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没作答。

    乔忘栖迅速低下头去看。

    无奈光线有些暗,看不清,正纠结着要不要去开灯的时候。

    江羡的肚子又动了一下,这一次的感受更明显。

    乔忘栖整个人都僵住,有点慌又有点紧张,“羡羡?”

    他像个六神无主的莽撞少年一样,慌乱不已的看向江羡。

    江羡终究是没崩住笑出了声,这才拉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

    “羡羡……”

    “嘘。”江羡嘘了一声,让他别说话。

    男人果然静默下来,把所有的感觉都放在了那只摸着她肚子的手上。

    等了大约两分钟,肚子又鼓了一下。

    乔忘栖像是被烫到一样,急忙缩回了手。

    江羡大笑出声,“吓到啦?”

    “怎么回事!”

    “这得问你啊。”

    “问我?”乔忘栖愈发的困惑了。

    江羡索性打开了灯,掀开被子,挺着肚子好让乔忘栖看个真切。

    当男人看到她鼓起的小腹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

    “喂,不说喜极而泣吧,至少也不要这幅受惊吓的表情好吗?”江羡见他那表情,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乔忘栖这才反应过来问,“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

    他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还记得你回乔家那天我给你发消息说,等你回来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吗?”

    他当然记得,所以猛点头。

    “那次就准备告诉你的,谁知道你出事了……”江羡不想多提这件事,就一语带过了。

    乔忘栖总算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定定的看着她的肚子,“所以……我当爸爸了?”

    “嗯,开心吗?”江羡笑着问他。

    “比起开心,我现在更愧疚更自责。”乔忘栖慢慢伸出手,想摸一摸她肚子。

    可又有些害怕,不敢碰,仿佛怕弄疼她一样。

    江羡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肚子上,让他再真真切切的感受一下。

    最最真实的触感,让男人的心一点点的柔软下来,最后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他忍不住弯下腰,将脸轻轻的贴在了江羡的肚子上。

    当然是听不出什么来的,可他却觉得很神奇。

    他和江羡孕育了一个生命。

    乔忘栖没忍住亲了亲她的肚子,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特别的小心,“会疼吗?”

    “不会呀。”江羡有些忍不住想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

    “我听说女人怀孕会很辛苦,你有没有觉得很辛苦?”乔忘栖担心的问。

    “还好。”江羡摇头,毕竟这孩子一直很乖,没有怎么折腾她,不像洛锦一那样折腾她妈。

    乔忘栖觉得江羡这是在宽慰他,而隐瞒了怀孕辛苦的事实,就秒变严肃脸的对着江羡的肚子说道,“里面的给我听着,不能折腾你妈妈,你可以忍一忍,等你出生了你可以来折腾我。”

    江羡被他给逗得,“他现在还听不懂话呢!哪有你这样吓唬孩子的。”

    “我是怕你辛苦。”

    “没有,不辛苦,吃得好睡得好的,就比如我现在已经到时见睡觉了,所以乔爸爸,你也赶紧睡觉好吗?”

    乔忘栖这才护着她躺下,“好,你睡,我不吵你。”

    他也跟着躺下,但却一直很小心的护着她的肚子。

    江羡想说没必要那么紧张的,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索性不说了,让他担心担心也行。

    她也确实困了,加上乔忘栖安全回来,心里那块悬了很久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整个人轻轻松松的,没一会儿陷入梦乡

    ,安稳的谁在了乔忘栖的怀里。

    乔忘栖没有困意。

    他还在努力消化这件事情。

    之前江羡曾和他说过想要一个孩子的,他当时虽然答应了,却没有真的做好准备。

    加上他对女人生孩子这件事带着抵触心理,就没想过那么早生孩子的。

    至少应该让江羡再多玩几年,玩到不想玩了,再来说生孩子的事。

    也方便他们多过过二人世界。

    然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这个孩子就这么来了……

    此刻男人心理都是愧疚,愧疚自己错过了这段时间的陪伴。

    他无法想象,她刚怀孕的时候,自己又消失不见了,她得有多担心呐。

    乔忘栖抱紧了怀里的女人,暗暗在心里发誓,以后要十倍百倍的对她好,来弥补这些遗憾。

    夜里,乔忘栖悄悄起床,拿着手机到了阳台坐下。

    他先给宫骞发消息,告诉他计划有变,让他明天到龙州府来一趟,自己有新的安排。

    又给万寒烟发消息,让她给自己准备一些药,比如特效止痛药或者急救类的药物,以防万一。

    还吩咐席年明天帮他买一些东西来,比如孕妇手册,以及孕妇食谱等。

    安排好之后,他又打开了浏览器,上网查询怀孕后要注意的事项。

    他看得很仔细,瞧见有用的,还会复制到备忘录里。

    ……

    乔十一一大早就赶到了龙州府,因为不敢贸然敲门,只能在门外转悠着,找各种窗户和门往里面看。

    当他看到乔忘栖下楼后,立马兴奋的跑到门口敲门。

    乔忘栖打开了门,一点也不意外是他,却还是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你来这么早做什么?”

    乔十一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哪里早了。

    不过他不敢说,只道,“九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我都快担心死了!你没事吧,我看看。”

    乔十一绕着乔忘栖走了好几圈,恨不得把他上上下下检查个便。

    最后被乔忘栖制止说道,“头都被你绕晕了。”

    乔忘栖去厨房准备给江羡做早餐了,乔十一也跟了进去,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吵得乔忘栖头痛,“你给我去外面坐着,闭上嘴。”

    “九哥……”

    “闭嘴!”

    乔十一只好委屈巴巴的去外面坐着且闭上嘴。

    等乔忘栖做好了早餐,江羡也差不多睡醒了。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身侧的人,然而身侧空空如也,连被窝都凉了!

    这个发现让江羡心里狠狠的紧了一下,都顾不上穿鞋子就跑下楼来,“乔忘栖!乔忘栖!”

    乔忘栖正端着早餐呢,听到江羡焦急的声音,急忙回应她,“羡羡,我在这里呢。”

    看到他人,江羡慌乱的心才得到了安抚。

    她松了一口气,努力的笑了笑,“没事,你在就好。”

    乔忘栖这才注意到她还赤着脚,急忙放下手里的碗往快步往江羡走了去,“你怎么赤着脚下来了,多冷啊。”

    “忘了。”江羡随口道。

    乔忘栖把自己的鞋脱下来放到了她面前,“穿我的鞋上去吧。”

    江羡就冲他笑,“诶,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发挥你的男友力,抱我上去的吗?”

    乔忘栖眼神闪了一下,道,“我怕把你摔着,我可以扶着你上去。”

    “跟你开玩笑呢,你那么紧张。”江羡推了推他,“好了,我还不至于要人扶着上楼,你先去找鞋穿上,我上楼去洗漱,一会就下来。”

    “好,慢点,别摔着了。”乔忘栖再次提示道。

    江羡挥挥手,就当是回答他的交代了。

    等她上了楼,乔忘栖才去找了双鞋穿上。

    乔十一目睹了这一幕,忍不住双手托着下巴,一脸艳羡的道,“九哥,你和嫂子怎么还这么恩爱啊!一回来就喂我吃狗粮。”

    “是你自己要跑来吃狗粮的。”乔忘栖很无情的揭穿了他。

    乔十一,“哦。”

    瞎说什么大实话!

    “九哥,你有什么打算没有啊。”乔十一巴巴的望着乔忘栖问道。

    “有啊。”

    乔十一立马坐直了身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什么打算?”

    “陪江羡。”

    乔十一,“……”

    新鲜的狗粮。

    嗝,好撑!

    “那除了陪嫂子呢?”乔十一不死心的问道。

    乔忘栖扫了他一眼,无情的道,“没了。”

    终究是白问了。

    乔十一不得不认清这个事实……

    算了,慢慢来吧,万一九哥哪天想通了,说不定就回乔家了!

    他希望有这么一天!

    特别希望!

    江羡洗漱完下楼,吃上了可口的早餐,心满意足得很。

    这一刻她才觉得一切都是真实的,乔忘栖真的回来了。

    乔十一蹭上了饭,却管不住自己的嘴,一直跟乔忘栖打听他这几个月的事呢。

    一开始乔忘栖还象征性的回答几句。

    乔十一问,“九哥,你这段时间干嘛去了啊?为什么不回家呢?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嫂子又多担心!”

    “我当时出了车祸,受了伤,一直在养伤。”乔忘栖回答道。

    江羡心里紧了紧,担忧的看向他。

    乔忘栖立马说道,“已经没事了,好了。”

    “那后来呢?”乔十一又追问。

    乔忘栖直接给他一块面包试图塞住他的嘴,“吃你的饭。”

    “哦。”乔十一被乔忘栖用眼神恐吓了,只能老实吃饭。

    江羡则关心的问道,“孟沂深说你当时的伤很严重,是不是养了很久?”

    “嗯,是养了一段时间。”

    “那又是谁带走的你?”江羡追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他认识比较好的医生,就没有经过我同意直接带我去救治了。”

    江羡就不解了,“你的朋友为什么会抹掉你的踪迹,连我都查不到。”

    “他是个比较小心的人,在这边有仇家,所以就抹掉了踪迹。”

    “原来是这样。”

    似乎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不管江羡信不信,这是乔忘栖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说辞了。

    其实大部分都是真的。

    他的确是因为伤势过重,被紧急带走的,还找了万寒烟这个妙手仁医给他做手术。

    后来也的确是因为要养伤,没能及时赶回来。

    只不过他瞒了带走他人的身份,以及伤势的严重性。

    江羡没有多问,她始终觉得,不管真相是什么样,他回来就好。

    他说的,她也愿意去相信。

    三人吃完饭,乔十一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乔忘栖给江羡切水果,看似很随意的,可语气又很明显的问乔十一,“公司不忙?”

    “忙啊!忙得团团转的,怎么可能不忙!”乔十一急忙说道,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乔忘栖,仿佛在说,所以九哥你赶紧回乔氏好吗!

    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

    写到深夜一点了……难受

    看到有粉丝说我手被切了还在卖橘子呢!

    哎,我也没办法呀,得帮我姐卖呀,谁叫是我亲姐姐呢!

    每天忙晕,特别周末,只能熬夜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