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三爷在给宋先生转了一大笔钱之后,心情奇差,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让任何人打扰。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才打电话叫席年过来陪同他一起去查账。

    结果席年的电话打不通,他觉得奇怪呢,乔二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接起,还未说话,乔二爷就慌慌张张的说道,“老三,不好了,小九出来了。”

    乔三爷的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刚接到了小九助理打来的电话,让我回乔家去,说是要召开家庭会议。”乔二爷心慌意乱的道。

    “这这么可能!他怎么会出来?”

    “我还想问你呢!”

    乔三爷警觉情况不对,都顾不上交代就匆匆的挂了电话,又迅速给宋先生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才被接了起来,却并非宋先生本人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接起的。

    “你好,乔飒先生,我是朱子强,宋先生现在在我这边接受调查,不太方便接听电话,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达。”

    乔三爷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朱子强!

    在原京这个地方,谁不认识朱子强!

    或者说,只要是在官场混的人,都怕和朱子强扯上关系!

    因为一旦和他车上关系,那绝对没什么好事。

    而现在,宋先生的手机在朱子强手里,那意味着什么,乔三爷心里门清。

    他慌乱的挂了电话,手脚一阵发麻,只能扶着桌子坐下。

    他看见自己搭在桌上的手在颤抖……

    乔三爷举起颤抖的手,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懊恼的捂住了脸。

    宋先生出事了,必然会牵扯到自己。

    一旦牵扯到自己,就会涉及到乔家……

    一想到那个可能,乔三爷就坐不住了,急急忙忙往回赶。

    他必须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

    乔忘栖让席年通知了乔家的人,一小时后在乔家开会。

    乔家的人接到这个消息后,有的惊慌,有的惊喜。

    乔十一兴匆匆的跑去找华瑶瑶和乔正林,还没见到人呢,就一路跑着喊道,“三伯母,九哥回来了!九哥回家了!”

    华瑶瑶急忙从屋内走出来,正好瞧见乔十一跑得太快,结果摔了一跟头。

    “哎呀。”华瑶瑶急忙过去扶他。

    乔十一也顾不上自己摔疼的腿,着急报喜,“三伯母,九哥一会就到家了!”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吩咐佣人准备一下火盆,去去晦气。”华瑶瑶将他扶了起来还问道,“十一你没事吧?”

    “没事,就擦破了而已。”乔十一没心没肺的笑着。

    华瑶瑶急忙叫来自己院子里的佣人,吩咐她们去准备火盆等。

    然后和乔十一兴匆匆的去澄园大门口等着,就想第一眼见到乔忘栖。

    没多会儿,乔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乔觅荷还半信半疑呢,见到乔十一就打听消息,“九哥真的要回来了?不会是假的消息吧?”

    “当然是真的!是席大哥亲自给我打的电话呢!”乔十一自豪满满的道。

    “是席年说的呀,那肯定是真的了。”乔觅荷悬着的心才踏实了下来。

    乔十一还在那自豪呢,“我就说我九哥不可能让人这样随意诬陷的,我知道他会回来的!这不就回来了吗!”

    乔觅荷忧心的看了一眼自家六哥。

    乔六爷的表情有点微妙,右手无意识的捏着左手的袖口。

    那是他慌乱时候才会有的动作。

    乔觅荷走过去,抬手按了按乔六爷的手,轻声安抚,“九哥是个心胸宽广的人,最是护着我们乔家的人了,所以六哥不用太紧张。”

    “是。”乔六爷心虚的低下了头。

    乔二爷是最后一个来的,脸色极其不好。

    也不和其他人一样在大门口等着,而是先去了里面的会议室坐着,一脸的阴沉。

    没多会儿就有佣人小跑着进来说,“小九爷回来了,小九爷回来了!”

    语气特别的高兴。

    华瑶瑶急忙往门口走去,因为太着急还险些摔跤。

    是乔十一伸手扶住了她,“三伯母,我扶你过去,你慢点。”

    其他人也都跟着往大门口走。

    门外的台阶下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席年从车上下来后,小跑着到了后面,弯腰给乔忘栖打开了车门。

    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一脸憔悴,或者一身狼狈。

    此刻的乔忘栖与往日一样,整整齐齐。

    无时无刻都在彰显着他刻进骨子里的清贵。

    他站定后看向门口站着的众人,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然后信步走了进来。

    华瑶瑶立即说道,“小九,来来来,跨火盆,去霉运,往后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迷信是迷信了些,却是长辈们的心意。

    乔忘栖依言跨过了火盆,华瑶瑶总算松了口气,见乔忘栖的精神状态都很好,心里才彻底的安宁了下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九哥!你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乔十一再也顾不上形象,直接就往乔忘栖怀里冲。

    眼见快抱上了,却被乔忘栖一把拧住了。

    就像是老鹰拧小鸡一样,直接嫌弃的拧开,“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我教你的规矩都忘了?”

    “我太高兴了嘛!”乔十一摸摸鼻子悻悻的道。

    “要记得,喜怒不言语表,懂不懂?”

    “我知道了。”乔十一委屈巴巴。

    乔忘栖这才跟众人打招呼,“爸,二伯,六哥,十妹妹……”

    他一一打着招呼,无比的周到。

    “走进去说话吧,都别站着了。”华瑶瑶张罗着。

    一行人进入会议厅,乔忘栖看见了坐在椅子上冷着个脸的乔二爷。

    乔二爷故意扭头不看他,也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不想看见。

    到是乔忘栖主动跟他打了招呼,“二哥,我回来了。”

    “哼……”乔二爷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也算是回应他了。

    等众人坐下之后,乔忘栖扫了一眼在场的人。

    人没到齐。

    还差乔三爷。

    乔十一见乔忘栖的神色,立马会意过来说道,“我马上给三哥打电话。”

    话音刚落下,外面就传来了乔三爷的声音,“不用了,我回来了。”

    进门的时候,乔三爷看见了门口还没来得及收走的火盆,眼眸微微的沉了沉。

    佣人急忙要来撤走,他长腿一迈便跨了过去。

    然后大步往澄园的大厅走了过来,才刚到门口,就听见乔十一的声音,便出声阻止。

    “好了,人到齐了。”乔十一急忙过去给乔三爷拉开了椅子,“三哥,就等你了,快坐下。”

    乔十一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让乔三爷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视线落在了乔忘栖身上,顿了顿,最终什么也没说,直接往椅子走了去。

    等乔三爷落座后,乔忘栖才开口,“十一,给大哥拨视讯电话。”

    老大乔用在老爷子安葬之后,就折返回了江南继续养病。

    像乔家这种家庭会议,他们一般是不用参加的,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通知,才会以视频的方式参与。

    在乔十一打视频电话的时候,乔忘栖又让乔觅荷去叫乔四爷。

    乔觅荷有些犹豫,“四哥……他不会来的吧。”

    乔四爷一向深居简出,老爷子去世的时候,他也只露过两次面。

    “就说是我请他过来,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乔忘栖解释道。

    乔觅荷只好跑去叫乔四爷。

    这边给乔用的电话已经打通了,过没多会儿,乔四爷也随着乔觅荷一起来了。

    乔二爷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就语气很冲的问道,“到底要说什么快点说了行不行!我还有事要忙呢!很忙的好吗!”

    “自然是关于遗产分配的事,如果二哥觉得这件事不重要,到是可以现在就走。”乔忘栖不疾不徐的回了一句。

    乔二爷一下子就被堵得没脾气了,再次忍着。

    乔三爷垂着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席年,请徐律师进来。”乔忘栖吩咐道。

    没多会儿,徐律师就进来了。

    乔二爷慌张的看了一眼乔三爷,乔三爷依旧没什么反应。

    “今天把大家都聚齐,是想宣布一下老爷子所立的真正遗嘱。”乔忘栖沉着嗓音开口。

    一字一句,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有诧异,有疑惑,也有惊慌。

    乔二爷到底是沉不住气率先开口道,“遗嘱的事情姑且不论,老爷子的事还没个定论呢,还有你到底是我们乔家的人也没个定论呢!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你就不解释一下吗?”

    他步步紧逼着乔忘栖。

    乔忘栖扬眸,一双深沉的眼眸微敛的看着他。

    看得乔二爷心里有些发毛,讪讪的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就是想要个答案而已。”

    “爷爷临终的时候交代过,不让细查这件事,我这是在遵守爷爷的吩咐。”乔忘栖视线冷遂得像是掺了冰,声音愈发凛冽。

    他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乔三爷。

    乔二爷还想找理由的时候,乔忘栖先发话了,“其实这件事情,二哥不妨等徐律师公布遗嘱之后,再决定要不要查。”

    这话,让乔二爷一头雾水。

    他不太明白乔忘栖这句话的意思。

    真正的遗嘱他们已经看过了,对乔忘栖十分的有利。

    所以乔二爷才不想让那份遗嘱公开,以免自己再没办法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可乔忘栖明显话里有话,所以他有点拿不准。

    一直没说话的乔三爷突然开口道,“那就公布遗嘱吧。”

    乔忘栖对着徐律师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律师收到指令后,打开了自己带来的文件包,将那份遗嘱取了出来。

    “按照老爷子生前遗愿,将其名下的遗产细分为如下,除去先前已经划分好的各类房产收拾和固定资产之外,乔家握有乔氏百分之八十股权,两个儿子各获得百分之十五股权,儿媳华瑶瑶管理乔家劳苦功高,遂赠其百分之二股份,孙辈除小九乔忘栖之外,其余没人各获得百分之二股权。”

    刚听到这里乔二爷就坐不住了,“百分之二?为什么我们只有百分之二?所以那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都给了乔忘栖?老爷子果然很偏心!”

    徐律师看了他一眼后,才继续说道,“剩余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是乔家掌握乔氏的关键股份,老爷子将这部分股份划分给了乔十一。”

    “什么?!”

    现场的所有人,包括乔十一自己都震惊了!

    ——

    还有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