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参加完电影节开幕式之后,刚回到酒店。

    有些口渴,就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端起正要喝的时候,杯子一滑,整个杯子连带着水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瞬间就四分五裂开来,发出了一声异响,连正在阳台打电话的秦粤都被吓到,急忙跑进来查看。

    “羡姐,你没事吧?”秦粤紧张的问道。

    “没事,就是杯子摔了。”江羡拿纸巾擦拭了一下衣服上的水,“还好不是热水,不然就烫着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羡姐你先去坐着吧,我来收拾。”秦粤急忙说道。

    江羡去摇摇头,“没事,你先打电话,我来收拾就好。”

    说完就直接蹲下去收拾碎片。

    秦粤刚想说小心一点,江羡的之间就被玻璃碎片划破了。

    这会儿秦粤哪还顾得上电话,直接丢下手机跑了过来,“我都说了我来收拾,受伤了吧!”

    “没事。”

    “都流血了还说没事呢!赶紧坐下,我去问酒店服务员要个药箱给你处理一下。”

    “真没事,就破了点皮而已。”

    然而秦粤并不理会她,坚持去问酒店的服务员要了医疗险过来,给江羡清理伤口。

    江羡安静的让秦粤忙活着,眼皮很不适时宜的跳了跳。

    她心也跟着紧了紧,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而且很强烈,以至于她有些坐立难安。

    “羡姐,你是不是累了?”秦粤见她脸色不大好,就关心的问道。

    “可能吧。”江羡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

    她突然很想听一下乔忘栖的声音,哪怕不说什么只是听听也好。

    便拿起了一旁的手机给乔忘栖打电话。

    电话打通了,却迟迟没人接起。

    这是以前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因为以前不管任何时候给乔忘栖打电话,他都会及时接起。

    不管是不是在忙,有没有空,哪怕是在开会也会接起的。

    可这次却有些异常,让江羡愈发的不安起来。

    秦粤隐约猜到了她的心思就故意调侃道,“羡姐,你和乔先生这么难舍难分啊,这才分开多久啊,就想念得不行不行的,照顾照顾我这个单身狗吧,天天吃你们的狗粮,都快撑死了!”

    被秦粤这么一调侃吧,江羡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也觉得自己可能多想了,就没有再给乔忘栖打电话。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江羡说道。

    秦粤忍不住想笑,“也就只有羡姐你可以这么毫无顾忌的吃吃吃了,别的女艺人为了穿上美美的礼服,都要提前半月开始饿肚子减肥的。”

    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圈子里不少女艺人每到年底要参加各种活动的时候,都要叫苦不已。

    可又没办法,毕竟得把自己塞进比自己身材小一两个尺码的礼服里。

    礼服很贵,而且很难借到,总不能去修改礼服的尺寸吧。

    所以只能为难自己,提前节食减肥了。

    还有更甚的,为了美美的,穿着非常紧的塑腰,直接把骨头勒错位被送到医院抢救的。

    或者饿得直接在红毯上晕倒的等等,应有尽有。

    女明星为了美,也是拼了。

    没办法,这碗饭不好吃啊。

    圈子里新人都层出不穷的,谁都不能保证自己能红一辈子。

    所以个个都得拼尽全力,才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机会。

    江羡在这一点上,就比她们要幸福很多很多。

    当然,主要她也不差资源,更不差钱。

    毕竟玩票性质。

    司乘早就盼着江羡能玩够回去接管财团呢。

    江羡觉得比起每日看各类报表,还是每天穿得美美哒幸福感更强一点,才不愿意回去呢。

    每行有每行的艰辛罢了。

    ……

    华瑶瑶赶到医院的时候,乔忘栖刚从抢救室出来。

    她正欲开口问乔忘栖,却意外的瞧见了他泛红的双眼,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乔忘栖有些艰难的开口,“爷爷……走了。”

    华瑶瑶身子狠狠一颤。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可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又那么的难以接受。

    她花了半分钟去消化这个消息,然后才说道,“通知乔家的其他人了吗?”

    “给三哥打过电话了,他说他会通知,应该快到了吧。”乔忘栖回答道。

    华瑶瑶点了点头,“我打电话问问,你先安排一下吧。”

    她先给乔正业打电话。

    因为老爷子病重,乔正业从国外赶回来之后,就没再过去。

    除去去医院看老爷子之外,都在忙着原京这边的一些事物。

    接到电话,他也很意外,因为前天他刚来医院看过乔元山,医生说情况没什么变化的,所以不太明白为什么突然病情加剧有走得这么突然。

    随后华瑶瑶又通知了乔十一和乔觅荷。

    乔十一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意外,“我马上去医院!”

    “不,十一,你先回乔家去等着,医院这边不能来太多的人,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华瑶瑶冷静的吩咐道,“你十姐姐也会先回乔家的。”

    乔十一自然是听从安排了。

    在挂电话的时候,华瑶瑶又问道,“你三哥没通知你吗?”

    “没有啊。”

    华瑶瑶依稀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随后她又一一通知了其他人。

    除乔二爷乔三爷以及乔六爷知道之外,其他的都是刚知道这个消息。

    华瑶瑶十分不解,刚刚乔忘栖明明说了,已经事先知会了乔三爷,乔三爷也答应他会通知乔家其他人的。

    怎么到头来只通知了少数几个人?

    是没来得及还是别的原因?

    华瑶瑶心里有些恼怒,不过眼下也不是去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忍了下去。

    乔忘栖已经在安排运送乔元山遗体回家的事了。

    乔家的情况特殊,遗体告别自然是不能在医院这边进行的。

    所以会先把遗体运回澄园后面的祖堂,那里有专门放置乔家先辈门牌位的地方,灵堂也会设在那里。

    刚安排好这些事宜,乔二爷和乔三爷就到了。

    两人都是深色匆匆的样子,一来就问询情况。

    得知老爷子已经离世,两人都十分的错愕。

    乔二爷更是跳脚的说道,“奇了怪了,我昨天来看老爷子的时候,他都还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问题,无人回答。

    因为这也是大家都困惑的问题。

    孟沂深这会儿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过来,让他去他办公室一趟。

    乔忘栖应下之后,就跟华瑶瑶交代了两句,“妈,我先过去一下,你们先行回乔家吧,我会陪着爷爷回来的。”

    “……好。”

    乔二

    爷说,“我得去见见老爷子。”

    “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再去见,会影响安排的。”华瑶瑶解释道。

    乔二爷正想说什么,乔三爷看了他一眼,他只好忍了下来说,“行吧,我去问一下爷爷的主治医生,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老三你也一起吧。”

    “嗯,是应该了解了解的,爷爷走得太突然了。”乔三爷意有所指的说道。

    华瑶瑶对两人这一唱一和十分不满,可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再次忍了。

    乔忘栖在到了孟沂深办公室之后,孟沂深直接关上了门。

    看到他这样,乔忘栖的神色更凝重了。

    孟沂深一手叉腰,一手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一副不知要从何说起的表情。

    “你直接说吧。”

    孟沂深看了他一眼,从他表情里读懂了什么,便问道,“你是不是已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其实这个问题问不问都没什么意义。

    乔忘栖可是在乔家长大的啊,什么心机算计没见过呢?

    若是外人,他不可能会被算计到的。

    只是因为牵扯到了乔家的人,他大多时候选择信任而已。

    可就是有人会卑鄙的利用这份信任,来做恶心的事。

    孟沂深叹了口气说道,“我刚去查了你签的那几份同意书,里面被人有意加了一组药物,这个药物看似没什么问题,甚至在关键时候还能救命,可完全不适用在乔爷爷的病症上,会和他之前使用的药物产生反应的,从而加剧了他的病情恶化,说得严重点,这药就是个要人命的‘毒药’。”

    言外之意,乔元山并非死于意外,而是死在人为。

    更有可能,是死在自己亲人的手上。

    这个答案,太残忍了。

    乔忘栖闭上眼睛,身侧的双手又开始颤抖起来。

    “这件事你要查吗?要查的话,我会全力配合的。”孟沂深解释道。

    乔忘栖紧抿着唇,脑子里一直回响着乔元山临终前交代的那些话。

    【老三他就是一时糊涂,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别跟他计较。】

    【乔家我就交给你了,你替我守着乔家。】

    其实爷爷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透这些呢?

    他先前出事的时候,就那么为乔飒兜着了。

    他若是知道这次的事,也依旧会为他兜着吧。

    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在老爷子眼里,什么事情都没有乔家的大局重要。

    任何时候都在维护着乔家的平静。

    如果细查这件事,真相终究会浮出水面。

    可问题是,追求真相的后果,会让乔家陷入很难堪的局面,这显然不是乔元山想看到的。

    那些站在背后算计这一切的人,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下手的吧。

    乔忘栖用力攥紧拳头,突然愤恨的砸向面前的茶几。

    茶几应声而裂。

    他的手也因为与硬物的碰撞而受伤,鲜血从伤口冒了出来。

    孟沂深蹙着眉,拿起一旁的急救箱,抓其他的手给他处理伤口,“何必伤着自己呢。”

    乔忘栖任由他给他处理伤口,脸上的愤怒渐渐沉淀下来,阴沉的眸也渐渐归于平静。

    仿佛刚才那个失控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他的这份冷静,最是让孟沂深佩服。

    反正他是学不来。

    在简单的处理好之后他问乔忘栖,“所以你打算怎么做?查还是不查?”

    ——

    晚上还有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