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实在无聊,哪怕有人陪着,江羡也觉得百无聊赖。

    要不是为了打听无双的消息,她是真不想继续留下。

    可宴会时间过去一半,她愣是没看出半点端倪,不得不感叹无双的人藏得很深。

    最后实在烦闷了,便打算提前离场。

    既然要提前走,肯定得去跟主人家打个招呼的,就找了服务员带自己去见席先生。

    席先生听闻江羡要走,还挺惋惜的,反有些歉意的道,“实在抱歉,照顾不周,还请见谅。”

    “席先生客气了,宴会准备得很好,并没有不周到的地方,是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没别的意思。”江羡解释道。

    “其实时间还早,如果江小姐觉得累了的话,我这边有准备客房,江小姐可以过去休息休息的。”席先生极力挽留。

    江羡还是拒绝了席先生的好意,“不了,谢谢席先生的盛情。”

    “好吧,我也不强人所难了,我送送你。”席先生绅士的送她出来,“江小姐,从这边走吧,这边走更清净一些。”

    “好。”江羡没有多想,随着他穿过大厅后的一片花园。

    风掠过长廊,带来些许凉意。

    花园里的灯光不似宴会现场那般光鲜亮丽,多了几分朦胧的意境。

    连带着把江羡原本的一些浮躁都吹散,步伐不由得轻快了许多。

    走过长廊,有一座小小的木桥,木桥的前面便院门了。

    木桥的左侧则有一处亭子。

    江羡随意的扫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就是舞会里的那抹身影。

    她脚下的步伐一顿。

    席先生也跟着停下,问道,“怎么了?”

    江羡没有作答,思索了一秒,便直接往亭子走了过去。

    席先生也及时跟上。

    可等她赶到凉亭的时候,那里只有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

    江羡端着茶水闻了闻,是熟悉的铁观音。

    温度尚可,说明她没看错。

    “席先生。”江羡突然回头对席先生说道,“我突然觉得再留一会儿也可以,劳烦你帮我准备一间休息的客房。”

    “好的!”

    席先生叫来了助理,叮嘱她帮忙照顾江羡这个贵客,不能怠慢。

    江羡谢过席先生之后,就跟着助理去了休息室。

    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了两圈,最终决定冒险试一试。

    她让服务员帮忙自己去找个朋友过来,且只告诉了服务员对方的名字叫封尽臣。

    服务员并不认识封尽臣,想问江羡拿照片相认什么的。

    江羡却道,“你用广播寻人即可,他听到了会来找你的。”

    对于她的这个安排,服务员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照做了。

    没一会儿,现场的广播就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广播,封尽臣还挺疑惑的。

    江羡有他的手机,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打可以直接打电话。

    可她却让服务员这么公然的找他……

    封尽臣眸子微微一眯,顿时明白江羡的用意了。

    他配合的去找了服务员,请她带自己去找江羡。

    另一边,席先生又去找了乔忘栖,和他说了一下江羡的事。

    得知江羡留下了,乔忘栖便知道藏不住了。

    而且他也想见江羡了,控制不住的想见她。

    他正打算跟席先生道别,离开宴会直接去龙州府等江羡回来。

    然而才刚说出口的话,就被江羡的一场广播寻人给扰乱了阵脚。

    他急到有些失态。

    席先生笑道,“看来乔先生要再多留一会了。”

    “她在那间休息室,劳烦带我过去一趟。”乔忘栖急切的道。

    “我陪乔先生过去。”

    “谢谢。”

    乔忘栖的步伐止不住的迫切,生怕自己晚去了一秒就错过什么很重要的人一样。

    到了休息室门口,席先生又识时务的说,“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谢谢。”乔忘栖再次谢过席先生。

    待席先生一走,乔忘栖就敲响了那扇门。

    席先生等到了电梯,在电梯里与封尽臣遇上了。

    封尽臣和席先生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去找江羡的,被席先生叫住了,“封总,你是去找江小姐的吧,她现在可能不太方便见你,要不我们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封尽臣看了看他,又细细的品了他的话,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只好作罢,回到了电梯和席先生一起离开。

    ……

    江羡在休息室里来回的踱步,心情有些忐忑。

    她就想赌一把,赌乔忘栖会出现。

    可她心里其实是没底的,所以才会这么忐忑。

    来来回回走了好一阵,房门总算被敲响了。

    江羡停下踱步,视线迫切的看向了房门,心也跟着砰砰的跳。

    她拿不准门口的人是谁。

    是封尽臣……

    或者是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她紧张到想咬手指,又怕太没形象,只能克制着自己很激动的心情走向了门口。

    敲门声响了三下后就停下了,外面听上去安安静静的。

    江羡差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所以有些紧张的开口,“谁啊?”

    没人作答。

    但敲门声再次响起。

    江羡这次不再迟疑,猛然的打开了房门。

    门外,是她想见的人!

    江羡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太容易感性的人,毕竟大风大雨大浪都见过。

    她以为自己能很平静的面对。

    可真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红了眼。

    好像从这一刻开始,眼泪就不受她控制了,不停的往外掉。

    人更是激动到说不出话,哽在了喉咙。

    最后只能抬手去锤乔忘栖。

    一下,一下……

    乔忘栖都受着。

    在江羡打了他五下之后,他直接抱住了江羡。

    这种真实相拥的感觉,让乔忘栖有一种自己总算活过来的感觉。

    他将头埋在江羡的脖颈李,深深的汲取着她的味道,“江小羡,你可真会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啊,我认输,在你面前,我永远认输。”

    江羡打到没力气了,就只能任由男人抱着。

    不想交别人看见这一幕,乔忘栖抱着她进了屋并关上了门。

    一转身,他就将江羡抵在了门上,急切的吻了上去。

    江羡气到要躲开。

    乔忘栖却直接固定着她的头强吻了上去。

    她不得不挣扎起来,最后一把推开了乔忘栖。

    男人猝不及防就被她推倒在了地上。

    看他摔倒,江羡又紧张起来,“我也没用什么力啊。”

    乔忘栖坐在地上缓了缓,脸上是浅浅的笑意,“羡羡,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什么迫不及待?”

    “如果你想在地板上,

    也不是不可以,我愿意配合的。”

    “臭流氓!”江羡气恼的骂道,原本的愧疚都被气到消散了。

    乔忘栖缓了一会才起来,没叫江羡看出任何端倪。

    江羡这会儿还气鼓鼓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乔忘栖,也打量着他。

    他剪了头发,人也瘦了不少,脸部线条都立体了很多。

    看上去像是吃了不少的苦……

    只是这么一想,江羡的气又降了不少。

    说到底还是因为心软。

    剩下的那点气,多看两眼乔忘栖的脸,就彻底的没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

    “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直躲着?你知不知道我满世界的在找你?”江羡一股脑儿的把困扰在心里的问题都问了出来,“我都说了,我又不在意你有没有钱,你没钱我可以养你啊!当初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就说了,我可以养你的!”

    要不是不合时宜,他怕是要忍不住笑出声。

    所以她以为自己躲起来,是因为变穷了?

    这个傻女人!

    “对不起。”乔忘栖抱着她道歉,“让你担心了,以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在家让你养我,老老实实的吃软饭,你可不可以不生气?”

    “不行!”江羡一口回绝,“这次你惹到我了,我不可能那么快就原谅你的。”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不知道,反正现在不能原谅你。”

    他到不介意她生自己的气,生气就说明还在意。

    乔忘栖安心了不少,随即提出意见,“好,你可以生气,可以打我,也可以不原谅我,但是江小羡,咱们得先说好,不管怎么闹,你都不能再用别的男人来刺激我了,我可承受不了这种刺激!”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刺激你?万一是假戏真做呢?万一我真的变心了呢?”

    “我不许!”男人霸道的说道。

    江羡气哼哼道,“谁叫你消失这么久的!你要是还不出现,说不定我就真的变心,爱上别的男人了!”

    乔忘栖气到咬牙切齿,“你试试!”

    “万一呢?”江羡就故意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

    谁叫他消失这么久的!

    她就是要气他!

    “万一有这么一天,我就直接把你从别的男人身边抢过来,把你关在我家里不让你出门!谁都不能抢走你!”乔忘栖恨声恨气的道,就差双眼冒火了。

    看他这样,江羡心里平衡了不少,“那你得好好看着我,再玩消失,你可能就真的失去我了。”

    “不会了。”乔忘栖抱着她保证着,“再不会了。”

    只此一次,他就尝到了思念刻骨的味道。

    那滋味,不好受。

    就再也不想经历了。

    江羡这才松了口气,问乔忘栖,“对了,这是席先生的宴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以前有过一点交情。”乔忘栖解释道。

    这个说法是成立的,毕竟乔忘栖以前在原京的地位,用呼风唤雨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那时候的席先生,还不及今天的地位,自然愿意认识乔忘栖这样的人。

    江羡到也没多想,拉着他往外走,“那我们去跟席先生说一下吧,我想回家了。”

    “不用亲自去说的,让人转达一下也可以。”

    “也可以。”

    于是两人一起离开了宴会,直接回了龙州府。

    这一路,两人的手一直十指紧扣着。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万恶的周末,好不容易可以坐下来码字了,切菜的时候又把手切到了,真的是……想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