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翁宛儿落荒而逃的背影,江羡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十一,你嘴巴这么毒,不讨女孩子喜欢的。”

    “讨粤粤喜欢就行了。”乔十一颇为自豪的道,“再说了,我这可都是跟粤粤学的,她不敢嫌弃我。”

    “哦,所以你追到粤粤了吗、”

    乔十一挠挠头,“嫂子,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江羡听了一阵叹气,拍了拍乔十一的肩膀说道,“你可要加把劲啊十一。”

    说起这事儿,乔十一就备受打击。

    别的男人变有钱之后,都特别招女人喜欢的。

    可到了他这里,就变了样了。

    秦粤得知他成了乔氏的执行总裁后,两人就变得生疏了。

    她总有意无意的和乔十一保持着距离。

    乔十一憋屈太久实在忍不住了问她原因。

    秦粤说,“你现在太优秀了我配不上。”

    乔十一那个气啊。

    太优秀也是罪?

    “不说这个了,嫂子,你来宴会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我们一起过来呀,省的有些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跑来叨扰你。”乔十一说起都是气。

    他一路走过来,多少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越听越来气。

    要不是法治社会的限制,他早就抽那些人嘴巴子了。

    “别人爱说就让他说去,我又不痛不痒的有什么关系,到是你,刚接管集团不久,不要轻易得罪人,能来这里的,都不是简单的人。”江羡提醒着他。

    乔十一不以为意,“反正我有嫂子罩着,没在怕的!”

    江羡都有些忍俊不禁,“今天就你一个来的?”

    “一会十姐姐也来,二哥二嫂也在的。”乔十一趁势问道,“要碰个面吗?我叫他们过来。”

    “别了吧,我就像一个人静一静。”江羡婉拒的道。

    然而她拒绝的话说得太晚了,乔二爷和其夫人已经走了过来。

    “弟妹,好久没见了,你可还好啊?”许楚淇拉着江羡说话,十分的热情。

    一旁的乔二爷还有些别扭,被许楚淇拐了一下后,才赶紧打招呼,“弟妹好。”

    江羡也礼貌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那次事件之后,乔二爷果然转了性,开始认认真真的搞事业了。

    乔家也很和谐。

    只是……家庭会议上始终少了两个很重要的人。

    但每一次的家庭会议,乔十一始终会让人把位置准备着,哪怕人没来,但位置永远存在。

    这也是乔家所有人都默许的事。

    许楚淇和江羡聊了起来,女人嘛,无非是护肤啊美容啊衣服啊首饰啊之类的。

    当然也料到了江羡的电影,许楚淇这会儿就像个小迷妹一样,和江羡聊个不停,气氛和谐。

    男人们插不上话就在边上守着,像保镖似的。

    没一会儿乔觅荷也来了,一来就直奔着江羡来了。

    原本孤身一人的江羡,不到二十分钟,身边就围了一圈的人。

    都是乔家的人。

    这架势,难免会叫人刮目相看。

    所有人都在猜测,江羡现在和乔家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其实江羡知道,他们这么围着自己,是为了给她撑腰的,好觉那些多事之刃闭嘴!

    尽管他们不说,但江羡能感觉出来。

    她还挺感动的。

    但感动之余,又有些落寞。

    如果乔忘栖能看到这一幕,该多好啊。

    这可是他一直想要实现的画面呢……

    此时的乔忘栖,已然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席先生亲自去接的乔忘栖,并且没让其他人看见。

    到了宴会之后,两人

    就一直在楼上商讨事情。

    直至席先生的助理进来和他说江羡到了。

    他本打算亲自去迎接的,却被乔忘栖叫住了。

    他说,“她现在应该不想被人打扰。”

    席先生听了他的建议,没有去打扰江羡。

    但江羡那边发生的事情,乔忘栖和席先生都是知情的。

    翁宛儿去为难江羡的时候,席先生还想去帮忙解围的,结果乔十一就出现了。

    “乔先生,你不打算去跟你夫人见一面吗?”席先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再等等吧。”

    其实他内心的答案很明确。

    他想,特别想,疯狂的想见江羡。

    但他还没有彻底的恢复。

    头还会不定时的痛,也不能长久的站立。

    席先生是个聪明人,没有过多的去打听别人的事,只是说道,“我刚叫人去准备了一些面具,打算弄个面具舞会什么的,或许很适合乔先生。”

    面具舞会……

    的确很适合。

    乔忘栖默许了。

    席先生让人送上了面具,是一张兔子面具,能遮住脸的那种。

    遂起身说道,“我得去宴会上露个脸了,乔先生请自便,如果有什么其他需求,随时通知我。”

    “嗯。”乔忘栖拿起了面具,思忖半晌,终究是抵不过这种致命的诱惑。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小会就好。

    只一小会就好。

    他想凑近看一看她。

    席先生出现在宴会现场,打完招呼后并宣布一会有假面舞会。

    乔觅荷听了很激动,硬拉着江羡去参加。

    江羡也挺无奈的,她想拒绝,毕竟自己还怀着孕呢。

    可她总不能找这个借口拒绝吧。

    还没等她想到合适的说辞,乔觅荷已经拉着她到了选面具的地方。

    “嫂子你看这个,好合适你啊!”乔觅荷拿了一张狐狸面具给她。

    江羡顿时想起刚刚翁宛儿说的狐狸精,脸上写满了拒绝。

    但乔觅荷执意说那张面具很合适她。

    江羡推拒不了这种热情,只能配合的戴上了。

    “先说好,我不跳舞的。”江羡阐明立场。

    “好好好,不跳,你不跳我也不跳,我陪着你。”乔觅荷哄着她。

    两人到了另外一个厅,这里气氛已经起来,已经有人入了舞池在跳舞了。

    昏暗的灯光让每个人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在这里,你可以向任何一个你喜欢的人发起跳舞邀请。

    江羡才刚入场,就接连来了三四个男人邀请其跳舞。

    她全都拒绝了。

    只想陪乔觅荷转一转之后就离开的。

    “呀,兔子!那个兔子面具好特别!”乔觅荷突然拉着江羡说道,“嫂子你看。”

    江羡顺着她指的视线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咦,人呢?怎么突然就不见了?”乔觅荷还挺疑惑的。

    这会儿也有人来邀请乔觅荷跳舞了,她也准备拒绝,被江羡劝了一句,“去吧,就当是放松了。”

    “那你呢?”

    “我转转,你还怕我走丢了不成?”

    “那我就去跳一支!只跳一支!你等我啊嫂子!”乔觅荷接受了邀请,兴匆匆的去跳舞了。

    江羡又婉拒了三个人,她视线随处看了看。

    原本是很闲适的,可却在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后顿住。

    一晃而过的人影,让她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双腿更是带着她不由自主的往那边走去,可她面前来了好几个邀请她跳舞的人。

    “美丽的小姐,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不了,谢谢。”江羡伸长脖子往那边看去。

    可那边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人了。

    等江羡穿过人群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她有些落寞,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所以才把旁人误认为是乔忘栖。

    而且这种宴会,他又怎么会出现呢。

    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她转身准备离开舞会。

    “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江羡怔了怔,看了看眼前这张带着狼图腾面具的男人,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是你啊?”

    “嗯,可以跳一支舞吗?”男人继续问道。

    “恐怕不行。”江羡还是拒绝。

    “那你要出去吗?我陪你。”

    “你不是要跳舞吗?”江羡不解的问。

    男人轻笑出声,“我本来是奔着你来的,如果你不跳,那我也不跳了。”

    江羡都被他逗笑了,“那出去?”

    “好。”

    两人一同离开了假面舞会,到了外面后才各自摘下了面具。

    “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你。”江羡笑着和封尽臣打招呼。

    他就是那位带着狼图腾面具的男人。

    “我也挺意外的,本来想来跟你打个招呼的,但又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影响,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席先生宣布有假面舞会,我才找到个借口去和你打招呼的。”封尽臣细致的解释着,眸色温柔。

    “这么拘谨做什么?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江羡三言两语就把问题结局了。

    封尽臣藏住眼底的失落,笑着点了头。

    两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聊了几句,乔觅荷这会儿也出来了。

    江羡招招手让她发现自己,乔觅荷便快步走了过去,“嫂子,不是让你等我的么?”

    “我看你跳得很尽兴,不想打扰你,就先出来了,反正你跳完自然会来找我。”江羡还抬手给她整理了一下被面具弄乱的头发。

    乔觅荷视线落在了封尽臣的脸上,问,“这位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封尽臣,是云深集团总裁,很高兴认识你,乔小姐。”封尽臣绅士的和乔觅荷打着招呼。

    乔觅荷是大家闺秀,自然懂礼节,也和他握了手。

    江羡很大方的说,“我和他是朋友,你应该也知道他的吧,无字。”

    “我说怎么有些眼熟呢!原来你就是无字啊!”乔觅荷认出来之后,语气都兴奋了不少。

    到底是江羡的粉丝啊,对江羡在娱乐圈的事特别的了解。

    先前江羡和无字代言吃鸡游戏的时候互动过,乔觅荷自然是记得的。

    但她显然不太懂,无字不少电竞选手么?

    什么时候又成了云深集团的总裁了?

    两人看上去还很熟的样子……

    乔觅荷突然在心里为她家九哥捏了一把冷汗,暗搓搓的想,九哥你再不回来,就啥也没有了!

    此时,乔忘栖也见到了这一幕。

    危机感爆棚。

    他一直都很相信江羡,知道她不会轻易变心的,更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变心。

    但是!

    他相信江羡不代表他也相信其他男人啊!

    在他看来,别的男人多看一眼江羡,他都觉得是在跟自己抢江羡!

    ——

    江小羡:知道急就好,嘿嘿。

    乔忘栖:就很气。

    封尽臣:今天也是个工具人。

    两更啦,晚安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