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爷子下葬的当晚,乔二爷又提出开一次家庭会议。

    会议内容是关于财产的最终分配。

    他让自己院子里的佣人去一一通知了其他人。

    可到点的时候,只有乔三爷和乔六爷到了。

    而且乔六爷也只是假装路过而已。

    乔二爷很生气,拍着桌子发脾气,“这些人都是什么意思?乔觅荷呢?还有乔十一!那小子在做什么不来?”

    乔六爷回答道,“我看见小十一出去了,估计是去见江羡吧。”

    “吃里扒外的东西!”乔二爷愤愤的骂了一句,“那老七和老八怎么不来?”

    “我来的时候路过问了的,他们说不参与这些事。”乔六爷又回答道。

    还剩下个乔四,乔二爷根本就不用问了。

    别看乔家这么多人,其实真正在斗的,也就这么四个。

    往上,乔正林和乔正业之间已经分出伯仲了,无需再争。

    只剩下下面这几兄弟之间的争斗了。

    乔忘栖自打被老爷子赏识之后,在乔家的地位就比其他人要重要很多。

    更别提他成年之后接管了乔家,不管是权利还是其他都比这几个人要高。

    久而久之,便让这几人成了一队的。

    以前有老爷子压着,也不敢有什么实质性的争斗。

    现在老爷子走了,乔二爷就觉得没人能压着了,自然是要耍横的。

    然而,没人买账。

    乔大体弱多病,早已退出这边的争斗,只求个安宁。

    乔四双腿残废,对生活都心灰意冷,哪里还会参与这种争斗呢。

    五小姐是嫁出门的女儿,本就不应该再参与家事的,况且老爷子也给她分了不少股权的,她心满意足。

    乔六爷这个人吧,其实是拿不准心思的。

    或者说他完全是墙头草,谁强支持谁的那种。

    老七和老八,也确实没那个头脑,甚至都不参与家族的事业,索性就求个安稳了。

    乔十一嘛,早就声明过,不继承乔家任何,所以也没什么话语权。

    只有乔二爷和乔三爷,明里暗里和乔忘栖在争个输赢罢了。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乔二爷气恼不已,“行啊,都不来是吧,那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行了,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这件事缓一缓吧。”乔三爷起身说了一句后就拿着外套走了。

    留下乔二爷和乔六爷面面相觑,最终也只能不欢而散了。

    乔三爷离开乔家之后,直接去了和宋先生经常约见的那家会所。

    难得宋先生早早的在那里等着了,乔三爷一到,他就给他倒茶,笑意盈盈的说道,“乔忘栖现在已经被扣住了,方便你做事了,我建议你马上去公司把所有的账目都冻结。”

    “冻结?”乔三爷愣了一下,“这对乔氏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啊。”

    “比起损失,你还是得提前了解一下公司现在的情况啊。”宋先生提醒道。

    “我想想。”

    宋先生听了非常不理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什么啊?尽早掌握公司的实权,才是重中之重,万一乔忘栖那边想到了对策,你再行动就来不及了。”

    他轻轻敲了敲桌面,提醒乔三爷,“你要知道,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对乔忘栖的构陷,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不可能就这么束手就擒的。”

    “嗯,我知道了。”

    宋先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还拍了拍乔三爷的肩膀说,“等你掌握了乔家,可别忘了

    我们的约定啊。”

    “自然是不会忘记的。”乔三爷表态。

    “哦对了,我下个月要去慰问,需要一些周转资金,你这边……”

    乔三爷有些为难,“我这还没掌握实权,怕是无法调动资金的。”

    “不是还有几天时间吗?”

    “……是。”

    宋先生满意的笑了。

    乔三爷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憋屈。

    偏偏宋先生还居功,“这次我退你上位,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咱们现在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以后就要相互携手互相支持了,等过些时日,我多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他们都是我阵营的人,届时你就有人脉了。”

    “是,谢谢宋先生提携。”

    “应该的应该的,来,喝茶。”

    乔三爷心里就更憋屈了。

    他有一种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

    ……

    席年去见了乔忘栖。

    把今天见江羡的事情和他说了,“夫人那边已经交代了,她应该明白你的意思。”

    乔忘栖点点头,“羡羡很聪明,会知道我的用意的。”

    “哦对了,正如乔爷所料,乔三爷在傍晚的时候去见了宋先生。”

    其实乔忘栖虽然身处在局里,却对外面的事情了若指掌。

    “我已经知道了,甚至还能猜到他们聊了什么。”乔忘栖身子往后靠了靠。

    席年便问,“那我这边需要做些什么吗?”

    “不着急,再等等。”乔忘栖眯着墨眸,嘴角弯成一个凉薄的弧度。

    他知道自己进了这里,江羡肯定会被吓到会害怕,所以他才不顾自爆的危险交代席年一定要亲自去见她,告诉她要安心,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乖乖在家等他回去就行。

    以前他和爷爷聊天的时候,他老人家曾说起过乔家这一代人的特性。

    比如老大,也确实是被身体拖累了,有心无力,所以认命了。

    又比如乔六那心性不定的摇摆,没有做大事的果决。

    还比如乔二爷那毫无城府,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性格。

    更或者如乔三爷那般心思深沉,有算计有城府却总容易被嫉妒迷了双眼。

    单凭乔三爷,他或许不会做得这么果决,这里面少不了有人在背后挑唆。

    而乔忘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个挑唆的人拧出来。

    席年走后,乔忘栖如寻常一样回到狭小的房间里。

    他知道自己进了这里,必然会有人安插眼线来监视他。

    所以他早早的做了手脚,在这里面安排了自己的人,方便他跟席年交涉外面的事宜。

    当然也得时不时的放出一些消息,好让那些监视他的人安心。

    乔忘栖才刚躺下,准备休息,有人来敲门叫他,“乔先生,您肚子饿吗?需不需要吃点夜宵?”

    “不吃了,谢谢。”乔忘栖淡然拒绝。

    对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说道,“我们今晚的夜宵挺丰盛的,还有鲜虾馄饨呢。”

    乔忘栖忽然坐起身来看向门外站着的人。

    对方笑得一脸无害。

    “我吃,麻烦给我送来一下,谢谢。”乔忘栖客气的道。

    没多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鲜虾馄饨就送到了乔忘栖面前,看汤的色泽应该是刚煮没一会儿的。

    乔忘栖有些急切的问询来人,“这馄饨,是谁做的?”

    来人依旧是那无害的笑容,并耐心的给他解

    答说,“当然是我们食堂的阿姨做的,味道还不错,乔先生赶紧趁热吃吧。”

    乔忘栖拿着勺子慢慢的吃了一口,味道……还行。

    至少比他想象的要好不少。

    以前他吃过江羡做的馄饨,要么很咸,要么又没什么味道,或者煮过头了……

    完全比不上这次的口感,所以乔忘栖有点拿不准这到底是谁做的。

    或许……真的是食堂的阿姨做的吧。

    乔忘栖慢慢的吃着,想到自己许诺江羡,等她拿奖回来就给她做鲜虾馄饨奖励她的。

    结果自己食言了。

    送馄饨来的人一直监督着乔忘栖吃完一整晚鲜虾馄饨之后,才去收走了碗筷并客客气气礼礼貌貌的问道,“乔先生对我们食堂阿姨的手艺可还满意?”

    “嗯。”

    “那就好,那乔先生明天晚上想吃什么夜宵呢?”

    “……每晚都吃的话,会给食堂阿姨增加不少工作量吧?还是不用劳烦了。”乔忘栖婉拒道。

    “没关系的,食堂阿姨很热心,很乐意做呢。”

    “那……还是鲜虾馄饨吧。”

    “好的,我会告诉食堂阿姨的,您早些休息啊,晚安。”

    乔忘栖看了看那人离开的方向,微微有些走神。

    是她吗?

    是她吧?

    应该是吧……

    盛龙分局旁的小巷子里,停着一辆房车。

    有个纤瘦的身影正在简易的灶台上忙活着,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四五碗已经凉了的馄饨。

    顾梦渔从房车里探出头来问道,“我说羡羡,不是都已经送进去了吗?你还忙活什么啊?”

    “万一他没吃呢,万一他吃了不够呢?”

    顾梦渔忍不住翻白眼,“那么大一碗还不够,你当人是猪呢!”

    话刚说完,那个送馄饨的人就拧着方盒回来了。

    江羡立马希冀的看向对方并问道,“他吃了吗?”

    “吃了!吃完了!”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就说还挺满意的,还说明晚还要吃鲜虾馄饨。”

    江羡立马喜笑颜开起来,“好的,我明晚还来,明晚还说你值班吗小肖?”

    小肖憨厚的点头,“是的!我的头儿说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愿力所能及的协助您!”

    “谢谢。”江羡礼貌的谢过对方,还将最新煮的那一碗馄饨递给他说,“没什么谢谢你的,这个送你吃吧,新鲜的,暖暖身子。”

    “谢谢!”小肖是个实诚人,开心的接下了馄饨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夸,“手艺真好。”

    顾梦渔又忍不住翻白眼了,“能不好吗?跟她爹在厨房里忙活学了一天了。”

    “妈!”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还不许人说了。”顾梦渔傲娇的冷哼一声,躺会房车的床上和儿子视频去了。

    江羡耐心的等小肖吃完后,才收起碗筷和临时灶台,上车吩咐司机开车回瑞园了。

    顾梦渔正跟儿子视频呢,小家伙长得很是可爱,一双眼睛跟江羡有八九分相似。

    看样貌就知道长大后是个男颜祸水,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人。

    江羡稀奇的看了一眼视频问顾梦渔,“妈,生孩子是不是很痛啊?”

    “当然很痛啊!当时痛的我想把你爸胖揍一顿!”顾梦渔恨声恨气的道。

    江羡一阵无语。

    ——

    两更,晚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