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这不可能!假的!都是假的!”

    搜索出来的内容,连秦诗涵都无法接受。

    看着二人大惊失色的样子,江羡本以为自己会很高兴,却发现自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她甚至都不想多看一眼两人绝望的样子,起身离去。

    陈思茶不得不让二人拿回平板。

    备受打击的两人,意识到她们最后的一点希望都被毁了。

    秦蓝语痛苦不已,彻底后悔自己去招惹了江羡。

    秦诗涵浑浑噩噩的问即将离开的陈思茶,“江羡……到底是什么人?”

    陈思茶想了想,才回答她,“惹不起的人。”

    她只是陈述了一个非常客观的事实。

    原京的关系脉络本就复杂,秦家近百年的基业,只因为惹上江羡就彻底灰飞烟灭。

    如果秦诗涵和秦蓝语早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毕竟谁能想到呢?

    他们都以为江羡只是个二十出头,长得有点过分漂亮的女人而已,又怎知她有这样的手段和能力,能在原京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陈思茶坐上车,回头看了看江羡。

    她安静的坐在后排座位上,微微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侧脸清冷。

    “羡姐,现在回去吗?”陈思茶小心的问道。

    江羡没有马上回答,视线微微上移,看着慢慢从天而落的零星雪花,喃喃的说了一句,“下雪了呢。”

    陈思茶往外一看,还真是下雪了。

    难怪这么冷!

    陈思茶刚想说,那这么冷我们就回去吧,就听江羡说道,“去这个地址,我约了人。”

    某私人会所,那位和江羡约了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随从在门口候着,抬手看了看时间,距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可约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这让随从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敢让席先生等这么久。

    席先生那边却不骄不躁的,连问都没问一句,耐心十足的等候着。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门口。

    席先生的随从一路小跑着过去帮忙开门,恭恭敬敬的邀请席先生的贵客下车。

    一个娇俏的身影从车里走了下来,当随从看清楚那张脸时,心里登时一愣。

    江羡?

    席先生要见的人是江羡?

    随从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明白江羡哪里来的这么大面子,敢让席先生等这么久,还没有任何的怨言。

    “江小姐,这边请。”即使心里十分困惑不解,却依旧得恭恭敬敬的邀请江羡。

    江羡微微的点了个头,便往里面走去。

    随从一路跟随,在到门口的时候,又小跑着过去打开了门邀请江羡进内。

    久等多时的席先生已经起身来迎接了,非常热忱的伸出双手,“江会长,您好。”

    随从一愣,江会长?

    什么会长?

    这江羡到底是谁,居然能让席先生这样恭敬。

    待江羡入座之后,席先生屏退了随从,两人单独聊了聊。

    江羡开门见山的说起了自己的来意,“我此次来见席先生,并非是站队,希望席先生不要误会。”

    闻言,席先生到

    是很从容淡定,“我也只想和江会长交个朋友,并非为利所图。”

    他说得坦荡,江羡到是很欣赏他这个人。

    “一直听闻席先生是个廉政清洁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江羡赞许了一番。

    “江会长过奖了,不知江会长今日约席某见面,有何事要议?江会长大可直接开口,席某愿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关于宋城的事,我这边有一些他的罪证,交给别人我不太放心,所以才找到席先生你。”江羡保持着微笑,细致的眉眼温和有礼,眸光清冽。

    席先生心里顿时有数了,“宋城这次犯了大忌,上面正在商讨对他的定罪呢,江会长这份罪证,还真是送得很及时。”

    “应该的。”江羡将U盘递了过去。

    席先生恭敬的收下,并回应道,“江会长请放心,我们一定会严惩不贷的。”

    “那我就不耽误席先生的时间了,先走一步,有缘再见。”江羡起身客客气气的伸手和他握手。

    “江会长慢走。”

    江羡微微颔首后,转身出去。

    席先生亲自相送。

    直至将江羡送上了车,目送她离开,席先生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收敛了起来,恢复了平日里的沉稳内敛。

    一旁的随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席先生,这个江羡……到底是谁啊?需得您这样恭敬的对待?”

    “她啊,来头可大了,别小瞧了她。”席先生意有所指的说道。

    随从不解,据他所知,江羡乃江海首富江知奕的女儿,后嫁给了原京乔家那位商业奇才乔忘栖。

    本来是强强联手来着,可前阵子乔家老爷子出事,乔忘栖被卷入了争夺遗产的风波之中。

    听闻他与乔家老爷子的死有关……

    豪门嘛,本就复杂。

    特别是到争夺遗产的这一步,总能将人性最自私的那一面暴露出来。

    不过后来事情又反转了,说是老爷子的死,与乔家老三乔飒有关,连宋城都被牵扯到这场豪门争夺之中。

    具体情况,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宋城出事后,原京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处于下风的席先生,居然逆转了局面,成为了最核心的竞争人选。

    当然最后的结果如何,不到最终那一刻是不会有定论的。

    席先生握紧了手中的U盘,想到江羡说的那些话。

    看来宋城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谁叫他惹到了江羡呢。

    ……

    隔日,有关于宋城的系列丑闻就传了开来,弄得整个原京都人心惶惶的。

    原京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搅乱了这一池浑水的江羡,却安静的坐在餐桌前吃着饭。

    她最近的作息非常规律,早睡早起,一日三餐,规矩得像个老年人一样。

    只是那张俏丽的脸上,日渐冰冷。

    连舟带着人几乎把整个原京都翻了一遍,依旧没找到乔忘栖的任何消息。

    每次他去跟江羡汇报的时候,都得做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才行。

    今天依旧是一无所获的一天,连舟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

    他蔫啦吧唧的走到门口,几次抬手,都没那个勇气敲门。

    陈思茶给江羡送鸡汤来,见他在门口站着,用眼神示意他到一边说话。

    两人找了外面的阳台,关上

    了门,确定江羡不会听见之后,才敢开口。

    陈思茶问,“还是没消息?”

    “嗯。”连舟烦闷的点头。

    “这样下去不行啊。”陈思茶忧心忡忡的道,“我最近连大气都敢喘一下,再这样下去,我会疯了的!”

    “谁不是呢。”连舟也是苦不堪言。

    一想到这个,陈思茶就气得不行,抬腿就给了连舟一脚,“都是你这个王八蛋!把我骗了回来!还说这里好得很,羡姐很热情,大骗子!太狗了!”

    “好兄弟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连舟理直气壮的道。

    陈思茶翻个白眼,“谁跟你是好兄弟了!”

    “当然是你啊!”连舟将手搭在她肩膀上,“我们可是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差一起搓澡了,怎么就不算好兄弟了。”

    陈思茶被他这话呛到,“谁,谁要跟你一起搓澡了!”

    “你害羞什么!两个大男人一起搓澡很正常好不好?我搓澡技术很好的,可以帮你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搓得干干净净!”连舟得意洋洋的道,好像这是什么很了不起的技术一样。

    陈思茶脸很不争气的红了,气得又给了连舟一脚,“臭流氓!”

    踹完骂完她端着鸡汤走了,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连舟一眼,好像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一样。

    连舟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就流氓了?陈思茶你给我说清楚好吧!我不就帮你洗个澡吗?你也可以帮我洗的好吧。”

    陈思茶走得更快了,压根不想理会这男人。

    连舟坐下来点了一支烟,先压压惊,一会儿才有勇气去见羡姐。

    他叼着烟,有些雅痞,眯着眼看着这灰蒙蒙的天气,脑子里到是想起一件事情来。

    他好像是没和陈思茶一起洗过澡。

    啧,兄弟这么多年,没一起洗澡算什么兄弟!

    想到陈思茶刚才脸色通红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这么害羞,不会还是个处男吧?啧啧啧,二十大几的人了,居然还是童子身,也太逊了,看来得找个机会带他去见见世面才行。”连舟计划着。

    陈思茶刚进江羡的房间呢,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嘀咕着,肯定是连舟那臭流氓在背后说她坏坏了。

    “羡姐,厨房刚做的鸡汤,趁热喝一点吧。”陈思茶对着窗户边上坐着的女人说道。

    江羡靠在窗户的软塌上看着外面,哪怕陈思茶进来,她也没回头看过一眼。

    外面的天色很暗,灰蒙蒙的,灰暗的光线在她的眼睑处落了一层青灰色。

    陈思茶和她说话,她并没有回应,只一动不动的靠在那里看着外面。

    陈思茶端着鸡汤过去,小心的送到她面前,“羡姐,喝点吧。”

    江羡的手微微的动了动,轻轻的放在了小腹上。

    最终轻叹了一口气,起身接过陈思茶送来的鸡汤,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起来。

    “我看过天气预报了,这是今年最后一波寒流了,待寒流过去,春天就来了,我还没见过原京的春天呢,羡姐你带我去看看吧。”陈思茶找着话题。

    “没什么好看的。”江羡淡淡的答。

    好吧,她早知道会被拒绝的。

    陈思茶思索着再说点什么,好给羡姐解解闷。

    楼下就传来了动静,陈思茶往外看了看,瞧见那人之后说道,“羡姐,好像是乔家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