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肯定是假的。

    乔忘栖第一眼看到这新闻,脑子迅速做了否定。

    他的江小羡怎么可能会出轨!

    都是无良媒体乱写的!

    可下一秒他就刷到了江羡和男人共进午餐的视频。

    视频依旧是狗仔拍的,而且是远距离偷拍,镜头很晃悠。

    可视频里江羡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像是一把刀一样,狠狠的扎进了乔忘栖的心。

    更让乔忘栖崩溃的是,江羡还拿了至今起身越过桌面,伸手去给对面的男人擦嘴角。

    !!!!

    他!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乔忘栖嫉妒得发狂,急得猛然站起了身。

    可因为动作太大,弄倒了一旁小桌子。

    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滚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引来了照顾他的人。

    “栖少,您还好吗?”宫骞第一时间冲进了房间。

    下一秒,乔忘栖直接摔在了地上。

    宫骞急忙冲了过来,迅速将乔忘栖从地上扶到了轮椅里。

    乔忘栖脸色阴鸷,视线紧紧的盯着电脑里的视频。

    是江羡和别的男人共进午餐的视频,正在循环播放着。

    他握紧了双拳,努力在控制着自己心中嫉妒的怒火。

    丝丝血液从他指缝中流淌下来,低在了地上。

    宫骞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问道,“栖少,您受伤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他低头对着胸前的送话器喊道,“栖少受伤了,马上叫万医生过来一趟。”

    吩咐完,宫骞又急忙抽了纸巾过去,想给乔忘栖的手止血。

    可他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依旧握着双拳,双眼猩红的瞪着电脑屏幕。

    宫骞知道自己劝不住栖少,只能默不作声的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地上有碎裂的杯子,碎片上还有着血迹,看样子应该是摔倒的时候压在了碎片上,手被划破了。

    万寒烟很快就到了,宫骞急忙将乔忘栖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栖少的手被玻璃碎片划伤了,从流血的情况来看,伤口可能有些深,需要及时处理。”

    说话间,宫骞已经将一旁的医药箱给万寒烟拿了过来。

    万寒烟过去抓住了乔忘栖的手要给他处理伤口。

    可他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俊脸冷得有些可怕。

    但万寒烟并没被吓到,而是冷冷的说道,“栖少不是想早些好起来好去见你的心上人吗?如果不配合治疗的话,还怎么好起来?”

    乔忘栖的薄唇抿了抿,有些松动的意思。

    万寒烟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治疗,大不了你再晚一点再见你心上人好了。”

    话音刚落下,乔忘栖的手就摊开了,露出了掌心处被玻璃碎片划伤,正在涓涓冒血的伤口。

    伤口是有些深,万寒烟检查了一下,见没伤到骨头,才松了一口气。

    她仔细处理好了伤口,又包扎好。

    这期间乔忘栖全程配合着,没有任何抗拒的行为。

    宫骞等万寒烟包扎好之后,才小心的说道,“刚刚栖少都站起来了。”

    “站起来了?”万寒烟愣了一下,随后蹲下去,又检查起他的腿来,随后叮嘱道,“虽然腿部的恢复不错,但也不能马上受力,还得再养养才行,宫骞你得看紧一点。”

    “是。”

    乔忘栖全程寒着一张脸,没说话,也没理会两人。

    “再过三天就要给栖少做脑部复查了,这几天一定

    要注意,还得按时休息,不能累着。”万寒烟又交代起其他的事情来。

    宫骞都一一的记下了,等送走万寒烟之后,又去打理地上的狼藉。

    乔忘栖合上了面前的电脑,视线又落在了右边那台电脑上。

    上面是一个游戏页面,页面上挂着的游戏ID叫离。

    离这会儿还在队伍里,这个队伍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叫璃。

    他盯着璃的头像看了好半晌后,开口说道,“我要回原京。”

    一开始宫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乔忘栖转过头看向他,目光笃定,态度更是无比的坚定,“我要回原京!”

    这会儿宫骞听得真真切切的,急忙说道,“万医生说了,您三天后还得做脑部复查的,这三天尤其得注意,不能离开的。”

    “我再说一次,我要回原京!”乔忘栖森冷的开口,目光前所未有的凌冽。

    宫骞被他那眼神看得心里一紧,“栖少,这事我做不了主,得跟师父申请才行。”

    啪!

    乔忘栖一把把桌面上另外两台电脑全都扫落在地,只留了那台挂着游戏的电脑纹风不动。

    宫骞吓得不轻,只好说道,“我这就安排。”

    乔忘栖阴鸷的表情这才缓了缓。

    一小时后,飞机直接来接走了乔忘栖。

    万寒烟发现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了。

    她一路追到了停机坪,到底是没能拦住,看着远去的飞机,她气得想跺脚,急忙回去给义父打电话,“义父,栖少刚刚坐飞机离开了梦岛。”

    电话那头的老头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听到这消息,乐呵呵的道,“就让他去吧,没事。”

    “可他的伤……”万寒烟有些担忧。

    “能捡回他的小命都是赚的,其他的就听天由命了。”

    “好吧。”

    义父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问,“那义父什么时候回梦岛?”

    “最近啊?最近没时间咯。”

    “好吧。”万寒烟只好跟义父道别挂了电话,看着飞机消失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还记得几个月前的夜里,接到了义父的电话,让她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梦岛。

    那是她第一次见栖少。

    当时的乔忘栖,真的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头部重创,双腿粉碎性骨折,浑身上下也有多处的伤势,整个人完全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

    万寒烟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车祸,能将人伤车这个样子。

    她不知道,当时的秦夫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把车速提到了最高,直接冲向了乔忘栖的车。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乔忘栖的车撞散了架。

    除了受了重伤的乔忘栖之外,司机更是当场死亡。

    坐在副驾的席年的伤势要好一点点,却也伤到了一条腿。

    还有乔忘栖,万寒烟当时给他做了监测,十分惊讶给乔忘栖做紧急抢救的医生。

    应该是位非常有能力的医生,才能将受了这么严重伤势的乔忘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如果是她来救,可能还真没办法救下他。

    不过在脑科方面,万寒烟有着很大的成就,这就是为何义父会让她来给乔忘栖做手术的原因。

    那是她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次手术,前前后后做了将近六十个小时。

    她差点就累死在手术台上了……

    好在手术成功了,养了小半月之后,又给乔忘栖做了腿部的手术。

    这几个月的时间,乔忘栖一直在养伤。

    前四个月他一直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连大小便都得别人伺候。

    这半个月才稍稍好了点,能坐轮椅了,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万寒烟原本建议他可以四处转转就当是修身养性了,可乔忘栖却执意要开始处理工作,并让宫骞给他准备三台电脑。

    万寒烟需每天给乔忘栖做检查,做复检等。

    所以她知道乔忘栖那三台电脑的用途。

    一台是用来处理无双的公事,一台是用来看新闻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八卦新闻。

    电脑上总会出现一张长得非常精致漂亮的脸,每次看到这个美人照片的时候,乔忘栖的神色就会变得很温柔。

    所以万寒烟猜测那应该是他爱的人。

    还有一台电脑,是乔忘栖用来玩游戏的。

    万寒烟还挺意外的,原来像栖少这样有着绝顶聪明头脑的人,也是喜欢玩游戏的啊。

    不过他玩游戏的次数很少,大多时候都是挂着,一动不动的,也不让人关机,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的那种。

    只有一次,她来给乔忘栖送药的时候,见他在玩游戏。

    虽然她不懂游戏,但能从乔忘栖的操作上看出他的技术非常的好。

    乔忘栖是万寒烟遇到的,最配合的一个病人了。

    不管她提出什么样的方案,乔忘栖都是全力配合。

    而且他最常问万寒烟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什么时候能彻底的恢复。

    看得出来他迫切的想要康复,应该是想早点去见他喜欢的人。

    所以刚刚他不配合让她处理伤口的时候,万寒烟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只是这次他那么贸然的离开,又是为了什么?

    ……

    因为绯闻的事,江羡取消了后续的电影宣传。

    宣传电影的重任就落在了宁可的头上。

    宁可很义气,让江羡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她就好。

    不仅如此,在江羡出轨绯闻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宁可憋不住又放大招了。

    她直接发了个微博自爆自己被劈腿了!

    放眼整个娱乐圈,还没有谁像宁可这样任性!

    自爆隐婚的是她。

    自爆复婚的是她。

    现在自爆被劈腿的还是她!

    是个狠人儿!

    江羡看到她微博的时候,实在有些啼笑皆非。

    她给宁可发消息,“集美,你这牺牲大了,大可不必这样的!”

    “也不算牺牲。”宁可气哼哼的道。

    “怎么了?”江羡听出她语气不对,就关切的问道。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宁可恨声恨气的道,听得出来是憋了一肚子气的那种。

    江羡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宁可才急忙说道,“当然,你们家乔忘栖不在这范畴内。”

    江羡,“……”

    所以这是在说乔忘栖不是男人?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哪来的!

    “上个月我难得有个假期,就想去看看他,毕竟我们又分开好一阵时间了,本来想给他惊喜,所以故意没和他说,结果我不远万里赶到M国,你猜怎么着?”宁可真是气得咬牙切齿。

    哪怕已经过去半月了,可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气,能原地爆炸的那种!

    ——

    哎呀卡文不行了,晚上再看看能不能写吧。

    反正乔忘栖是交出来了,你们别在骂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