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江羡怎么都睡不好,毕竟心里装着事。

    她现在算是体会到她之前被带走的时候,乔忘栖当时的煎熬了。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乔忘栖。

    怕他吃不好。

    怕他睡不好。

    也怕他受欺负。

    辗转到了半夜,实在是睡不着,就裹了件外套下楼去走走。

    澄园和祖堂那边都还有人在,追悼会结束之后,乔元山的遗体由乔正林和乔正业二人亲自送去火化,明天一早下葬。

    江羡没有过去,只在沁园周围转了转。

    夜里有些冷,却能叫人头脑清醒。

    江羡散完心正准备回沁园的时候,碰见了从鸿园过来的乔三爷。

    他似乎是有目的的网江羡走来的。

    江羡便站在那里,等着。

    “睡不着?”乔三爷走近之后,打量着江羡的脸,问得有些刻意。

    不知为何,江羡有些想笑。

    她也这么做了,笑得有些轻蔑,然后勾着笑看向乔三爷,问,“这算明知故问吗?”

    乔三爷到是很佩服江羡的勇气。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的太太怕是只会痛哭,只能六神无主吧。

    可江羡却能这么镇定自若,与他所认识的那些豪门千金一点都不一样。

    “之前我说的话还算数,如果你现在抽身的话,这场风波不会牵连到你。”乔三爷索性坦白了讲。

    江羡浅笑,嘲弄的道,“乔飒,其实我挺佩服你的。”

    乔三爷挑眉,“此话怎讲?”

    “佩服你能这么不要脸,三番四次的跟我说出这样的话。”江羡眼神倏然一冷,凌厉得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向乔三爷。

    乔三爷眉头一蹙,略有不悦。

    “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江羡转过头去看向别处,仿佛多看一眼乔三爷都是脏了自己的眼,语气冷冷的道,“可惜了爷爷的一片苦心了,他生前一直在维持着这个家的和平,一直告诫我们要家和万事兴,可到头来他刚离开,这个家就开始了血雨腥风的争斗,若是他泉下有知,怕是会痛心疾首吧。”

    乔三爷知道江羡这番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却偏偏叫他无法反驳,即使不悦,也只能忍着,听着。

    “希望你在面对老爷子遗像的时候,也能这么心安理得,也希望你以后日日夜夜能吃好睡好,不被良心折磨,我言尽于此,以后就不要有任何交涉了。”江羡说完这句,便大步往沁园走去。

    夜风又起。

    乔三爷也不知自己在院子里站了多久,最后悄然离开。

    ……

    第二日是乔元山的葬礼,江羡起得很早,其实这一晚她根本就没睡着。

    但为了能让自己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一点,她上了点淡妆,遮住了原本的疲惫。

    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胸前别着白花,只有江羡胸前别着两朵。

    她要替乔忘栖完成最后的送别。

    乔家一行人亲自护送老爷子的骨灰到乔家的墓园,就在乔家大院后的山上。

    那里有一片专属于乔家的墓园。

    天公不作美,这会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更低了。

    乔正业和乔正林走在最前面,其他的乔家人就跟在后面。

    连行动不便的老大乔用,也都由乔十一推着轮椅前往墓园的。

    少了乔忘栖之后,所有人都变得沉默起来,让气氛更加低迷了。

    等到一切走准备就绪之后,乔元山的后人们会去跪拜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一般都是夫妻二人一起跪拜,磕三个头,并送上胸前的白花。

    到江羡的时候,她孤身一人走上前跪拜。

    有人幸灾乐祸。

    有人同情。

    可这些江羡全然不在意,她磕了双人份的头,并送上两朵白花。

    墓碑上,乔元山笑得很和蔼。

    众人在葬礼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乔十一急匆匆地跑过来叫住了江羡,拉着她到一旁去说话,“嫂子,我叫了车子来这边接你,这两天你先回龙州府去住吧。”

    “发生什么事了?”江羡敏感的问道。

    乔十一有些难受的道,“乔家门口有很多记者,都是冲着九哥的事情来的,你知道记者都很难缠的,会影响到你,所以想先让你去龙州府住,清净清净。”

    “我知道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媒体又怎么会放过呢。

    “谢谢嫂子理解。”乔十一松了口气,还亲自送江羡上车。

    在给江羡关车门的时候,乔十一犹豫了一下,又打开车门弯腰对车子里的江羡说道,“嫂子,不管怎么样,我是相信九哥的,如果需要我做证人的话,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作证的!”

    江羡这只觉得这孩子傻里傻气的,便安抚道,“这件事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要相信你九哥,他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用意。”

    “嗯,我知道的。”乔十一点点头,“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立场。”

    江羡听了,忍不住浅浅的笑了笑,“算你九哥没有白疼你,我走了,有什么事情电话告诉我。”

    “好。”

    乔十一目送江羡离开后,才转身离开。

    乔家大门口,果然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发现乔家的人之后,一窝蜂的围了过来,嘈杂的问题也问了起来。

    “请问乔元山的死真的和乔忘栖有关吗?是他对自己爷爷下手的吗?”

    “乔忘栖真的不是乔家的血脉吗?”

    “乔家的财产是怎么分配的?”

    “乔家未来的掌权人是谁?”

    “江羡为什么没和你们一起参加乔元山的葬礼?”

    “是还没认可江羡的身份吗?”

    “……”

    江羡在车上用手机将这一切都看了个真切。

    有记者做了现场直播。

    这场风波已经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了,昨晚顾梦渔不让她看,她也猜到了几分。

    可真当亲眼看到的时候,才发现影响远远比她想想的还要大。

    网上的评论很偏激,江羡只翻了两页就翻不下去了。

    【乔忘栖?就是江羡的老公?原来是这么个没良心的玩意儿啊!果然和江羡是一丘之貉!】

    【什么江羡的老公啊,两人连婚礼都没办过好吧,乔家压根就不认可江羡!】

    【当时江羡官宣的时候,我还很吃这人的颜,没想到是这种人,居然连养育自己的爷爷都下得去手,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果然人不可貌相!】

    【豪门就是恐怖啊,为了财产斗智斗勇的,连

    自己的亲人都下得去手!希望恶人有恶报!】

    【盲猜江羡会在这个时候跟乔家撇清关系,见太多这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夫妻了。】

    【江羡这会儿怕是要悔得肠子都青了吧,以为自己傍上个豪门贵公子,结果人家并不是亲生的,也分不到财产,为了点财产还做这种事情,以乔家的财力必然不会让其好过,后半辈子怕是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作为一个专业吃瓜群众,看过太多发生在江羡身上的事情了,好想知道这一次她还能不能逆风翻盘。】

    【估计不行了,我听说乔忘栖已经被抓了,证据确凿呢。】

    她愤愤的登入自己的微博,想要发个微博证明一下什么。

    可真当她打开了输入框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终她拍下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枚乔忘栖送给她的粉钻戒指。

    然后发到了微博,没有任何的配文,一张图片力证所有。

    微博才刚发出去,就有人跑去评论说。

    【都这个时候了,江羡还炫富呢!真是服了!】

    随后这条微博就被江羡的粉丝攻陷了。

    【你有病请去看病,这是江爸爸的婚戒,人家发婚戒是要证明他们感情未变,请少拿你的小人心思来评价别人!】

    【对不起,这是我的病人,是我没看好让他跑出来了,我这就抓他回精神病院去,打扰了各位。】

    江羡知道,这个时候不管她说什么,都没用。

    百口莫辩。

    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艺人的身份,也给乔忘栖带来了不少的舆论。

    原来发生事情之后,自己没能帮到他,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大的风暴,扩大了事情的影响。

    车子停在了龙州府,江羡恍然的看着那栋房子。

    少了乔忘栖,这里好像都变得清冷了。

    司机提醒她,“九少奶奶,已经到了。”

    “嗯。”江羡回过神来下车,慢慢的往大门走去。

    司机看着她进了大门,才掉头离开。

    江羡还没进里面的大门,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夫人。”

    是席年。

    江羡急忙回来打开了门问道,“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不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忙,特地在这里等你就为了转达一下乔爷的话。”席年如实说道。

    “他说什么了?”江羡变得急切起来。

    “乔爷让你什么都不要做,关掉手机,不要上网,好好的休息,好好吃饭,等他回来。”

    席年还强调了一句,“这是乔爷的原话。”

    江羡怔了怔,“可是……”

    “夫人,你就相信乔爷吧。”席年带着祈求的语气说道。

    江羡定定的看了看他,最终还是点了头,“好。我会照他的吩咐,好好的休息,好好吃饭,不上网,等他回来。”

    席年满意的笑了笑,“那就好,话我已经转达了,任务就算完成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夫人保重。”

    “好。”

    席年又匆匆离开了。

    江羡落寞的站了好一会儿,然后给顾梦渔打电话,“妈,你在瑞园吗?我现在过来。”

    没多会儿,江羡开着车去了瑞园。

    ——

    还有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