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还有……”席年稳了稳心态正要继续补充。

    乔忘栖却打断了他的话,“可以了。”

    席年生生的卡住,这就可以了?

    “她现在还在酒店是吗?”乔忘栖询问道。

    席年点头。

    “安排我过去看一眼吧,不让她发现的那种。”乔忘栖吩咐道。

    “……好。”

    席年便着手去安排了。

    江羡睡了个很饱的觉,活动活动之后,才打电话叫客房服务。

    接电话的服务员态度非常的好,“您好江小姐,您是我们酒店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客人,酒店为您在餐厅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邀请您享用。”

    “不用了,随便送一些吃的到我房间吧。”江羡婉拒道。

    服务员有些为难的解释,“江小姐,这算是我们酒店的一个宣传活动,您也确实是运气特别好中了这个奖,我们能理解您作为公众人物不愿意高调的想法,但也希望您能体谅我们一下,毕竟已经花费力气准备好了,就等中奖者出现了,希望您给个机会,你放心,我们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不会出现其他情况的。”

    人家都这么说了,江羡也不好再拒绝,只能同意,“好吧,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餐厅。”

    “二十分钟后就可以,谢谢江小姐配合,谢谢!”服务员连连感谢。

    挂了电话,江羡嘀咕了一句,“现在的酒店都这么玩了吗?”

    不过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做到的。

    江羡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打算下楼去用餐。

    坐在电梯里,她看着不断下降的数字,脑子似乎清醒了不少。

    想到一个可能后,她的眼睛弯成一道月亮。

    此时乔忘栖就在酒店的餐厅,不过他的位置很隐蔽,不会被发现。

    但从他的位置,又能清楚的看到江羡一会儿要用餐的位置。

    在菜色上,席年有征求过乔忘栖的意见,问要不要都准备夫人爱吃的菜。

    乔忘栖没同意,他知道江羡很聪明,太明显必然会被她发现的。

    很快服务员那边就给了消息说江羡来了。

    乔忘栖有些迫切的看向电梯口的方向。

    电梯门打开,一抹倩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是那个叫他朝思暮想的人!

    一颗孤寂了好久,自以为快枯竭的心,在见到她的瞬间,又迅速鲜活起来。

    他也多想叫她的名字,多想第一时间冲过去拥抱她,想疯狂的吻她,告诉他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想念她……

    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坐在轮椅里,用尽全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思念。

    当男人正处于激动之中的时候,那么倩影的身后又出现了另外一道高大的身影。

    这身影的出现,生生的让男人的笑容僵住。

    “封尽臣怎么也来了!”席年情绪激动有些失声的说道。

    他紧张的看向乔忘栖。

    男人的神色逐渐阴沉下来,双眸深谙不见底,仿佛随时都有发怒的可能。

    席年非常能理解乔忘栖此刻的愤怒。

    毕竟乔爷细心安排了这一切,就为了能看一眼他心爱的人。

    结果夫人带了个男人来……

    没有哪个男人能大度到能云淡风轻的面对这一切吧。

    而且还是乔爷花的钱……

    想想就好气啊!

    席年真怕乔爷下一秒就愤怒的冲过去揍封尽臣一顿。

    不过乔忘栖到底是忍住了,毕竟他的忍耐力一向非常人。

    江羡和封尽臣言笑晏晏的落座,还气氛轻松的聊了起来。

    封尽臣有些困惑的道,“江小姐,怎么突然想起请

    我吃饭了?”

    “我们都那么熟了,你直接叫我名字吧。”江羡及时提醒他,“这里人多眼杂的,难免被有心人士听见。”

    封尽臣怔了怔,点了头,又试着叫了一声,“江羡。”

    “酒店的服务员跟我说,我中奖了,是他们酒店第9999位客人,所以酒店免费宴请我吃大餐,我想着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正好你也住在这酒店,就叫了你一起过来,反正免费的大餐不吃白不吃。”江羡笑盈盈的和他说着话,眼神还专注的看着他。

    每次看着她这样,封尽臣都得不停的告诫自己,克制自己冲动。

    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乔忘栖气到想自闭。

    服务员端着餐点上来询问道,“席先生,这些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准备的菜,您过目一下。”

    席年正要说直接送过去,不用特地拿过来给他过目。

    就听乔忘栖说,“帮我准备一壶醋!越酸越好。”

    席年,“???”

    服务员虽然不解,可贵客有这个需求,还是照做了。

    一壶香醋很快就送到了乔忘栖这里,他抬抬手,让服务员把菜端到了他面前。

    男人直接揭开了盖子,直接将醋淋在了上面。

    淋了很多!

    席年在一旁都看傻眼了。

    还有这种骚操作!!!

    乔爷吃醋的方式果然与众不同!

    服务员看得胆战心惊的,弱弱的提醒道,“放这么多醋……怕是不能吃了。”

    “端过去。”乔忘栖重新盖上盖子,吩咐着服务员。

    服务员为难的看了看手中的菜,再看了看席年。

    席年一横心,“端过去吧,有什么事我替你们扛着。”

    “好吧。”服务员只能硬着头皮把加了特别多香醋的菜端了过去。

    “江小姐,这是第一道菜,请二位享用。”服务员脸色有些怪异的说道。

    “谢谢。”江羡淡淡的点了个头,并邀请封尽臣,“动筷子吧,我也饿了。”

    “嗯。”

    江羡确实是饿了,率先夹了一筷子到自己碗里,低头吃了起来。

    菜肴看上去很可口,她便没多想,直接送进了口中。

    这一送,脸色微微一变。

    对面的封尽臣也尝到了菜的味道,急忙拿餐巾纸捂住嘴巴吐了出来。

    “这个菜,是不是有些太酸了。”封尽臣不解的看向江羡。

    江羡现在正怀着孕呢,是比较能吃酸的。

    所以她还能吞咽下去,吃完一口后才回答封尽臣,“可能是前菜,为了开胃所以有些酸,我还能接受,不过你得等下一道菜了。”

    “好。”封尽臣到也没多想,便放下了筷子。

    其实江羡也只吃了三口,确实是有些酸了。

    很快第二道菜也上来了,两人又各自夹了一筷子吃入口中。

    这次封尽臣学聪明了一点,只夹了少许。

    然而……还是很酸,难以下咽。

    江羡看了看面前的菜,有些疑惑。

    想问服务员吧,服务员这会儿又退下了。

    而且每次都跑很快,放下盘子就走,都不带一丝停留的。

    “要不再等下一道菜吧。”江羡无奈的说道。

    服务员送来了第三道菜,这一次江羡先发制人的叫住了服务员问,“服务员,你们这里的菜是不是有些太酸了?”

    “这个我不清楚,是我们的大厨做的。”服务员歉意的解释道。

    “方便叫你们大厨过来一下吗?”

    “好。”服务员当即点头。

    江羡喝了口水,缓了缓口中的酸感。

    封尽臣

    已经对菜不抱希望了,第三道菜他都没碰。

    到是江羡依旧拿起了筷子准备尝试。

    封尽臣劝道,“要不别吃了吧,太酸了。”

    “没事,我还行,我现在比较能吃酸的。”

    解释完,江羡还夹了挺多到碗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封尽臣静静的看着她吃饭,脑子里在仔细的想着他刚刚说的话。

    她说,我现在比较能吃酸的。

    这其实一点都不难联想,毕竟前两天江羡怀孕的新闻就上了热搜。

    所以……那个新闻是真的?

    她真的怀孕了?

    两人见过几面,但封尽臣都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江羡大多时候都穿着比较宽松,加上人比较纤瘦,不仔细看的确是看不出来的。

    服务员送来第四道菜的时候,大厨跟着来了。

    他一脸的紧张,似乎不知该怎么解释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是菜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就觉得还挺好吃的。”江羡先一步开口。

    “……您喜欢就好。”大厨战战兢兢的,紧张得都不敢去看江羡的眼睛。

    “谢谢。”江羡客气的谢过大厨。

    大厨又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封尽臣不解的问她,“你刚刚为什么不直说呢?”

    “应该不是他的问题。”江羡淡淡的解释道。

    封尽臣明显不解。

    江羡也没多说,继续吃着饭。

    一共七道菜,口味都是偏酸的。

    封尽臣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到是江羡吃了不少。

    到最后一道汤送到乔忘栖面前的时候,他没有再往里面加醋,而是让服务员直接送上桌。

    席年有些不解的问,“乔爷,这道菜怎么不加醋了?”

    “醋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席年,“……”

    您还知道啊!

    其实乔忘栖也观察了,基本就是江羡在吃。

    所以他的那些醋,都被江羡吃了。

    男人心里是多少有些愧疚的。

    他随后吩咐席年,“推我到后厨去一下。”

    席年虽然不解,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将乔忘栖推到了后厨。

    乔忘栖找到了刚才那位大厨,让他帮自己准备几样食材,然后亲自忙活起来,做了一碗鲜虾馄饨。

    只有一碗。

    撒上葱花后,乔忘栖让服务员送到餐桌上去。

    席年也准备推着乔忘栖回到刚才的位置去观望的。

    可乔忘栖却说道,“走,现在,立刻离开酒店,宫骞,飞机安排好了吗?”

    宫骞立即回答,“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就能离开原京。”

    “嗯,走吧,回梦岛了。”

    餐厅,江羡吃得差不多了,正打算结束用餐的。

    服务员却又送了一道菜过来。

    “怎么还有菜呢?”江羡摸了摸有些饱的肚子,“我感觉都吃不下了。”

    “没关系,江小姐可以随便尝尝,哪怕是尝尝味道也可以的。”服务员将最后一道菜放在了她面前,然后揭开了盖子。

    熟悉的香气,让江羡心里狠狠一动。

    另一边的封尽臣却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只有一碗?”

    “我也不清楚,是大厨准备的。”服务员心虚的解释。

    江羡却猛然起身,抓着服务员就问,“你们的后厨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

    哈哈哈开始互相伤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