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江羡一直抱着乔忘栖。

    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有无声的陪伴。

    或许是真的因为累了,也或许是有江羡在,乔忘栖安下心来,睡得很沉。

    到是江羡一整晚没睡好觉,天快亮的时候才睡了过去。

    早六点,乔忘栖轻轻起床,没有叫醒江羡。

    昨晚她回来得那么晚,又一晚上没睡好,难得这会儿睡着了,就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还吩咐佣人不要去叨扰她,让她安心的睡觉。

    所以江羡一觉睡到了早上九点,醒来的时候有点懵。

    摸了摸身侧的被窝,那里的温度告诉她,乔忘栖早就起床了。

    她也迅速起床,洗漱的时候,胃里又有些不舒服,难受得干呕了一阵。

    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有些不太好,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来。

    乔元山的离世对乔家来说是大事,未来几天必然会很忙碌的。

    今天是乔元山的遗体告别仪式,乔家的亲朋好友都会到场,媒体也会在今天知道乔元山离世的消息,会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她必须得打起精神来才行。

    工作肯定是要先放一边了,江羡看了一下最近的行程,把该取消的都取消。

    只是在看到日期的时候,脑子里怔了一下。

    随后迅速想到了一个可能,有些惊愕,也有些惊喜。

    江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觉得不太可能。

    可她的生理期一向准时,但这次都过了半月了都还没来……

    江羡咬着唇琢磨了几秒,就给秦粤发了信息,“粤粤,你到原京后给我买验孕棒送到乔家来,别告诉其他人,只通知我。”

    秦粤愣了好半晌,随后激动的回复,“收到!”

    等江羡到澄园的时候,乔家的人基本都到了。

    气氛有些严峻,在江羡走进来之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江羡看见乔忘栖的表情有些冷然,只有在看向她的时候,会多一丝柔和。

    乔十一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叫江羡。

    “现在人到齐了吧!可以了吗?可以公布遗嘱了吗?”乔二爷有些不耐的说道。

    就在刚刚,乔二爷要求公布乔元山的遗嘱,被乔忘栖以人员不齐为由给拒绝了。

    乔二爷本就憋着不满,见江羡来了,就顺势嘲讽了乔忘栖。

    尽管如此,乔忘栖依旧坚定的认为,“等老爷子入土为安,再公布遗嘱也不迟,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二哥又何必着急这一时?”

    “我有着急吗?”乔二爷自然是不承认,还反将一军说道,“我只是怕夜长梦多,避免有些人从中做手脚而已。”

    这个家庭会议,自然是不欢而散的。

    乔忘栖和江羡说了两句之后,就去安排后续事情了。

    事多,人忙。

    江羡能理解,而且她也要帮华瑶瑶分担一些事情,比如该请那些宾客到场之内的。

    这些都是需要经过商议的。

    一群女眷到了旁厅商议邀请宾客的事,乔觅荷找着机会过去,拉着江羡耳语,“嫂子,这两天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对,你多抽时间陪陪九哥。”

    “嗯。”

    乔

    觅荷有些愧疚,思忖了半晌才憋出一句,“反正我是相信九哥的。”

    “谢谢。”对江羡来说,这一句就够了。

    下午一点的时候,秦粤到了乔家门口给江羡打了电话,她亲自出去拿的东西,又自个儿回了沁园用了试纸。

    在等待的时间里,江羡紧张不已。

    自那次她和乔忘栖说想要个孩子之后,乔忘栖嘴上虽然是答应了,可却没什么实际行动。

    避孕套该用还是在用……

    但也有那么几次情不自禁的时候……

    江羡紧张得有些想咬手指,双眼一直紧盯着台面上的试纸。

    当第二条线隐隐浮现的时候,江羡激动不已。

    真的怀上了!

    江羡低着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还没有去医院做正规的检查,可她已经确定自己怀上宝宝了。

    她特别想跟乔忘栖分享这个消息,便激动的下楼出了沁园,步伐轻快的往澄园走。

    远远的,她瞧见了乔忘栖和乔三爷站在澄园旁的荷花亭里,似乎在说什么事,不时还传来争执。

    江羡只好暂时打消念头,打算等晚上的时候,再和乔忘栖分享这个好消息。

    转身刚走没两步,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居然是她母上大人打来的电话。

    江羡急忙接起,“妈,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羡羡,乔家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顾梦渔在电话里担忧的问道。

    “你是说爷爷过世的消息吗?正打算稍晚一些和你说的。”江羡解释道。

    顾梦渔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没看到新闻吗?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什么新闻?”

    “你不知道吗?赶紧去看看吧,你爸爸已经在安排了,明天一早我们就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能让顾梦渔都这么紧张的事,决非小事。

    江羡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忙打开新闻软件,才刚进去,就看到最醒目的一条信息。

    【豪门纷争现端倪,一代商贾乔九爷离奇离世,或与财产争夺有关。】

    乔家本就掌控着国内大部分的主流媒体,如果没有明里暗里的授予,是不敢这样报道的。

    难怪她妈会那么紧张的打电话来询问情况。

    比起娱乐圈的明争暗斗,大豪门内的争斗,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

    江羡简单的翻了一些新闻,大概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

    传言说乔九爷的离世和乔忘栖有关,甚至还扯到了乔忘栖的身世,说他并非乔家的血脉!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江羡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苏同恩出事的时候,曾传话来说要见江羡一面。

    最开始江羡以为苏同恩要垂死挣扎一番,说什么话来激自己。

    可苏同恩当时告诉她一件非常震撼的事。

    她说,乔忘栖并非乔家的人,和乔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而这个秘密,乔正业是知道的。

    苏同恩是意外得知了这个秘密,所以借此去威胁了乔正业,让他出了一大笔钱替苏家解决了债务问题。

    为了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