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梦渔敲了门却没什么反应,便直接推门进去。

    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厚重的窗帘覆盖住了长湖,不泄一丝光进来。

    “羡羡,大中午了你怎么还在睡呢?房间里怎么这么暗啊,你得把窗帘拉开。”顾梦渔一边念叨一边往窗户走去,一把拉开了窗帘。

    外面的光瞬间溢满房间,阴霾了许久的天气终于放晴,阳光有些刺眼。

    江羡原本只露了小半张脸在外,被太阳一晃,立马全部缩进了被窝里。

    顾梦渔打开了窗户,让新鲜空气进入房间,这才走到床边去拉被子,“羡羡,起床了,陪妈吃个午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被子到是很容易就被掀开了,可被窝里的江羡却蜷缩成了一团,小小的,像极了小时候躲在她怀里时的模样。

    顾梦渔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弯下腰去摸江羡的额头,“羡羡,起来了。”

    可才碰到江羡的额头,顾梦渔就觉得不对劲,急忙仔细的探了探,“哎呀,羡羡,你发烧了?”

    顾梦渔来回试了好几次,确认江羡在发烧,急忙叫陈思茶,“阿茶,阿茶,麻烦叫一下医生!”

    陈思茶正给顾梦渔送水来呢,听到她的话急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羡羡发烧了,赶紧叫医生来看看吧,有家庭医生的电话吗?”顾梦渔问道。

    “我有孟医生的电话,我叫孟医生吧。”陈思茶急忙说道。

    之前江羡频繁去医院了解情况,一来二去的,陈思茶就认识了孟沂深。

    她迅速给孟沂深打电话,说了江羡的情况。

    刚值夜班回家的孟沂深一听到是江羡的事,都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顾梦渔正在用毛巾给江羡降温,她一直蜷缩着,没说过一句话,安安静静的,看得顾梦渔有些难过。

    原本是来教训这丫头的,却在看到她这幅样子后,责怪的话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剩心疼。

    要不是亲家母华瑶瑶给她打电话说乔忘栖不见了的事,她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丫头却一个人扛着。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得多难过,多煎熬啊。

    一想到这些,顾梦渔就忍不住红了眼,她摸了摸江羡有些泛红的脸说道,“羡羡,你快点好起来啊,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我不是说过了吗?爸妈永远都是你的依靠。”

    “孟医生来了。”陈思茶带着孟沂深进了屋。

    孟沂深也是满脸的担心,“江羡怎么样了?”

    “还在发烧,不过温度不算太高,但也一直没有降下去。”顾梦渔迅速把情况给医生说了,“孟医生,你快帮忙看看吧。”

    孟沂深给江羡做了检查,查了温度,“这情况,要么吃药要么打点滴。”

    “打点滴吧,羡羡从小就不喜欢吃药,只能打点滴了。”顾梦渔立即做了选择。

    孟沂深刚想说我去开药,一直没说话的江羡嘶哑的开口,“就物理降温吧,不能吃药,也不能打点滴。”

    “羡羡,你得听医生的话呀。”顾梦渔劝道。

    江羡睁开沉重的眼皮对孟沂深说道,“我怀孕了,不能吃药,也不能打点滴。”

    这一消息,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顾梦渔迅速反应过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你说啊羡羡!你现在怎么样了?哎呀……怀孕了又生病,可折磨人了!”

    “那就物理降温吧,如果能降下去自然是最好的,万一不行,我再开一些不会影响到胎儿的药。”孟沂深吩咐陈思茶去准备一些温水。

    顾梦渔把江羡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脸上写满了担心,“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呢,你爸要是知道是这么个情况,怕是要急哭了。”

    江知奕是最宠着江羡的,要是知道他宝贝女儿现在这个情况,还真有可能会急哭了。

    陈思茶打来了温水,孟沂深就教她怎么给江羡做物理降温,还包括一些注意事项和观察期。

    江羡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好在温度降下来了,但人还是没什么力气。

    顾梦渔喂她吃了点粥之后,又躺下了。

    睡得半梦半醒的,听见了江知奕的声音。

    “都瘦了一圈了!”江知奕看到江羡第一眼,就心疼得不行,“我前阵子好不容易给她养起来的肉,全没了。”

    “别吵着她了,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顾梦渔拉了拉江知奕。

    他却不愿意走,“我不说话,我就安静的看看她,不会吵到她的。”

    顾梦渔,“……”

    女儿奴。

    夫妻二人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睡觉。

    江羡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江知奕的第一眼,就红了眼眶,“爸……”

    豆大的眼泪瞬间滑落眼眶。

    “羡羡,爸爸在呢,别哭啊,爸爸在。”江知奕慌忙的过去给她擦眼泪。

    他的女儿,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从没受过任何的委屈,也很少哭。

    特别是长达之后,就没看见过她的眼泪。

    所以在她哭的那一刻,江知奕心都碎了,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让她选,只要她不哭。

    江羡崩了太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溃败。

    她把脸埋在了江知奕的怀里,哭得很伤心。

    江知奕心疼坏了,一边安抚一边求助的看向顾梦渔。

    顾梦渔道,“让她哭一哭吧,憋太久了,哭出来会好一点。”

    “羡羡,别怕啊,爸爸在呢。”江知奕像小时候哄江羡那样哄着现在的她。

    却是如顾梦渔所说的那样,江羡把积压了太久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哭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止住。

    看着她哭得红肿的双眼,江知奕那叫一个心疼啊,“羡羡啊,你现在怀孕了,要好好养好身体,保持心情愉悦,这样有利于你,也有利于胎儿的发育,其他的事,就交给爸爸吧,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把乔忘栖找到的,好吗?”

    江羡红着眼点点头,小嘴扁了扁,说,“爸,你一定要找到他,然后再揍他一顿。”

    “好,我会狠狠的揍他一顿的!揍得他满地找牙!”江知奕回答道。

    江羡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那还是别揍了,骂他一顿就好了。”

    “……好,我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江羡这才吸吸鼻子,勉强笑了笑,“爸,我累了,我想要去度假。”

    “好啊,想去哪里,你跟爸爸说,爸爸给你安排。”江知奕宠溺的道。

    “我想去找洛洛。”

    “好啊!有朋友陪着更好。”

    江羡靠在江知奕怀里,拉了拉顾梦渔。

    顾梦渔坐了下来,江羡抱着她,安慰着两人,“爸妈,我会调整好自己的,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傻。”顾梦渔吐槽归吐槽,但还是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

    江羡腻歪的靠在她肩上蹭了蹭,“我一会儿让连舟安排飞机,原京这边,还得麻烦妈去帮我说一声,就说我去散心了,别和他们说我怀孕的事,除了乔忘栖,我谁也不想说。”

    “好。”顾梦渔点着头,“怀孕本来就是你们夫妻俩的事,没义务告诉别人的,你不愿意说就不说。”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放心,等我调整好了,就回去看你们,再顺便揍我弟弟,毕竟打弟弟要趁早。”

    听到她这么说啊,顾梦渔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了。

    “好。”

    江羡低头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戒指,藏起了眼底的苦涩。

    因为她不能让爱她的人担心呀。

    ……

    五月的海岛,阳光炙热,好在有海风习习,降低了不少来自太阳的热情。

    洛星挺着肚子躺在沙滩椅上吹着海风,一旁的桌上放着一大盘果盘。

    桌子的另一边还有一张沙滩椅,上面躺着依旧纤瘦的江羡。

    她戴着墨镜小憩着,长裙贴在了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瞧见她的孕态。

    洛星低头看了看自己鼓得像个球的肚子,忍不住喟叹,“到底啥时候才卸货啊,现在真是走两步都累得不行不行的,真想快点解脱啊!”

    “医生不是说了吗?就这几天了,你急什么?”江羡翻了个身继续睡,再顺便吐槽一下洛星。

    “你是不知道我现在这情况,吃不好睡不好的,胎儿还压到了坐骨神经,上个厕所都起不来,太难了。”洛星哭唧唧的道,“当妈妈太难了!”

    江羡取下墨镜,拿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你这样会吓到我的,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吧。”

    “你儿子又不闹腾你,哪像我,这丫头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洛星发着牢骚,“我从怀孕开始就不停的孕吐,吃什么吐什么,人都瘦了一大圈,哪像你,又不孕吐,又安静,真怀疑我们的孩子生错了性别。”

    “好了,别说我干女儿了,女孩子活泼点怎么了?可爱呀,男孩子当然得乖一点才讨喜。”

    在这方面上,洛星总是说不过江羡的,索性认输,转移话题,“对了,《影形人》不是要上映了吗?你作为导演,得回去跑宣传的吧,到时候可得藏好你的肚子了,那些个媒体啊,最喜欢说三道四的了,白的都能被他们说成黑的!”

    “知道的,而且我只去几个主场宣传,其他的就不去了,累得很。”江羡很佛系的道。

    “你的粉丝可是望眼欲穿啊,每天都在微博上催你营业,说起来你的粉丝黏度是真的高,哪怕你销声匿迹这么久,你的热度依旧不减,不像我,都快被娱乐圈忘记了。”洛星忧伤的道,“真不知道我以后还能干嘛。”

    “怕什么,大不了做我的御用女主角。”江羡不以为意的道。

    “那我得抱紧江爸爸的大腿了!”

    江羡抬了抬腿,“来吧,给你抱,随便抱!”

    ——

    今天三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