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江羡睡在自己房间里,想起了以前带乔忘栖来江家时的情形。

    被思念这么一撩拨,人一下子就没了困意。

    拿起手机四处看了看。

    最近网上有关于她的评价全都是好的,逢人都在夸她,夸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办法,《影形人》依旧在热映,而且接连破了记录,并且在持续走高。

    不愧是天选之女,第一次拍电影就能有这样的成就,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谁见了不说一声好呢!

    没办法,太优秀了。

    连江羡都觉得自己太优秀了。

    怕自己被夸太多会骄傲,江羡退出了微博,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无趣,最终点开了游戏。

    登入账号,进入游戏界面。

    下一秒,江羡差点整个人跳起来。

    她为什么还在队伍里!

    信了邪了!

    她再次试图退出队伍,然而结果和上次一样,无法退出。

    她又退出游戏再登陆,却没丝毫的改变。

    不管她怎么折腾,始终在队伍里。

    江羡放弃挣扎,直接在队伍里发消息问道,“在吗?”

    离,“在。”

    “我为什么还在队伍里?”江羡烦躁的问道。

    离,“不清楚。”

    还是这句话,江羡都听烦了,“是不是你那边做了什么?”

    离回,“我什么也没做。”

    江羡半信半疑,对着屏幕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

    好在离是个安静的人,没有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不然还真会火上浇油。

    最后江羡挺无奈的问道,“那要不……玩几把?”

    “可以。”离回,“等我一分钟。”

    “OK。”

    乔忘栖一直等到了江羡的回复之后,才回头对还在继续的会议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有什么问题稍后再说,散会。”

    会议室一众看了看时间……

    这会议才刚开始半小时啊,都还没正式切入正题呢,怎么就结束了?

    虽然疑惑,却没人敢问,最终默默的退出了会议室。

    乔忘栖这边,一结束会议之后,就回到了游戏中,并告知江羡道,“我开了。”

    “嗯。”

    在选择游戏角色的时候,江羡想起了上一次的事情,便给离发消息说,“你别玩辅助了吧,玩别的,我来玩辅助。”

    离同意了,选了打野。

    进入游戏后,江羡自然而然的去保护射手了。

    打野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野区刷野,有些想不过,直接冲到了地方野区,然后一边发求救信号。

    【请求集合。】

    江羡不得不跟过去,男人这才心满意足的认真玩了起来。

    两人配合很好,不停的拿下人头。

    这让江羡不禁想起了刚接触这个游戏时的情形。

    那时她还是个菜鸟,什么都不会,还经常被骂。

    作为江海第一嘴炮,她当然是全力回击。

    一对四,丝毫没在怕的!

    后来意外的匹配到了离,那会儿江羡连着送了好多人头,被队友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作为队友的离却始终没有参与骂战,还对她说,“你跟着我,我来保护你,其他人也别骂了,好好玩游戏,这一局可以赢。”

    讲真,玩了那么多局游戏,江羡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好的队友。

    她还以为这游戏里只有喷子呢,原来也是有好人的啊。

    她当真跟在了离后面。

    而离也一直护着她,还教她怎么

    释放技能,告诉她每一个技能的作用。

    打了野怪会让她补最后一刀,让她吃经济……

    别人围攻她的时候,哪怕他已经残血没有技能,也依旧会跑回来挡住敌人让她快跑……

    那一局终在离的奋战之下,赢了。

    当时江羡还在想,以后怕是不会在游戏里遇到心态这么好的小哥哥了。

    心里还隐隐有些遗憾来着。

    没想到游戏结束之后,离主动加了她。

    没人知道江羡当时收到加好友信息时,心情有多微妙。

    她玩这个游戏,从来没加过任何好友。

    主要是想单机玩。

    但那一次,她鬼使神差的点了同意。

    随后离就发来了组队邀请,等她进入队伍之后,说要教她玩游戏。

    所以她在这个游戏里拜了离为师,离也是个很称职的师父,细心的教她如何玩这个游戏。

    江羡本就聪明,领悟很快。

    加上离教得很好,很快她的游戏技术就精进了,并且越来越好。

    于是那时候在这片峡谷中,多了一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师徒’。

    两人时常在深夜里双排,胜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虽然他们彼此没有听过对方的声音,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却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

    也因为两人的实力太强,引起了国外有名的电竞俱乐部的注意。

    他们通过查询IP的方式,查到了江羡的联系方式,却始终查不到离的联系方式。

    俱乐部老板亲自打电话到江羡那里,诚邀她加入他们的战队,还开出了高额的签约费。

    但江羡拒绝了,并表示自己要组建自己的站队。

    俱乐部的老板是个傲慢的人,听到江羡的说法当时就嘲笑起来,说江羡不可能成功,还说在这个领域里,他们就是最强的,而江羡所在的国家,甚至连国际比赛的入场券都拿不到。

    以江羡那个不服输的性子,自然是不爽的。

    回头就和离说了自己的想法,离听了很支持她。

    江羡顿时干劲十足,开始招兵买马,开始不停的训练磨合。

    在经过长达一年的蛰伏后,这个队伍横空出世,并给当时最为嚣张,世界排名第一的战队,也就是那位瞧不起国内电竞选手的电竞俱乐部老板的战队下了战帖。

    后来一战成名,成功的打开国际电竞的大门……

    可江羡还是觉得遗憾。

    因为她被人放了鸽子!

    而这个放她鸽子的人,就是离!

    没人知道当时的江羡有多生气多愤怒多失望……

    因为离的缺席,队里的替补临时顶了上去,让胜率降低了一大半。

    江羡一个人扛着压力,在比赛的时候整个杀红了眼。

    赢了比赛后,江羡大病了一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星期,谁也不愿意见。

    等康复之后,她便退出了战队,把战队交给了副队长,自己一人远赴M国留学。

    自那之后,电竞圈多了一个璃神。

    可遗憾的是,后续好几年的时间里,再没人见过璃神本人。

    但她所创立的战队,却一直存在,并且跻身世界排名前列。

    而那位放了她鸽子的离,却再也没有上线过。

    江羡到现在都还记得两人曾经聊起过的一个话题。

    她问离,“师父,你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呢?离别的离,多不好的字啊。”

    离回答说,“可能是因为人总要不停的离别吧。”

    江羡很不解,“为什么一定要离别?只要我想,就永远不会有离别。”

    离没作答。

    后来在确定参赛名字的时候,江羡取了璃。

    她要用

    行动告诉离,离未必是离别的离,也可以是琉璃的璃。

    心似琉璃,干净到不染尘埃。

    可惜她没机会解释。

    离也没给她这个机会。

    时间的长河,让这段过往渐渐变成了曾经。

    再想起,已是过眼云烟。

    所以当她看到离发来的对不起三个字时,完全释怀。

    不过还能碰见,也挺让人意外的。

    可能因为想得太入神,江羡没注意到自己被对方包围了。

    她玩的是纯辅助,自然是不可能一打五的,应当是死定了。

    然而离突然赶了过来,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江羡就怔怔的站在那里没动,看着屏幕上离一对五。

    他的技术依旧很精湛,完全不输任何的职业选手。

    即使在这种劣势之中,也游刃有余的秀了起来。

    最终他拿了五杀,虽然自己也牺牲了。

    江羡定定的看着倒在脚边的人,忍不住轻笑出声,发了个消息说,“师父,你这是老了提不动刀了呀。”

    离突然一怔错愕。

    随后情绪有些激动的发消息,“你叫我什么?”

    “师父啊,你本来就是我师父啊。”

    宫骞给乔忘栖送药进来,只看见平日里冷峻到没有任何表情的栖少,正对着电脑傻笑。

    他以为自己走凑地方了,又退了出去。

    看了一眼门和周边的环境,确认自己没走错,才再次推门进来。

    好吧,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此时的栖少并没有傻笑,俊脸上至维持着惯有的清隽冷凝。

    “栖少,吃药的时间到了,万医生说这个药吃了能让你睡得好一点。”宫骞把药和水递了过去。

    乔忘栖面无表情的吞了一把药。

    宫骞又伺候着他洗漱直至躺下后才退出了房间。

    夜里,乔忘栖在床上有些辗转反侧。

    脑子里一直想着江羡最后说的那句话。

    【师父啊,你本来就是我师父啊。】

    越想,脑子越清醒,就越是没有困意。

    真恨不得立马飞到江羡身边,狠狠的抱住她!

    他尝到了思念入骨的味道。

    ……

    江羡在江海呆了一周,就回原京了。

    意外的是,她在飞机上偶遇了也飞原京的顾梦周。

    顾梦周见到江羡也挺意外的,“好巧啊羡羡,居然在飞机上遇到了你。”

    “小姨也去原京吗?”

    “是啊,我去看看又菱,她现在在原京这边发展,房子也租在原京的,她一直在电话里说过得很好很好,我担心这孩子报喜不报忧,就想去看看情况,当妈的就是孩子吃苦……”

    “小姨,我有些困了,我睡会儿。”江羡并不想听她说这些,就找了个借口带上眼罩睡觉了。

    顾梦周也不好叨扰,就只好闭上了嘴。

    一路上到也安静。

    飞机落地原京后,秦粤帮忙江羡收拾着东西。

    包里的一些书掉了出来,顾梦周正要帮忙捡起,秦粤一把就捡了起来并迅速放回了包里。

    “羡羡,回头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啊,你表妹一直和我念叨说好久没见你了呢。”顾梦周邀请着。

    江羡也不好拒绝,就应下了。

    大不了以后再找理由推掉就是了。

    江羡和秦粤离开之后,顾梦周却嘀咕着道,“江羡怎么会看孕妇看的书,难道……”

    一想到这个可能,顾梦周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个大消息!

    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

    先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