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骞敲门进来,跟乔忘栖汇报了另外一件事,“栖少,收到席先生发来的邀请函,邀您参宴。”

    “席先生的宴,在原京吧。”乔忘栖问道。

    “是的,如果栖少觉得不方便,我这就去回了席先生的邀请。”宫骞恭敬的回答道。

    “不用。”乔忘栖收下了那张邀请函,“我去。”

    虽然无双和席先生的合作还挺愉快的,但宫骞觉得栖少如果不愿意去也可以不去的。

    乔忘栖把请柬放在了右手边的抽屉里,视线落在电脑上挂着的游戏账号上,顿了顿吩咐道,“从明天开始,再加两个小时复建时间。”

    “还加两个小时?万医生说过了,欲速则不达的……”宫骞原本还有很多话想劝乔忘栖的,最终都消失在了他警告的眼神中。

    算了,栖少开心就好。

    果然第二日万寒烟得知乔忘栖每天又加了两个小时复建时间之后,差点没原地跳脚。

    她更是气到骂宫骞,“乔忘栖发疯也就算了,你也跟着发疯吗?你就不知道劝一劝?”

    “你那么厉害你去劝啊。”宫骞反驳。

    万寒烟沉默了。

    最后她只能搬救兵,给义父打了小报告。

    老头子一点都不意外乔忘栖会这么做,“我不是说了,他能捡回一条小命都是他赚的,只要还活着,随便他怎么作,你们管不住的。”

    “那义父就不管管?”万寒烟不能理解的问道。

    老头子冷笑一声,“我要是管得住还需要你来问我?”

    万寒烟,“……”

    当她没打这个电话吧!

    原京。

    江羡这边也收到了席先生的邀请函。

    邀请函是周子羡亲自送来的,“江会长,席先生能发这封邀请函,就说明很看中我们围棋协会,他现在已经上任,往后协会与他还会打很多交道,我觉得这个宴会应当出席。”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宴会。”江羡有些嫌弃的道。

    这一点周子羡到是清楚,自从江羡接手围棋协会之后,她就没出席过任何宴会。

    在原京这个地方,还是需要一些适当的交际。

    可没办法,江羡不喜欢啊。

    所以但凡有重要的,不能推拒的宴会,都是周子羡代为出席。

    但席先生的宴会非同寻常,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扎进去呢。

    机会到了江羡这里,却硬生生的被她拒之门外……

    会长果然与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好吧,那我代会长出席吧。”周子羡妥协道。

    江羡点头许可了。

    周子羡前脚刚走,江羡这边就接到了司乘的电话。

    “也不知今天吹的是什么风,一个个都来找我,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江羡说得还挺无奈的。

    司乘听得一脸黑线,“什么叫我有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还不都是财团的事!亏你还是财团的负责人呢,一直当个甩手掌柜你好意思吗!”

    “哎呀,能者多劳嘛,辛苦你啦。”江羡也是理亏,都不敢骂司乘的。

    毕竟把人骂走了,不干了,还得自己回去扛着,那多不划算。

    司乘这才消了点气说道,“刚接到随老的电话,他说无双最近在原京太活跃了,让我们想办法压制一下,继续放纵下去,以后就难对付了。”

    “哦。”

    司乘忍了忍,又道,“我这边刚得到一些消息,说无双新上任的那个负责人会去参

    加原京席先生的宴会,你想办法弄到宴会的邀请函,去打听打听虚实吧。”

    江羡嘴角抽了抽。

    她刚刚才拒绝那个宴会啊!

    可司乘都这么说了,她也能说不干啊。

    要不气到司乘也不干,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江羡只能硬着头皮说,“行吧,我去打听打听,不过你的消息可靠吗?”

    “这我就不敢保证了,所以才让你去探一探。”

    “好吧,回头给你答案。”江羡爽快的点了头。

    司乘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江羡又给周子羡打电话。

    这会儿周子羡才刚离开没多久呢,转眼就接到了江羡的电话还挺意外的,以为她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自己。

    结果江羡说,“我想了一下,最近还挺无聊的,要不我就去参加这个宴会吧。”

    “……你确定?”周子羡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羡肯定的道,“当然!不过你先别放消息出去,别让人知道我会去,就算我去了,也别让那些人知道我的身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懂,”

    “那行,你把邀请函送回来吧。”

    周子羡,“……”

    他重新把车掉头,把邀请函给江羡送了回去。

    其实他还挺好奇的,江羡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愿意去参加这个宴会。

    虽然周子羡没问出口,但好奇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江羡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就说道,“我就是太无聊了,随便去转转,没别的意思。”

    “嗯。”周子羡点头,但这个说法,别人信不信他不管,反正他不信。

    距离宴会还有一周时间,江羡回了江海一趟。

    说了打弟弟要趁早的,她这不就回来揍弟弟来了么?

    因为她怀着孕呢,顾梦渔都不让她抱江慕顾。

    血缘这东西很神奇,即使江羡回江海的时间很少,也很少见到自家弟弟。

    可江慕顾见到江羡就格外的亲昵,又撒娇有卖萌的。

    弄得江羡都不好意思揍了。

    江小慕像是感应到什么异样,把脸小心翼翼的贴在了江羡的肚子上,然后一脸惊奇的笑了起来。

    江羡也跟着笑了,“老二,这是你侄儿,以后你可要罩着他点知道吗?”

    江小慕像是听懂了一点点着头。

    顾梦渔断了水果过来给江羡吃,她怀孕之后就特别喜欢吃水果。

    之前在云岛那边,几乎把水果当饭吃,还老被风书瑜制止。

    江羡吃着水果,心满意足的感叹起来,“还是娘家好啊。”

    “羡羡,你是不是有小乔的下落了。”顾梦渔一边喂江慕顾吃葡萄一边问江羡。

    江羡怔了怔,侧头看她,“你怎么知道?我都没跟任何人说过的!”

    “你是我生的我什么不知道啊?”顾梦渔嫌弃的白了她一眼,“你这次回来状态特别轻松,眼睛都亮亮的,和之前灰心丧气的样子截然相反,我用膝盖一想就知道了,肯定是有小乔的消息了。”

    “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你的法眼啊!”江羡无奈的感叹,“我爸这辈子遇上了你啊,还真是……”

    “嗯?”顾梦渔挑眉。

    江羡立马笑盈盈起来,“还真是三生有幸呢!”

    “就是。”顾梦渔傲娇的笑了起来,“小乔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我都

    还没见上面呢。”江羡无辜的道。

    “怎么回事?”

    江羡懒懒的靠着沙发,“你知道的,他拒绝了乔家的财产,现在是两袖清风,我寻思着他是自卑了,想自己干一番事业后再回来见我吧,男人嘛,总有奇怪的自尊心。”

    顾梦渔挺疑惑的。

    她觉得乔忘栖不是这样的人。

    或许事情更复杂,更严重,乔忘栖不想让江羡担心,才消失了这么久。

    之前在原京的时候,那个孟沂深不是说了吗?

    乔忘栖当时的伤势非常严重……

    算算时间,这几个月估计修养得差不多了吧。

    比起江羡,顾梦渔才算是个过来人,想的事情总是要长远一点。

    不过即使她想到了,也没有跟江羡说穿。

    既然小乔不想让羡羡知道,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自己就没必要去捅破这层纸了。

    况且羡羡现在还怀着孕呢,有些事情不能让她知道得太多,会被影响。

    母女俩聊了没一会儿,管家就带着顾梦周进来了。

    顾梦周人还没到呢,就已经热情的叫着顾梦渔了,“姐,我听说羡羡回来啦?在哪儿呢?”

    话音落下,她人也出现了。

    “羡羡!”顾梦周有些惊喜的叫道。

    “小姨。”江羡也叫了顾梦周。

    “还真是你回来了,周姐和我说我还不信呢。”顾梦周热切的过去和江羡聊天,“羡羡又变漂亮了!状态也很好。”

    顾梦渔给江慕顾擦着嘴问顾梦周,“你不是去度假了吗?什么时候回江海的?”

    “没去成。”顾梦周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再加上又菱现在在那边发展得还不错,我寻思着回头去那边帮着照应照应。”

    顾梦渔没接话。

    顾梦周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就跟江羡说道,“羡羡啊,你表妹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呢,微博粉丝都破五百万了,你要是方便的话,给她介绍介绍资源,也带她进圈吧。”

    “不方便。”顾梦渔率先打断了顾梦周的话,“别说我这个姐姐没人情味,羡羡进圈,家里都没给过任何支持,全靠她自己一路走下来的,自己的路总是要自己走,靠着别人就没意义了。”

    顾梦周一向怕顾梦渔,只能瑟缩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下次不说了。”

    因为顾梦渔这态度,顾梦周也没敢久坐就离开了。

    等她一走,顾梦渔就叫来了管家,“把周姐开除。”

    管家不明所以。

    顾梦渔态度却非常坚决的道,“以后我们家的事,若是有人随随便便就透露出去,就直接走人吧,免得我来开除大家面子都挂不住。”

    江羡将头靠在顾梦渔的肩上安抚她,“妈,别生气呀,你外孙可听着呢,你吓到他就不好了。”

    顾梦渔脸色一缓,“我这是吃一堑长一智,当初就是因为太信任她了,才发生那样的事。”

    江羡抓紧她的手道,“都过去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别担心啦。”

    “好在你没事,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好啦好啦,刚刚小姨说什么发展,还提到原京,顾又菱去原京了?”

    “好像是吧,成了个网红还是什么,不清楚,我可跟你说,离她远点!”顾梦渔又一次提醒道。

    “好!我保证!我绝对做到!”

    顾梦渔这才露了笑脸。

    ——

    三更

    按照进度,明天碰面了各位。

    晚安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