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又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要给顾梦周打电话,才见她姗姗来迟。

    她抱怨道,“妈,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要是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你应该走VIP通道的!”

    “我到是想走啊,走不起啊,现在的VIP通道多贵啊。”顾梦周一脸歉意的道。

    顾又菱带着墨镜,微微的养着下巴,仿佛有些不可一世,“你就不会跟姨妈要钱么?反正他们家很多钱!”

    这话叫顾梦周都不好回答。

    这些年来她们母女俩的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找江家要的。

    包括顾又菱从小就学习各种才艺,花的钱也不少,还不都是江家给的。

    但顾又菱显然不记得这些,在她看来,江家多的是钱,随随便便给一点都足够她们母女俩过上奢靡的日子。

    可自打她大学毕业之后,江家给她们母女俩的钱就越来越少了。

    顾又菱很不满,甚至有些怨恨江家的人。

    特别是在看到江羡越来越春风得意后,就越来越眼红。

    顾梦周拖着行李,一步赶一步的追着顾又菱。

    而顾又菱空着双手却没有要帮她拉行李的意思,走得还很快。

    顾梦周实在追不上了,不得不喊道,“又菱,你走慢一点。”

    顾又菱忍不住翻白眼,但还是减缓了速度。

    两人到了出口处拦车,然而此时的机场正直高峰期,路过的出租车都坐了人,顾又菱的耐心用尽,有些浮躁的道,“怎么还没车呢!这样会耽误我晚上直播的!妈你也真是的,为什么选在这个点来呢!就不能早一点或者晚一点吗!下次你要是来原京,就自己坐车吧,我不来接你了。”

    “好,下次我自己坐车过去。”顾梦周急忙说道。

    为了让她心情好点,她不得不转移话题说道,“其实我刚刚是和你表姐一起坐飞机过来的,她肯定有专车,早知道应该让她送我们一程了。”

    顾又菱一听这事,立即摘下墨镜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啊!现在才说有什么用!表姐肯定是有专车的,而且她还走VIP通道呢,能节省多少时间啊。”

    “我这不是怕麻烦人家吗?”

    “麻烦什么麻烦,咱们都是一家人好吧。”顾又菱不满的道,“江家能有现在的发展,还不是顾家帮扶的,你也是顾家的人啊!他们不应该给你更多的回报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当初你姥爷是把财产平分给我和你姨妈的,是你姨妈运气好,找了个有经商天分的好老公,才发家致富有了现在的产业,是我自己不争气,遇见了你爸那个人渣,不仅把你姥爷给我的钱都败光了,还欠下一屁股的债……要不是你姨妈家帮忙解决,我们现在都还得东躲西藏的过日子呢。”

    这话,顾梦周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顾又菱都听得烦了。

    她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管怎么说,江家能有现在的成就,全靠我姥爷家帮衬,他们理应给我们一些好处才对,却偏偏那么抠门,什么都不给,真是越有钱越抠!”

    “好了,车来了,上车吧。”顾梦周也不再多说了,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上了车顾又菱还在碎碎念着,“表姐也来了原京,妈,你想办法约她吃个饭呗,她现在人气和热度非常高,娱乐圈的顶流,若是能帮我牵个线让我顺利进入娱乐圈,等我红了就不差钱了。”

    “我是约了的,不过没有说具体时间。”

    “那一会儿回家后你再跟她说说呗。”

    “好吧。”顾梦周不好拒绝,只能答应,“对了又菱,你来原京有一段时间了,知道江羡和她老公是怎么回事吗?”

    “我哪有那个机会见到他们呀!”

    顾梦周想想也是,“之前我在网上看见新闻说他们已经离婚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那个乔忘栖啊,已经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了,说不定两人还真的离婚了。”顾又菱一边打量着自己刚做的美甲,一边嫌弃的道。

    乔家变故一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

    特别是原京这边,传言更多,只需要稍稍一打听都知道。

    而且顾又菱来原京发展的时候,原本还想巴结一下乔家的,没想到乔忘栖就被乔家提了出来,她还气恼了一阵呢。

    “如果是的话,那你表姐可能有别的人了。”

    “你怎么知道?”顾又菱好奇的问。

    顾梦周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刚才在你表姐的包里看到了基本孕妇看得书,估摸着她可能是怀孕了。”

    顾又菱听到这话,立即坐直了身子问,“你确定?”

    “我不敢确定,她穿得很宽松,看不大出来,不过她以前的穿衣风格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是在故意掩盖什么。”

    顾又菱眼睛微微一转,“这可是个大消息啊,要是卖给媒体,那就赚大发了。”

    “不行啊!这要是让你姨妈知道了,肯定会发火的,又菱你可不能这样做。”顾梦周急忙劝道。

    “我就说说,你还真以为我会这样做么?”顾又菱赶紧改了口风。

    “那件事情之后,你姨妈本就不喜欢我们,你可不能再火上浇油了,知道吧。”顾梦周不厌其烦的叮嘱着。

    “知道了知道了。”顾又菱重新戴上墨镜,有些烦躁的道,“我睡会!到了再叫我。”

    ……

    应粉丝的要求,秦粤帮江羡安排了一场直播。

    没办法,江羡缺席了好几场宣传,粉丝们都想念得紧,再不出现的话,怕是要惹‘众怒’了。

    晚八点,江羡准时出现在了直播间,很粉丝聊天互动,顺便发放奖品。

    她的奖品特别丰厚,加上粉丝众多,没一会儿直播间就爆满了,直接登顶了直播平台热榜第一。

    而且甩第二名很远,数据是绝对的断层。

    众人这才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顶流!

    直播间特别设置了不能送礼物的,所以粉丝们都还挺遗憾的,最终只能将热情变成弹幕,导致她直播间的弹幕不停的起飞,快到都叫人看不清。

    江羡和粉丝说着《影形人》背后的故事。

    忽然有人给江羡送了礼物。

    江羡看到还愣了一下,问秦粤,“你不是关了吗?怎么还有人送礼物?”

    秦粤也疑惑,“我是关了啊。”

    直播间里的粉丝也是一头雾水,纷纷刷屏问。

    【他为什么可以送礼物!】

    然而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众人之看见一个用户名叫用户1519599187的用户不停的给江羡送礼。

    道具还是玫瑰!

    时常玩这个直播平台的人都知道,这里最贵的道具是金兰,一千块钱一朵。

    却不知什么时候出了玫瑰这样的道具。

    可事实就摆在众人面前,让人不得不为之信服。

    这人豪横得很,送玫瑰也不是一朵一朵的送,而是999朵起送。

    999也就算了,还连击的送,送得人眼花缭乱的。

    江羡不得不出声阻止,“用户1519599187,谢谢你的玫瑰,不过请不要再送了好吗?”

    然而,并没什么用。

    这是一位有自己想法的粉丝,他依旧坚持己见的送着。

    最后气到江羡不得不放狠话说,“你要是再送的话,我就关直播了!”

    这才成功的阻止了这位有想法的粉丝。

    有闲着蛋疼的人跑去统计了一下道具数量。

    这一统计,人都傻眼了。

    见过豪横的,却没见过这么豪横的。

    999一束的玫瑰道具,价值九十九点九万,这家伙连着送了十束,总价值九百九十九万!

    够豪!

    还是贫穷限制了想象。

    江羡让秦粤想办法联系一下这位刷道具的粉丝,好把这笔钱退回去,自己则继续直播。

    然而秦粤找了好几方的人,都没能给出一个准确的解释和答案。

    都说不知道为什么关闭送礼通道还能送礼。

    都查不到这位送礼的人是谁!

    甚至非常笃定的说平台并没有出玫瑰这款道具。

    等江羡直播结束,秦粤才把这个消息告知了江羡。

    正在卸妆的江羡怔了怔,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

    她还记得之前文允诺直播的时候,她跑去文允诺直播间送礼,顺道跟乔忘栖埋怨说这个平台只有金兰,没有白莲。

    乔忘栖拿着电脑顺手改了点东西,她打赏给文允诺的道具就变成了一朵朵盛开的白莲。

    现在看来……这两件事似乎能串联起来。

    “羡姐,这打赏怎么弄啊?退都退不回去。”秦粤还在危难了。

    江羡却说道,“收下吧,给我买好吃的去,对了,再给咱工作室的人每人送一个H家的包包,十万以内随便选。”

    秦粤,“???”

    羡姐这就收下了?

    不是她的做派啊!

    虽然她平日就很大方,可她从来不收粉丝的钱,这是怎么了?

    “看着我做什么,这钱你就心安理得的花,知道吧。”

    “可是……”

    “别可是了,是乔忘栖打赏的。”

    “……”

    秦粤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瞎操心。

    果然还是有钱人会玩,打扰了。

    等秦粤出去给她买吃的去之后,江羡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明明自己都没钱了,还这样破费。”

    她想了想,忍不住拿起手机给乔忘栖转账。

    乔忘栖一直看完江羡的直播后,才回到工作之中,刚忙没一会儿,桌上的手机响了响。

    他扫了一眼。

    【您账户6847收到金额13145200元,付款方:江羡。】

    男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赚了。

    ——

    阿璃璃:好想穿书乔忘栖啊!!!

    我争取还写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