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对面的人,已经推掉了三座塔了,赢的局面直接降低不少。

    连队友都在那里唱衰,“你们不可能赢的,倒不如现在就认输,我给你升一辈,叫我爹就行。”

    可离并不理会,直接进入战区,开始和璃配合起来。

    两人神出鬼没,有种说不出来的默契。

    明明没有交涉,却都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去哪里,会做什么,配合得天衣无缝。

    甚至很快就拿下对方两个人头。

    三个站在泉水里围观的队友,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只看见两人一会在左,一会儿又跑到右边,总能杀对方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杀人也就算了,还能保住剩下的防御塔,甚至还能推掉对方的防御塔。

    攻守兼备的战术,看得人眼花缭乱。

    对面的人因为总被突袭,吓得都不敢出塔了,只好转攻为守。

    却方便了璃和离的发育,两人刷遍了野区,战斗力直接攀升。

    等发育完全后,离发了个消息,“杀。”

    璃迅速配合着他开始大杀四方,他们利用技能的互补,杀的对方片甲不留,直推高地。

    三个挂机队友都傻眼了。

    这尼玛……是人玩的?

    这是挂比吧!

    真人怎么可能玩得这么厉害!

    就算是职业选手也未必能这么厉害!

    可事实就是如此,二打五,还逆风翻盘。

    甚至最嘲讽的是,最后两人就一起并肩站在对方的水晶前,看着自己这边的炮兵推掉了对方的水晶。

    天秀!

    连对方的人都给两人扣6,说太强了。

    游戏结束,队友直接在队伍里开语音喊,“爸爸!爸爸太厉害了!”

    璃却退出了队伍。

    离也急忙退出,并给璃发消息,“怎么退了?”

    江羡看着这四个字,心里有点五味杂陈。

    曾经她以为自己再碰见离,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问的。

    可时过境迁,时间久了,再碰见,才发现其实她什么也不想问。

    默契依旧在,但已经不一样了。

    最终江羡回了一句,“下了,再见。”

    然后就下线了。

    乔忘栖有些失落,最终给她发了一句话,“对不起。”

    这是一句迟到了很久的对不起。

    也是他欠她的。

    ……

    转眼就到了宋先生给的期限了,这期间他给乔三爷打了过两次电话询问进度。

    以至于现在乔三爷一听到电话响,都浑身的不自在。

    偏偏乔二爷又来问遗嘱的事,乔三爷心浮气躁的,就让他再缓缓。

    乔二爷说,“还要缓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对遗嘱都不关心了?”

    乔三爷头痛万分,完全没办法和他说个明白。

    宋先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吓了乔三爷一跳,脸色很不好的拿着手机出去接了。

    气得乔二爷猛翻白眼。

    “乔飒,三天时间已到,钱是不是该到账了?”宋先生轻慢的笑着问他。

    却叫乔三爷后背发凉,硬着头皮说道,“宋先生,你也知道的,公司封账了,我一时半会还没办法抽调钱,要不你再等两天?”

    “等?”宋先生的态度倏的冷了下来,“如果你们乔氏真的没钱,我到是可以给你点时间去筹钱,可公司的账目我也看过了,你们乔氏多的是钱,这点小钱根本不算什么,你迟迟不愿意给我,别不是不想给吧?怎么?想过河拆桥啊?”

    他越说越严厉,大有要翻脸的意思,“我告诉你乔飒,你可别忘了,乔忘栖是被你构陷进去的,我这里

    可有你的证据!”

    乔三爷听得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慌的问道,“证据?什么证据?”

    “当然是你对乔元山下手的证据!”

    “不是我!那明明是你……”

    宋先生大笑起来,“你怎么那么天真呢?药是你弄来的,医院的医生也是你接触的,钱也是从你账户走的,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插手过。”

    这会儿乔三爷才明白过来,他也被算计进去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

    而自己才是哪个彻头彻尾被算计的人!

    可现在才明白已经为时晚矣。

    宋先生说,“我今天就要看到钱,希望你明白,这是命令,不是和你商量。”

    说完他挂了电话,乔三爷身子狠狠的晃了晃,好半晌才缓了过来。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去准备资金。

    乔三爷原本以为公司这边很难一下子拿出那么大一笔钱来,没想到只要了不到半小时,钱就准备好了。

    这让乔三爷松了口气。

    当他和宋先生说钱已经准备好的时候,宋先生心情大好,还说他,“乔飒,你看,这钱不是很容易就到手了吗?乔氏的资产那么多,弄点钱还是很容易的,以后就别把气氛弄得那么僵了。”

    “……宋先生说的是。”乔三爷憋屈的回应。

    宋先生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可乔三爷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因为他已经看清楚宋先生的真面目了,往后,怕是要经常来他这里‘敲诈’了。

    而且像他这种贪心的人,数额只会越来越大……

    光是想想,乔三爷就觉得后背发凉。

    难怪爷爷以前总说,不管怎么样,乔家都不能牵扯到派系的争斗中去。

    因为有些政客就像喂不饱的豺狼,一旦被咬上,就无法甩开了。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

    宋先生那边很快就收到了资金到账的消息提醒,他还跟自己的助手们调侃说,“瞧见没,只要用点心,多少钱都不是难事,你们不要总想着自己去挣钱,多动动脑子,让别人给你送钱来不好么?而且还得找有钱人才行,你看之前秦家送的钱,跟乔家一比,还真拿不上台面。”

    末了还嚣张的往椅子里一趟说道,“从今天开始,所有需要花钱的地方尽管提出来,特别是拉选票的时候,给我使劲砸钱,这些人无非就两种诉求,喜欢钱的砸钱,喜欢女人的送女人,总之,把票都给我拉到手了,知道吗?”

    “知道!”助理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宋先生挥挥手,那些人就退下了。

    他闭着眼睛在椅子里转悠,心里已经在预想自己选举获胜的时候的光辉时刻了。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要向他低头,臣服与他。

    光是想到那画面,宋先生就激动不已。

    还站起身来仰着头,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提前享受那种感觉。

    耳畔仿佛已经听到了雷鸣般的掌声……

    然而下一秒,他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还把他吓了一跳,瞬间就冷下脸来说,“进。”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慌慌张张的,“宋,宋先生……”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宋先生不满的骂道。

    “出,出事了……”

    “出什么事?”

    对方吓得不敢说话。

    宋先生气到大骂,“说话啊!”

    秘书还没作答,外面就进来了五个人。

    当他看清楚为首的人时,脸色顿时一变,“朱检,你……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朱检拿出一张纸举起给宋先生看并说道,“接到举报,怀疑宋先生与一桩贪污案有关,要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什么,什么贪污?你们搞错了吧!朱

    检!我不是那种人!你们肯定是搞错了!肯定是有人要搞我!”宋先生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停的为自己辩解着。

    朱检却公正无私的说道,“宋先生请放心,如果真的是栽赃陷害,我们必然会还你一个清白。”

    “肯定是栽赃陷害!”宋先生还一口咬定,“我所有的账目都是可以查到的,清清白白的,包括我的家人,你们都可以查的!肯定是有心人士想要搞不良竞争,你们可要相信我啊。”

    “是黑是白,等查了就知道了,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宋先生还想辩解,并不想跟他们走。

    然而,朱检身后的工作人员却强行来抓他了。

    手段强硬,不给任何的解释。

    宋先生企图挣扎的,朱检提醒了一句,“还是要麻烦宋先生配合一下,免得你又要多一个妨碍公务不配合的罪名,就更不好说了。”

    宋先生一下子就愣住,工作人员迅速将他控制住。

    朱检挥手,便把他带走了。

    直至上了车,宋先生都还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会被查到。

    他明明已经做得很保险了啊。

    等他到了关押的地方,在那里见到了另外两个人。

    一个是秦诗涵,另一个是秦蓝语。

    两人看到宋先生,也是一阵错愕,眼神里仅剩下的一点光,就那么暗了下去。

    半小时前,秦诗涵和秦蓝语被抓捕,理由是非法行贿等罪名。

    秦蓝语和秦诗涵十分慌乱,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自打乔三爷将她们拉入宋先生的阵营之后,秦蓝语一直以为自己能依靠宋先生,让秦家重新翻身的。

    所以宋先生提出一些要求的时候,她们都是尽量满足。

    原本一切都顺顺利利的,特别是在乔家出事之后,秦诗涵和秦蓝语还兴奋了一阵。

    因为乔忘栖倒下了,乔三爷上去,秦家就不会再被打压了。

    再加上她们支持宋先生上位,往后多的是人脉和资源。

    可她们还没能等来那一天,就被抓了。

    秦诗涵还一口咬定说是被构陷的,打死也不承认。

    只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连宋先生……也进来了。

    那一刻,她们心如死灰。

    彻彻底底的,输了。

    宋先生在看到秦家两个女人的时候,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

    朱检是个非常厉害的人,而且手段很强,他去抓捕宋先生的时候,就得到消息说秦家那两个什么也不承认。

    所以他带回宋先生之后,故意让他在两人面前露了脸。

    秦家那两个果然招架不住这种心理攻防,一下子就松了口。

    宋先生是个聪明人,也猜到了这一点,备受打击的坐在审讯的房间里,冷汗直流。

    偏偏朱检也不着急去审讯他,而是晾着他,让他这样备受煎熬着。

    聪明的人,往往最容易胡思乱想,想得越多就越害怕,害怕的时候就会漏洞百出,这是一种心理战术。

    朱检就是把这种心理战术玩得出神入化的人。

    他在看到秦家那两人的证词之后,笑着打出一个电话,“乔先生,如你所料,秦家已经如实招了。”

    乔忘栖刚结束和朱检的电话,就有人来打开了门,并恭恭敬敬的邀请乔忘栖,“乔先生,车子已经准备好,请您上车。”

    他上车,席年已经等着了,并回头问他,“是直接去乔家吗?”

    “嗯,通知乔家所有人在家等着。”

    “好。”

    乔忘栖低头,拿过席年递来的手机,给江羡发了个消息,“江小羡,准备好食材,我晚上回来给你做鲜虾馄饨。”

    ——

    三更啦!

    乔霸总上线啦!

    明天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