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在床?”江羡问。

    宁可否认,“那到没有,就是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很亲密,类似于情侣的那种亲昵。”

    “那他怎么说?”江羡又问。

    宁可冷笑着回,“他没看见我,我当场就返程了,回来后就直接把他的联系方式通通拉黑,让他联系不上我!到现在都还没放出来呢。”

    江羡,“……”

    “虽然都该死,但我觉得你至少应该让对方死个明白。”江羡诚恳的建议。

    宁可才不屑呢,“不需要!反正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江羡想起莫名其妙消失了小半年的乔忘栖,当即附议了宁可这句话,“就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此时正在飞机上的两个男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喷嚏。

    宫骞立马问道,“栖少,您还好吧,是空调太冷了吗?我给你拿毯子。”

    “不用。”乔忘栖全程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几乎遮住了整张脸,让人看不清面容来。

    不过这熟悉的声音,到是让后面隔了两排座位的人听了个真切。

    程砚安有些讶异,他也带了墨镜和口罩,环视了一下四周,确认不会有人认出他之后,才凑上前来拍了拍乔忘栖的肩。

    宫骞立即起身就要护着乔忘栖。

    程砚安开口道,“是我,老程!”

    乔忘栖这会让也抬起头来看向身侧的人,在确认是程砚安后,有些意外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有急事回原京一趟,你呢,你怎么在这里?”程砚安也很好奇的问道。

    “我也有急事回原京一趟。”乔忘栖回答。

    乔忘栖和宫骞离开梦岛之后,为了尽快抵达原京,特地跑到M国转机。

    正好与准备回国的程砚安碰了头。

    以程砚安的身份,是不能随随便便回去的。

    看着样子,估计是偷偷潜回家。

    这就让乔忘栖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即使违背规定也要赶回原京去呢。

    他也索性问了,“是什么急事需要你这样急匆匆的赶回原京?”

    程砚安挠挠头,“屋顶着火了。”

    乔忘栖哦了一声,隐约明白了什么。

    “那你呢?又有什么急事回原京?”程砚安反问道。

    乔忘栖的表情有些别扭,“也是屋顶着火了。”

    两个男人对看了一眼,然后又默契的相视一笑。

    算算时间,两人也好久没见面了,自然是有好些话要说的。

    程砚安索性和宫骞换了座位,坐到了乔忘栖的身边,一路上跟他聊了不少的事。

    这会儿程砚安才知道原来乔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乔忘栖还受了那么严重的伤。

    他看向他的双腿,尽力遮住眼底的惋惜之色。

    两人从小就认识,长大后又成了兄弟,对对方的性情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在程砚安的眼中,乔忘栖是一个特别自傲的人。

    当然,他本身就有骄傲的资本。

    从小就出生在乔家那样的名门望族中,有天资聪慧,被乔老爷子选为乔家的继承人。

    悉心培养多年,直至他成年,更是力排众议把公司的决策权交到了他的手里。

    不管是在家人还是在朋友眼中,他都是一个矜贵又孤傲的人。

    所以程砚安无法想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对乔忘栖的打击有多大。

    一个男人,无法站着,只能坐在轮椅上……

    别说是乔忘栖,他都无法接受!

    可以想象这段时间里,乔忘栖的人生有多低谷,他又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多少。

    “那你这次回原京,是打算公开露面了?”程砚安顾虑的问道。

    乔忘栖摇头,视线落在自己的双腿上,顿了顿,才道,“我就看看她,看一眼就走。”

    听了这话,程砚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如今却是这样的卑微,太可惜了。

    因为自卑,所以他不愿意让江羡见到现在的自己。

    哪怕强忍着思念之痛,也想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她。

    这是男人的想法。

    同样作为男人的程砚安,能理解他这样的做法。

    飞机在深夜抵达了原京,两个男人道别后,各自去找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上车后,乔忘栖拨出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起,对方礼貌的问道,“请问哪位,有什么事吗?”

    “席年,是我。”

    电话安静了一秒,下一秒席年就惊呼起来,“乔爷!”

    他有些不敢置信,“乔爷,真的是你吗?!”

    “是我,方便出来见一面吗?”

    “方便的方便的!给我个地点,我现在就过来!”席年急忙说道。

    乔忘栖便给席年发了一个地址,他来得很快,几乎是和乔忘栖同时抵达的那个地方。

    当时出车祸的时候,席年也受了伤的,左小腿骨折。

    做完手术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恢复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乔忘栖会伤得这么重,还坐在轮椅里。

    那一刻,席年悲痛不已,眼眶都有些泛红,“乔爷,你的腿……”

    “暂时还站不起来。”

    席年顿时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还能站起来的?”

    “嗯。”乔忘栖点了头,算是安抚了席年。

    “那就好那就好。”席年连连感叹,遂又好奇的问道,“乔爷这次回来,是有什么安排吗?”

    他顿了顿,又急忙说道,“哦对了,乔家一直在找您,十一少一直没有放弃过,还有夫人,夫人也一直在找您。”

    说起江羡,席年忧心忡忡的问,“那夫人那边……乔爷要见一面吗?”

    男人垂下了视线,又一次落在了自己的双腿上。

    沉默半晌,总算开口,“不见了吧。”

    听上去是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没人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勇气。

    席年陷入沉默。

    乔忘栖覆住眼底无声的海啸,吩咐他,“新闻的事你应该看到了吧,我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你帮我去查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

    “好。”

    “对了,不能让她知道你在查这事。”

    “好。”席年心里自然是有数的。

    “越快越好。”乔忘栖再次嘱咐,毕竟他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容易暴露自己。

    “明白!”

    等席年离开之后,宫骞推着乔忘栖去休息,还把随身携带的药按分量取出来让乔忘栖服下。

    睡肯定是睡不着的,但药他还是得按时的吃。

    可吃过药没多久,他的头就剧烈的疼痛起来。

    一开始乔忘栖还能忍住,特别痛的时候,只能用力的抓住轮椅扶手,试图消耗这种疼痛。

    可后来越来越痛,实在是忍不住,目眦欲裂的叫了几声。

    宫骞听到动静急忙推门进来,见乔忘栖已经疼得满头大汗,紧张的问道,“栖少头痛又发作了吗?不是吃了药了吗?为什么还会痛?”

    他不敢怠慢,急忙给万寒烟打电话,“万医生,栖少今天吃了药也头疼,而且疼得很厉害的样子,怎么办?”

    “我都说了不能随意的奔走,

    脑子得不到合理的休息自然会痛。”万寒烟无奈的道。

    “那现在怎么弄?能有什么办法减缓吗?”

    “只能吃特定的止痛药了,加大剂量,不过这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康复进度。”万寒烟顿了顿说道,“他不会吃的。”

    因为她很清楚乔忘栖有多迫切的想要康复。

    宫骞看了一眼痛得五官都有些扭曲的乔忘栖,最后咬牙说道,“试试吧。”

    他迅速去倒了水取出药递到了乔忘栖面前,“栖少,吃点止痛药吧,或许会好受一点。”

    “拿开!”乔忘栖压抑着疼痛命令道。

    “可是你现在……”

    “我让你拿开!”

    “……”

    宫骞无奈,只能收起了药。

    乔忘栖紧紧的咬着下颚,即使痛到青筋暴起,他也没再哼过一声。

    ……

    席年一大早就赶回来见乔忘栖了,他很效率的查到了有用的信息。

    才到门口,就被宫骞及时拦住了。

    宫骞解释道,“栖少昨晚都没休息好,刚刚才睡着,让他休息一会儿再说吧。”

    不然他头又要痛了。

    昨晚痛了好几个小时,天快亮的时候才稍稍缓和了一点。

    人也疲惫得不成样子,扛不住药物的副作用眯着了。

    宫骞都不敢让他去床上睡,怕惊扰到他,只能用毯子给他盖住。

    能多睡一秒是一秒。

    席年心想,事关夫人的事,乔爷一向都很着急知晓,等不得的。

    寻思着还是直接敲门好了。

    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乔忘栖有些嘶哑的声音,“是席年吗?进来吧。”

    席年看了一眼宫骞,最后推门进去。

    跟昨晚相比,此刻的乔忘栖明显要虚弱很多,脸色也很不好,眼底有明显可见的红。

    “乔爷,你还好吧?”席年但心的问道。

    “直接说事。”乔忘栖只关心自己关心的事情。

    “我按照你的吩咐去查了这次的事,夫人的出轨对象……”

    席年顿了顿,紧张的看了一眼乔忘栖。

    他的脸色又阴沉了。

    席年干净纠正说法,“和夫人传绯闻的男人叫封尽臣,也是之前和夫人一起代言过吃鸡游戏的电竞职业选手无字,被拍的那段是他去拜访夫人。”

    乔忘栖安静的听着席年的阐述,仔细的分析着这里面的情况。

    席年继续说道,“绯闻被爆出之后,按理说应该避嫌的,可两人却公然一起出现在餐厅用餐,当时酒店外面有很多记者,两人又坐在最显眼的位置上,自然就被拍了,根据我吃瓜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显得有点刻意了。”

    说到这里,席年还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反正是假的!夫人和乔爷才是绝配,有钱CP才是真的!我嗑的CP不可能散!”

    “还有呢?”乔忘栖追问道。

    “后来夫人回了原京就入驻酒店了,到现在都还没出来过。”席年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乔忘栖,“那个……封尽臣也住进了那家酒店。”

    乔忘栖墨眸微微眯了起来,像是藏着幽暗的火焰,似乎瞬间就能焚烧一切。

    可下一秒眸中又光芒大盛,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似乎是在笑。

    席年以为自己看错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乔爷怎么可能会笑!

    他定了定神,再看向乔忘栖。

    他真的在笑!

    ——

    三更啦拉拉

    夫妻俩开始互相伤害了哈哈!

    好了晚安。

    悄悄的问一句,标题吓人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