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化妆师的巧妙技艺下,那些吻痕总算被遮住。

    红姐还再三检查了两遍,确认看不出什么端倪来才点了头。

    下午六点,活动现场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国内的媒体全都聚集在了这里,就为了拍到第一手资料,抢占头版。

    江羡出场的顺序被安排在了最后。

    这个待遇,没人去质疑。

    毕竟实力就拜在那儿。

    而在她前面走的,是宁可。

    两人在候场区相遇,叽叽喳喳的聊着。

    江羡的视线落在了宁可的脖子上,总觉得有些熟悉。

    随后就反应过来,她脖子和自己一样,用了厚厚的遮瑕。

    宁可被她看得心虚,下意识的伸手捂了捂脖子,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俏脸也有些红了。

    “是你家那位?”江羡好奇的问。

    宁可白了她一眼,“不然呢!”

    “啧,小狼狗啊?”

    宁可,“……”

    是……挺狼的,但不狗,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大灰狼。

    “回头有机会介绍我认识认识,我想看看能拿下原京小辣椒的男人是何方神圣,口味挺重的。”

    江羡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宁可用胳膊肘拐了一下。

    工作人员小跑着过来叫宁可去候场了,她才和江羡道别。

    江羡说,“一会儿晚会结束一起吃饭啊。”

    “行。”宁可爽爽快快的答应了,一路飞奔着去候场了。

    没一会儿宁可就仙气飘飘的出现在了大众视线里。

    自打江羡自爆身份之后,有人写了个科普长贴,说的就是南江北宁。

    长贴写得非常细致,真实性很高。

    把江羡和宁可二人做了一个全方位的对比。

    江羡真豪门名媛没跑了,所以她的资源一直都是最顶级的。

    到是宁可,哪怕她比江羡入行还要早一年,而且出道作品就是国内顶级导演的女一号,风光无限。

    可时至今日,也没人能扒出她的身家背景。

    有说她背后有非常有钱的金主,才会这样不遗余力花大价钱捧她。

    也有说她出生豪门,也是个名副其实的豪门名媛,和江羡一样不差钱,想要什么资源都信手拈来。

    可这也都只是传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实。

    反而是在去年的时候,宁可突然自爆已婚,让人错愕不已。

    可至始至终,都没人拍到过一张她丈夫的照片,以至于很多人在猜测她自爆已婚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被金主包养的事实而已。

    当然,宁可一向不屑理会这些谣言,依旧在这个圈子里我行我素,坐实了她话题女王的头衔。

    宁可走完之后就是江羡,她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就热烈了起来。

    况且她今天还穿了礼服,美得不可方物。

    这等养眼的画面,必须要用镜头记录下来啊。

    不然就亏了。

    内场的气氛已经热烈起来,江羡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入座。

    她的旁边就是宁可,两人的位置在第二排。

    金葵奖的座位安排是非常非常讲究的,第一排十个都是业界赫赫有名的老艺术家和资本家。

    随便一个抖抖腿都能让娱乐圈动荡的那种。

    第二排就是今晚获奖的热门人选了。

    宁可凭借着今年上映的一部文艺电影,入围了今年的最佳新人奖。

    而江羡则是今年入围的最佳女主角之一。

    依次往后推,一直到第十排。

    虽然第十排的人可能名气没有前面的人大,作品也没有前面的人很火,但能拿到这场名利场的入场券,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一种肯定了。

    看到眼前热闹的情形,江羡有些惋惜,惋惜洛星没能到场。

    如果她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很高兴的吧。

    《一世芳华》的成功,让洛星也小火了一把。

    可惜的是她从头到尾都没露过脸,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江羡偷偷拍了照片发给洛星。

    洛星很快回复,“我有在看直播呀!刚刚镜头还带到你呢,美美哒!”

    还没等江羡回复,洛星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镜头过来了别看手机!”

    江羡急忙抬头,对镜头漾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身后的灯光如璀璨的星空,却也不及她眼底明亮的星辰。

    一个将万千星辰藏在眼底的美丽女人,谁看了不会为之着迷呢。

    洛星也哒哒哒的给她发消息,一条接一条的。

    “江爸爸今天也太美了!”

    “我最近天天都看你照片,房间里到处都放着你的照片,因为医生说怀孕的时候多看长得好看的人,宝宝也会变得好看!”

    “啊啊啊刚刚那个眼神太勾人了,乔忘栖到底是怎么受得了的!”

    要不是不合时宜,江羡都想笑了。

    她都能想象洛星这会儿眉飞色舞的样子,或许还会蹦跶几下。

    “你冷静一些,可别吓着我女儿。”江羡及时提醒。

    “放心吧放心吧,你女儿乖着呢。”洛星扶着肚子表示。

    江羡嘴角微扬,视线随意的看了一眼现场,在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之后,嘴角的笑容僵了僵。

    大屏幕这会儿也扫到了那个人身上,江羡心里一紧,迅速低头去跟洛星聊天。

    “洛洛,你最近胃口还好吗?”

    “我胃口一直都很好啊。”洛星回答。

    “那身体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很累?”

    “不会,轻松得很。”

    “住的呢?还习惯吗?有没有缺什么的,你尽管跟我开口啊,不要客气。”

    洛星,“……”

    “干嘛呀江小羡,突然这么婆婆妈妈的,是不是怕我看到盛景淮啊?”洛星一副早已看穿的语气。

    江羡心里咯噔了一下。

    看来她真看到了。

    本来是想转移她注意力的,却还是没能阻止,江羡心里有些不好受,想说些什么去安慰她来着。

    结果洛星先发消息来安抚她,“羡羡,你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我心理承受能力好得很呢!就算盛景淮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也只当他是个路人甲而已,所以你也不要那么紧张,好好的营业,今晚你可是获奖的人们人选呢!江影后,冲鸭!”

    “……好,冲!”江羡放下心来。

    “啊啊啊好羡慕你们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参加这种大型的挽回啊?”

    江羡豪气的道,“等你生完孩子回到娱乐圈,我捧你!”

    “啊!真的吗!太好了,江爸爸万岁!”

    其实这种晚会也挺无聊的,中途江羡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走错了路,意外的撞见了一堆野鸳鸯。

    一开始她没看清楚男人的脸,只看到一个背影。

    那女人她到是认识,是近半年发展势头很猛的一个小花。

    可能是以为没人在,女人磨磨唧唧的,直

    往男人怀里钻,声音也娇滴滴的,“盛少,你最近怎么总躲着我呀,是不是甜甜哪里做得不好了,所以你要这么躲着我啊?”

    江羡原本是要转身就走的,却在听到这个称呼后顿了顿脚步。

    下一秒,男人开了口,的确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我怎么舍得躲着你,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我最近就是有点忙,看你想到哪里去了?”男人看似在哄着女人。

    江羡眼眸一眯,心里有些窝火。

    她为洛星不值。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洛星来找自己时的样子。

    脸色惨白,双眼红肿。

    从不开口找她帮忙,却在那个时候卑微的开口,让她帮自己隐藏行踪。

    江羡愤愤的提着裙子离开,才走了没两步,遇见一个急匆匆跑来上厕所的女孩。

    女孩可能有些急,着急忙慌的问道,“美女,知道卫生间怎么走不?”

    “哦,往这边,走到尽头左转。”江羡指着自己来的方向说道。

    “谢了啊美女!”女孩急忙跑了过去。

    不到一分钟,就传来了女孩有些惊慌的歉意,“啊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只是找个厕所而已。”

    江羡满意的扬起红唇,笑盈盈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什么事那么高兴?”宁可瞧见她脸上的笑容,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刚刚棒打了一对儿野鸳鸯而已。”

    “既然是野鸳鸯,就应该棒打。”

    两人相视而笑。

    没多会儿宁可就上台去领奖了,她果然拿到了今晚的最佳新人奖。

    这也是对宁可的一种肯定。

    哪怕在她身上有太多的争议和秘密。

    哪怕她也因为长得太过漂亮而让人忽略了她的演技,可她依旧凭借着自己的出色表演获得了这座奖杯。

    江羡也高兴的为她鼓掌。

    晚会进行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便到了这场晚会的高潮。

    金葵奖最佳男女主揭晓。

    镜头开始在入围的艺人身上来回跳转,最后还直接分为五个镜头在屏幕上。

    江羡的颜值又一次让人为之惊叹。

    开奖嘉宾卖弄了一番关子之后,镜头锁定在了江羡和另外一个男艺人身上。

    现场掌声大起。

    宁可激动的推了一下江羡,“你拿奖了姐妹!”

    江羡虽然有些错愕,但随即就镇定的起身鞠躬致谢。

    难怪乔忘栖坚持让她来参加这个电影节。

    难怪红姐不远万里跑来拦住她,坚持让她换上礼服出席晚会。

    原来最终的目的在这里啊。

    ——

    还有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