘栖的手之后,才用嘶哑的声音问道,“是小九吗?”

    “是我,爷爷。”

    “你在就好,你在就好。”

    才说了两句话,乔元山就剧烈咳嗽起来。

    乔忘栖手脚无措,完全不知要怎么帮到他。

    乔元山咳出了血,眼看着就要从嘴角溢出来了,却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才继续说道,“小九,我怕是撑不住了,乔家,乔家就交给你了,你替我,替我守着乔家的基业,替我守着,答应爷爷。”

    他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十分艰难。

    乔忘栖哽咽着点了头,“……好。”

    “还有老三……老三他就是一时糊涂,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别跟他计较。”

    “……好。”

    “我改了遗嘱,我把权力都交到了你手里,希望你能替爷爷守着乔家。”

    “好。”

    “小九,爷爷对不起你……”

    “爷爷,你别这么说。”

    乔元山明显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湿润了,他知道,那是他的小九在哭。

    他都不记得乔忘栖有多久没哭了,很小的时候他就对乔忘栖严格要求,不让他表情外露,不让他做他喜欢做的事,只让他学习如何管理公司等等……

    早早的,就扼杀了他的童真。

    这一点,乔元山最是愧疚。

    乔元山有些哽咽的道,“小九,其实……其实你并非是我的亲孙子……”

    “我知道。”

    乔元山大惊。

    愣了好几秒后,才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的时候。”

    “对不起,是我骗了你,是乔家对不起你……”乔元山连连的说着。

    可即使这些,也难以弥补对乔忘栖的亏钱了。

    “以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我不再约束你了,相反的,我会祝福你。”乔元山喃喃的交代着。

    “还有羡羡,她真的很优秀很好,爷爷会祝福你们的。”

    “可惜的是,爷爷没能亲自参加你们的婚礼……”

    乔忘栖抓着他的手,声音哽咽的道,“等您好起来,我们就举办婚礼,我们还需要您来做我们的证婚人呢,爷爷。”

    乔元山闭上眼睛,老泪从眼角滑落。

    随之握着乔忘栖的手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乔忘栖吓得急忙抓住他,“爷爷……爷爷……”

    可那一刻,他似乎什么也没抓住。

    一旁的仪器上,红色的线条最终归于平静……

    ——

    还有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