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的气氛前所未有的严峻。

    在原京这边的人都赶回了乔家,全都在澄园的厅里等候着。

    乔忘栖正负责护送老爷子的遗体归家。

    乔十一都不知是第几次看时间了,急躁都写在了俊脸上。

    乔二爷连续喝了好几杯茶,十分不耐。

    一旁的乔三爷在静坐了一会儿后,起身说了一句,“我去抽支烟。”

    说完便出了大厅去外面的院子里抽烟了。

    澄园后面有一个很大的院子,环绕着乔家的中心区域。

    而祖堂,就在这片区域的后面。

    所以从乔三爷所站的位置往里看,能看到层层叠叠好几道门,直至最里面的祖堂大门。

    一会儿老爷子归家之后,就会被安放在那里。

    乔三爷眼睛跳了跳,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不敢去正视那扇门。

    因为走神,被烟头烧到了手指。

    他吃痛,迅速丢掉了烟头,还愤愤的踩了两脚。

    看着彻底被灭掉的烟嘴,乔三爷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门口传来了阵阵鞭炮的声音,是乔元山遗体归家了,乔三爷这才收起了神色,急匆匆的往门口走去。

    乔家的其他人这会儿都到了,站在了大门两边,迎接着乔元山的归家。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很快就把乔元山的一天那顿在了祖堂的冰棺之内。

    香烛纸钱什么的也都安排上了,灵堂也布置就绪。

    乔正林和乔正业带着乔家的人给老爷子作揖磕头,女人们默默的抹着眼泪,男人们都心情凝重。

    灵堂挂着的遗照上,乔元山还和平日里一样,看似和蔼可亲,却又带着几分不能冒犯的威严。

    祭拜结束后,留下几个主事的人商议遗体告别和追悼会的时间和安排。

    乔十一和乔觅荷等人就退下了。

    乔忘栖在他退下的时候,叫他到跟前去交代了一句话。

    等他退出祖堂后,他又拉着乔觅荷和华瑶瑶说话,“九哥吩咐了,爷爷的事先别告诉嫂子。”

    这个安排乔觅荷和华瑶瑶都能理解,所以没有单独去跟江羡说这事。

    此时已是深夜,华瑶瑶让带孩子的女人们都先回去休息,自己则吩咐厨房准备一些吃的给那些商议事情的人。

    她深知这个时候,是情况最为严峻的时候,很多人性的一面都会在这个时候暴露得彻彻底底。

    当她准备好晚餐前去通知几人的时候,人才到院子里,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争论声。

    声音最大的,当属乔二爷了。

    不过他平日里声音也很大,只是这次更激动罢了。

    “老爷子突然离世本来就很奇怪,我去问过主治医生了,说是小九让他们使用了特需药,所以是那些药物的问题!”乔二爷语气愤慨的指责着,“九弟你就不给个什么解释吗!”

    面对质疑,乔忘栖神色冷然的回答,“我是签了用药同意书,但我并不知道那个药物有问题。”

    “你说不知道就不知道啊?谁给你证明呢?”乔二爷不满的反驳,“还有,出了事都不及时通知,害的我们连老爷子最后一面都没见上!还是我从医护人员那里了解到老爷子最后弥留的时候,还清醒了的,他说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了是吧?”

    “我不需要跟谁去证明,清者自清。”乔忘栖漆黑深暗的眸子里满是锋锐。

    乔二爷被他看了一眼,突然就没了质问的语气,瑟缩的看看乔三爷。

    乔三爷慢慢的坐直了身子,不疾不徐的开口,“当下的事情,还是等老爷子入土为安了来,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

    平日里不怎么爱说话的乔六爷也附议了乔三

    爷的这个说法。

    乔正业和乔正林也正有此意。

    华瑶瑶及时敲门进去,“我让厨房准备了一些吃的,你们吃点东西吧。”

    其实大家都没什么胃口。

    但华瑶瑶还是耐心的劝着几人,“眼下这个时候,保重身体最重要,大家都多少吃点,好保持体力。”

    几人这才起身准备去餐厅用餐。

    华瑶瑶顿了顿,在乔三爷从自己面前走过的时候,淡然的开口,“老三,今天老爷子病危的时候,小九给你打过电话,是你说会通知大家的,可等我打电话的时候,他们都说没接到通知,这是怎么回事?”

    乔三爷停下脚步,面色从容的面向华瑶瑶并回答道,“事发突然,我着急赶往医院,只能用仅剩的电量通知了二哥和六弟。”

    “那你为什么会那么晚才赶到医院呢?别告诉我你不在原京。”

    乔三爷依旧从容的回答着,“我今天和圣明实业的贺总谈点事,约在了远郊的高尔夫球场,的确不在市内。”

    每个回答,每一个字,都有理有据,没有任何的漏洞。

    这让华瑶瑶很不舒服。

    偏偏乔三爷的目光坚定,叫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在华瑶瑶快要忍不住情绪的时候,乔忘栖开了口,“妈,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你得早点起床操持家事。”

    这意思是让华瑶瑶别再跟乔三爷掰扯了。

    华瑶瑶也只能作罢,转身离开了。

    夜里守灵的是乔二乔三和乔忘栖。

    其实最先主动提出守灵的是乔忘栖,乔二爷顺势说自己也要守着,尽自己的孝心。

    乔三爷也这么表示,也没人有异议,就这么安排上了。

    夜里的祖堂特别的安静,三人都跪坐在团蒲上,谁也没说话。

    乔忘栖全程没什么太大的表情起伏,垂着眸,拧着眉,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除了乔二爷会抱怨几句,比如团蒲太硬,祖堂太冷之外,乔三爷也没说话。

    后半夜的时候,乔二爷就频频跑出去活动了。

    用他的话来说,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了。

    凌晨三点的时候,乔忘栖去外面的院子吹了一会风,顺便把手机开了机。

    他不意外的看到了很多江羡打来的未接电话和询问的信息。

    【老公,我今天走红毯的时候好不好看?】

    【老公你在忙吗都没回我消息?】

    【老公,我好累啊,不过比起其它女明星又冷又饿又累的,我已经很舒适了,你给我准备的这个羽绒服真保暖,回头我让秦粤给工作室的人都准备一件,慰劳慰劳他们。】

    【老公,你吃饭了吗?我有乖乖吃饭,不过不怎么好吃,还是想吃你煮的鲜虾馄饨。】

    【老公你还在忙吗?工作虽然重要,但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老公,你怎么还在忙啊?我都想你了。】

    【好吧我承认,我刚离开原京就开始想你了!】

    【老公,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乔忘栖,你别吓我,我经不起吓唬的!】

    【求求你回我个消息吧!我都快急死了啊!】

    【呼,好吧,乔十一刚刚给我发消息了,说你在乔家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公,时间不早了,秦粤都催我睡觉了,怕我明天状态不好,那我就先睡了啊,你忙完也早点睡,爱你。】

    【老公,我睡不着,身边没有你……】

    【我有点困了,老公,我先睡了,记得给我回个消息,好让我安心。】

    乔忘栖一条条,一个字一个

    字的看完她每一条留言。

    每看一条,寒冷的心就温暖一点点。

    看到最后一句,他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他打开手机键盘,开始给她回消息,也是一条条的回着。

    虽然时间很晚了,但好在他给她培养了睡觉关机的好习惯,才不至于吵到她休息。

    【我的江小羡今天特别棒,走红毯的时候特别耀眼。】

    【今天我有点忙,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羽绒服的事,我会让红姐去安排的,我来买,我来送,就当是感谢他们替我照顾我老婆了。】

    【我有好好吃饭,等你回来,我就给你煮鲜虾馄饨好不好?】

    【老婆,好好的参加活动,我在原京等着你凯旋归来,不用担心我,要好好的休息好好吃饭,不要累着。】

    【江小羡,我也很想你,很想很想。】

    【羡羡,我爱你,很爱很爱。】

    乔三爷不知何时出来抽烟,见乔忘栖拿着手机打着字,心里居然有些羡慕。

    他不用想也知道乔忘栖肯定是在给江羡发消息。

    这一点猜测,他完全能从乔忘栖那张带着幸福的脸上看出来。

    只是这羡慕转瞬即逝,因为他知道,这份羡慕就到此为止了。

    乔三爷露出个阴沉的笑,随后灭掉烟嘴,转身回了祖堂。

    ……

    金葵奖电影节一共三天,第二天是颁奖盛典,第三天是闭幕式。

    一般重要嘉宾都会出席颁奖盛典,有时间的会留到闭幕式,没时间的也会提前走。

    所以第二日是金葵奖最重要的环节,群星荟萃,现场更是星光熠熠。

    红姐特地打飞的到了主办城市,在江羡出门前截住她。

    “红姐,你怎么来了?”江羡看到曲红叶,还挺意外的,“有秦粤跟着我,你那边也忙就不用赶来的呀。”

    红姐打量着江羡身上的穿着,无奈的摇头,“我就知道你又要穿着保暖的羽绒服参加颁奖晚会,所以才提前赶过来阻止的你的啊。”

    “啊……你直接电话里说就可以了嘛。”

    “我说了有用吗?”红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我给你带了礼服过来,今晚穿礼服参加晚会吧。”

    “为什么?以前不都可以不穿礼服吗?”江羡不太理解。

    红姐也不解释,只一口咬定,“让你穿就穿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江羡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问红姐,“红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红姐一口否定,坚决不承认。

    好在江羡也没追问,既然红姐让她穿就穿了,不过还是提出了条件,“礼服什么的,最好是高领的,能遮住脖子的那种可能才行了。”

    红姐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懊恼的抱怨一句,“你们夫妻两个就不知道节制一点吗!”

    “……这不年轻气盛吗……”江羡的辩解很小声很小声。

    红姐扶额,“你们俩真是不会腻,随时随地都像是刚结婚的新婚夫妻一样,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激情。”

    她一边叨叨,一边给化妆师发消息,让他准备多一点遮瑕,而且得用最强遮瑕才行。

    等秦粤拿了脚本回来,正好碰见化妆师在给江羡遮盖脖子上的草莓,顿时明白过来嚷嚷道,“我说羡姐怎么热死也要围着围脖呢,原来是想遮盖吻痕啊!”

    江羡,“……”

    ——

    江羡:请问经纪人话多怎么办?急,在线等答案。

    作者有话说:三更啦阿拉啦啦啦,明天争取也三更呀。

    晚安哦,好像都没多少人看呢,桑心!!

    留言让我看到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