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瞥了一眼,是乔十一。

    这阵子乔家总有人来看江羡,都被她找理由打发了。

    其实她知道乔家的人为什么频繁来找她。

    只是她不想见而已。

    陈思茶小心的劝道,“羡姐,还是见一面吧,总这么拒绝也不是个办法。”

    江羡没回应,只慢慢的喝着鸡汤。

    但陈思茶心里却是一喜,急忙说道,“我去叫乔家的人等着。”

    她走得飞快,生怕江羡改变主意。

    江羡虽然没回应,但是也没拒绝呀,没拒绝就说明有戏的。

    楼下,乔十一有些紧张的看着楼梯口,见陈思茶下来,立马问道,“嫂子今天愿意见我吗?”

    “羡姐在喝鸡汤,你稍等一会儿啊。”

    “好的!”乔十一面色一喜,悄悄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这一周对乔家来说也是备受煎熬的。

    乔十一忙得跟个陀螺一样,连觉都睡不好。

    一边要不动声色的寻找乔忘栖,一边还得去接手乔氏。

    关键是乔氏最近一直被人在暗中打压,对乔十一来说,无疑于是火上浇油。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清楚这背后在打压乔氏的人,居然是江羡!

    乔十一简直苦不堪言,只好上门找江羡说情。

    他知道,江羡这样做是处于对乔家的不信任。

    或者说,江羡现在谁都不信。

    乔忘栖的突然消失,让她好似变了一个人。

    当然只有熟悉江羡的人才知道,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性。

    只是和乔忘栖在一起久了,变得温和起来了。

    当然也不只是乔家备受压迫,原京的其他和乔忘栖有过竞争的家族也没好到哪里去。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在背后操盘这一切的人,会是江羡而已。

    乔十一都等了好一会儿,江羡才从楼上下来。

    她一改往日的灵动,孤冷了许多。

    乔十一紧张的叫她,“嫂子。”

    江羡只淡淡的嗯了一声,音色像淡淡的清风一般,无波无澜,目光清清冷冷的。

    空气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威压,压得乔十一紧张的舔了舔唇,“嫂子,你还好吗?”

    “你是为了乔家的事情来的吧。”江羡不想扯无关紧要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乍一听到她这语气,乔十一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毛。

    这还是他那温柔可爱,人见人爱的嫂子吗!

    “嫂子,二哥和六哥以前是做了些不太仁义的事儿,我替他们跟你道歉,可九哥不见这事,跟他们真没关系,你可不可以……”乔十一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说错任何一个字。

    “既然是道歉,就要有诚意,你来说算怎么回事?”江羡冷笑着问道。

    “那,那明天我组个局,邀请你过去,你看可以吗?”乔十一急忙说道。

    江羡点了个头,算是默许了他的这个做法。

    乔十一彻彻底底的松了口气,“那嫂子,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回头我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你,明天见。”

    “嗯。”

    乔十一咬咬唇,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江羡看着他的背影,原本清冷的双眸渐渐泛红。

    她在心里悄声问道,“乔忘栖,我都闹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出现呢?”

    那不是你一直兢兢业业护着的乔家吗?

    你不是最在意吗?

    为什么还是不出现呢?

    翌日。

    乔十一做局,请了乔二爷乔六爷到场。

    两人最近

    算是被收拾得没脾气了。

    特别乔二爷,以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紧张。

    江羡还没到了,他就已经紧张得喝了好几杯水了,频繁的问乔十一,“来了吗来了吗?”

    “还没呢。”乔十一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回答他了。

    乔二爷搓搓手心的汗,有点如坐针毡,“十一啊,一会儿我还是少说话吧,我怕说错又惹江羡不开心,就不好了。”

    “二哥,你也别太紧张,嫂子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乔十一劝着,可自己心里却没有底,“她多少会看在九哥的面子上,手下留情的。”

    “希望吧。”乔二爷祈求着。

    至于乔六爷,现在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其实他在乔家的根基本来就不稳,自己又没什么能力,有点单打独斗的意思。

    人家二哥和三哥多少是同气连枝,有什么事还能商量着来。

    自个儿才是真的孤木难支。

    主要吧,自己那两个弟弟也是,无心争斗。

    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才意识到,原来不争不抢日子才能平平安安。

    说到底,还是因为和他现在的老婆联姻之后,老丈人那边的怂恿。

    结果,他老丈人那边最近是被江羡整得苦不堪言的。

    谁能想到,江羡居然这么强呢。

    围棋协会新会长!

    这身份,真是想都不敢想!

    十二点整,江羡准时到场。

    乔十一急忙给她拉开椅子招呼着,“嫂子,请坐。”

    乔二爷和乔六爷也都起身,紧张的开口,“弟妹来啦。”

    “都坐下吧。”江羡回应道。

    两人急忙坐下,腰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像遵守规矩的学生一样。

    乔十一张罗着给江羡送了杯茶过去,“嫂子,请喝茶。”

    江羡接过就放下了,并没喝。

    她视线凉凉的看向另外两人。

    那两人又是心里一惊。

    乔十一给乔二爷使眼色,让他说话。

    乔二爷只好鼓足勇气,磕磕巴巴的道,“弟,弟妹,之前是我不对,是我没脑子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请你和九弟原谅。”

    乔六爷也跟着附议,“是啊,我不该怀疑九弟的,他那么护着乔家,是我们心思狭隘嫉妒心作祟,我也跟你道歉。”

    “其实我并非真的要你们道歉,我的初衷,是让你们谨遵爷爷的教导,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要拧得清,一个大家族的繁荣,并不是靠一个人的努力就够。”江羡慢慢的开口,声音清清冷冷,却娓娓道来。

    三人听了一阵沉默。

    是啊。

    连刚到乔家没两年的江羡都明白的道理,他们为什么没明白呢?

    羞愧感油然而生,乔二爷低下了头,“弟妹说的是,以后我们会同心协力的!”

    “我也会。”乔六爷跟着保证道。

    “嫂子,谢谢你。”乔十一有些感动。

    他总算明白了江羡的苦心。

    其实她压根不是真的要为难二哥和六哥,她只是让他们知道家的意义是什么。

    江羡只淡淡的点了个头就起身道别,“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乔十一急忙起身跟上。

    乔二爷和乔六爷也跟着起身,目送着江羡除了房间。

    那杯被她放在桌上的茶水,还在冒着淡淡的热气。

    乔十一亲自把江羡送上了车,“嫂子,九哥的事,我还没告诉乔家其他人,不过三伯母已经知道了。”

    江羡就安静的听着。

    “我这边也一直在查找,一旦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

    你。”

    江羡顿了顿,开口,“谢谢。”

    “不要说谢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嫂子,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啊,相信我,九哥不会有事的,所以你也要好好的,他如果回来看到你变得很憔悴,肯定会骂我的。”乔十一劝着江羡。

    江羡垂下眼眸,视线有些空的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眼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像仲夏夜的星空,忽遇阴雨,乌云密布。

    等车子离开后,乔十一长叹一口气,眼底全是担忧,“九哥再不出现,嫂子怕是要出事的。”

    ……

    第二周过去,乔忘栖还是杳无音讯。

    江羡的状态明显越来越差了,陈思茶愁得不行不行的。

    看连舟在门外抓耳挠腮的样子,就知道还是没消息。

    陈思茶赶紧出门去,拉着连舟就往外面的花园走去。

    “干嘛呢?我还要去跟羡姐汇报情况呢。”连舟苦逼的道。

    “你现在敢去吗?”陈思茶反问。

    连舟,“不敢。”

    两人互看一眼,然后长叹一声。

    一个坐在了椅子上,一个干脆坐在地上。

    连舟更是气恼的在地上蹬腿,“在这样下去羡姐没疯我都要疯了!”

    “要不……把司乘也骗过来?”陈思茶提议道,“他比较聪明,可能比我们更有办法。”

    连舟俊脸一垮,“我比你想得更早,可司乘那小子不上当,骗不过来。”

    陈思茶,“……”

    她踢了他一脚吐槽,“还不是因为你没信誉。”

    “那你行你上啊!”

    “算了。”陈思茶又长叹一口气,“怎么办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两人就差没抱头痛哭了。

    正发愁呢,有人造访。

    陈思茶急忙过去开门,见到来人,眼前顿时一亮。

    哎呀,怎么没想到这个救星呢!

    这才是真的救星啊!

    “顾阿姨!你来啦!太好了!”陈思茶就差没拉着顾梦渔痛哭流涕了。

    “我要是再不来,她都能把这天捅破了!”顾梦渔吐槽道。

    陈思茶忍不住竖起个大拇指。

    也只有顾梦渔敢这么吐槽江羡了。

    “羡羡呢?”顾梦渔问陈思茶。

    “在楼上房间里呢,今天都没出过房门。”陈思茶忧心忡忡的道。

    “哎。”顾梦渔听了直摇头,“这孩子,就是偏执,小时候就这样,我和她爸真是为她操碎了心,怎么都出嫁了还这样呢。”

    她一边吐槽一边往楼上走。

    母女二人说话,陈思茶自然是不便跟进去的。

    她送顾梦渔上楼后就折返下来,见到连舟急忙说道,“顾阿姨来了,羡姐应该会消停点了。”

    “那我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吗!”连舟迫不及待的问道。

    陈思茶,“……”

    也就这点出息了。

    卧室里。

    江羡整个人都蜷缩在被窝里,懒得一点都不想动。

    明明房间的暖气开到了最大,可她还是觉得很冷。

    少了乔忘栖,这张床忽然变得很大很大,大到没有一点温度。

    她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努力的把被窝想象成乔忘栖的怀抱。

    可越是这样,对他的想念就越浓烈。

    乔忘栖,你到底在哪儿啊?

    是连我都不要了吗?

    ——

    乔忘栖:心疼老婆。

    晚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