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京乔家。

    乔忘栖只睡了不到两小时就起床了,心里压着事也睡不好。

    他看到了江羡给他语音早安,反复的停了十多遍,才打起精神去了澄园。

    澄园这边,乔二爷和乔三爷昨晚也守了夜,这会儿还没起床。

    乔正业和乔正林在祖堂守着的,乔六爷和乔十一在安排一些琐碎事宜。

    见乔忘栖出现,乔十一立即小跑着迎了过去说,“九哥,你怎么就起床了,时间还早,你应该多睡一会儿,养足精神的。”

    “没事,情况怎么样?”

    “一切都好。”

    乔忘栖先去祖堂给乔元山作揖上香,又和乔正业乔正林商议了一下后续的安排。

    华瑶瑶端着参汤过来,监督着乔忘栖喝了一点。

    没多会儿乔三爷和乔二爷就来了,看那样子,乔二爷并没睡够,还睡眼惺忪的。

    刚坐下,就语气有些不耐的问道,“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老爷子突然离世很不对劲,趁着大家都在,我建议这件事好好的查一查。”

    他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往乔忘栖看了过去。

    乔忘栖坐的正直,并没被他的话影响。

    乔三爷看了一眼乔六爷。

    乔六爷颇为惋惜的开口,“九弟,我今天去了一趟医院的,把昨天的事情都了解了一下,其中有一份用药同意书是你签的,白纸黑字清清楚楚,我觉得你应该跟大家说一下这药是怎么回事吧?”

    一旁的乔正业脸色有些不好,愠怒的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是在怀疑小九?”

    “三叔你先别生气,我这也是有了困惑,想要个解释而已,没别的意思。”乔六爷从容的解释道。

    乔二爷跟着附议,“是啊三叔,我们也只是想要个解释而已,你何必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呢?”

    乔正林作为长辈,也难得开口道,“我觉得这几个孩子说的都挺有道理的,三弟又何必这么激动,不了解的,还以为你是心虚了呢。”

    “二伯!你这话怎么说的!你这是在怀疑九哥吗!”乔十一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反驳道。

    其实在这个家里,乔十一一向没有说话的份。

    可他看到所有人都在针对乔忘栖,就忍不住想维护了。

    结果才刚开口,就被乔二爷给怼了回来,“乔十一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乔十一心里不服,还想要反驳的,却被乔忘栖一个眼神给劝住了。

    他气哼哼的忍了下去。

    一直没说话的乔三爷在大家把事情都挑起来之后,才不疾不徐的开口说道,“查肯定是要查的,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也一定会追究到底,小九你也别生气,我们只不过是想给老爷子要一个公道罢了,如果你没做什么,又何必担心被查呢,你说是吧?”

    面对所有质疑,乔忘栖只冷然的坐在那里,没有做任何的回应。

    一双黑眸如深潭,令人周身生寒。

    唯有下颚微微的紧了几分,却始终没有开口为自己辩解什么。

    最终这场家庭会议不欢而散,在乔二爷等人离开后,乔十一才愤愤不平的安慰乔忘栖,“九哥你别理他们,我相信你!”

    乔忘栖只是淡淡的起身往祖堂走去,走到昨晚他跪坐的团蒲重新坐下,默默的守着。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失望。

    昨天孟沂深问他,要不要细查这件事的时候。

    他思索了好久,想到了爷爷临终前的交代,最

    终选择不查。

    真相太残忍。

    爷爷临终前会那么交代,应该也是知道了什么吧。

    乔十一在外面看着他孤零零的背影,心里很是难受。

    恨自己说不上话,也恨自己没能力帮九哥分担这些压力。

    江羡一落地原京,就坐上了早就安排好的车直奔乔家。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该睡的人都睡了。

    今晚是乔忘栖和乔十一守夜。

    乔十一到底是年轻人,没一会儿就有些东倒西歪打瞌睡了。

    华瑶瑶接到江羡的电话之后,一直没睡着,索性起床去澄园等着。

    等到夜里快两点,才有佣人来告知她说九少奶奶回来了。

    华瑶瑶急忙往门口走去,看到了行色匆匆的江羡,孤身一人赶了回来。

    看到她安全回家,华瑶瑶悬着的心也落了地,急忙上前去拉住江羡。

    江羡的手很冰凉,华瑶瑶但心地诶不行,“赶快去给少奶奶端参汤来,再准备一些热水,还有暖气也调高一点。”

    吩咐完佣人又拉着江羡问,“很累吧?”

    “我没事。”江羡往里看了看问,“乔忘栖呢?睡下了吗?”

    “没呢,在守灵。”华瑶瑶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道,“昨晚他也守了,白天就睡了不到两小时,其他人都熬不住去睡了,可他还在那儿守着,谁劝都没用。”

    “没事,一会儿我去劝劝他。”

    佣人将参汤端了过来,江羡想去见乔忘栖就草草的喝了两口。

    华瑶瑶也知道她现在最想见到的人是谁,便没拦着,只叮嘱她劝乔忘栖去休息。

    江羡都应下了,也让华瑶瑶早些休息后,就急匆匆往祖堂走去。

    才到院子里呢,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可能吹了冷风,喝参汤的时候又喝得有些急,所以胃里才会不舒服。

    她赶紧跑到垃圾桶那里吐了两口,吐得眼泪都出来了。

    可她也顾不上什么,只胡乱的擦了擦,就往里走了去。

    夜里的祖堂安安静静的,偶尔有风带过,帘子才跟着微微晃动。

    乔十一已经整个趴在团蒲上睡着了,姿势有些怪异搞笑。

    可江羡没心思去打量他,而是看向了那个依旧笔直跪在那里的背影。

    不知为何,江羡看着这个背影,竟看出了几分孤寂的感觉。

    她轻步走了过去,直至站到了他的身后,他都没有察觉。

    若是以往,他早应该发现了才对。

    江羡出声叫轻轻叫了叫他,“乔忘栖。”

    那个背影依旧没动,定定的在那里。

    江羡觉得有些不对,急忙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袖,“乔忘栖?”

    男人定定的转过头来看了看她,眼神有些说不出来的空洞感。

    像是失去了焦距一样,神色漠然。

    “乔忘栖?”江羡急忙蹲下,紧张不已的唤他的名字。

    “羡羡?”男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似乎对她的出现很意外。

    “是我!”江羡急忙回答他,“你怎么了?”

    乔忘栖怔了怔,在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他的羡羡之后,终于反应过来,直接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江羡有些不明所以。

    但男人抱着她的手很用力很用力,像是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尽管有些不适,可江羡并没有挣扎,乖乖的让他抱着。

    乔忘栖将脸埋进了她的脖子里,缓缓慢慢的呼吸着。

    汲取着她身上的味道,也汲取着她的温暖。

    从乔元山离世到现在,他面对过多少质疑,多少针对,都没有表露出半分情绪和脆弱。

    唯有江羡出现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有七情六欲的。

    原来他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江羡感受到了他的悲伤,伸手拥住了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像是在哄婴孩一样,温柔又温暖。

    乔忘栖那颗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心,总算被江羡一点点的暖了过来。

    抱着她,他才意识到,人间也是值得的。

    如果他这一生注定要沉沦黑暗,那她就是他无尽夜空里唯一的星光。

    再远,再冷,也是他唯一的光明。

    此刻的乔忘栖,只想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光明,抱住自己的人间值得。

    “你还好吗?”江羡担忧的问道,手却依旧在慢慢的安抚着他。

    “别动,让我充充电。”乔忘栖还将头埋在她的脖子里。

    江羡依稀感觉到了湿润,应该是男人的眼泪。

    她便不再动摇,任由他安安静静的抱着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江羡腿都有些麻了的时候,乔忘栖才松开了她。

    他认真看着她的脸,伸手给她顺了顺垂落在脸颊旁的一缕头发,这才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担心你就回来了。”

    这就是她的理由。

    “这么晚才回来,很累吧,给爷爷上柱香之后,就去休息,好不好?”乔忘栖温柔的开口。

    即使在他最悲伤的时候,也在替她着想。

    江羡摇头,“我要陪你。”

    “乖,听话,去睡觉,不然明天会有黑眼圈的,你不是最讨厌黑眼圈的吗?”乔忘栖继续哄道。

    江羡便顺势拉着他的手说道,“那你陪我。”

    乔忘栖刚想说自己要留下来守着的时候。

    江羡又说道,“我听妈说了,你昨晚就熬了一宿,白天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平日里监督我休息到是厉害得很,可自己都没做到。”

    男人看着她眼底的固执,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起身,她是不会乖乖去睡觉的。

    最终叹了口气说道,“好,我陪你休息,那你先去给爷爷上柱香吧。”

    “好!”江羡飞快答应,生怕他会改变主意。

    乔忘栖起身,可能因为跪得太久,双腿有些发麻,整个人晃了晃。

    江羡急忙扶住他,双眸里盛满了担心。

    “没事,就是有些麻了。”乔忘栖耐心解释,就怕他太担心自己。

    等他缓了缓,才领着江羡去给乔元山上香。

    江羡拿着香给乔元山作揖,“爷爷,我来看你了。”

    她吸吸鼻子,本来想不哭的,可还是没忍住,掉了眼泪,“爷爷对不起,现在才来看你。”

    “爷爷不会生气的。”乔忘栖接过香,亲自去插上。

    江羡又给老爷子鞠了躬,“爷爷,我会替你照顾好乔忘栖的,你就放心吧。”

    乔忘栖目光深深的看着江羡,心底暖意流动。

    ——

    一更,今天生病了睡了一下午,晚上才感觉精神点赶紧写了一更,有点没在状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