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江羡睡得格外的好。

    就如她所说的那般,怀孕之后的她能吃能喝能睡的,宝宝也不折腾人。

    再加上乔忘栖回来了,她彻底放松下来,睡得更踏实了。

    乔忘栖一直等到她睡安稳后,才会悄悄起床去书房。

    艰难的坐在椅子上后,他才有时间去检查自己的腿。

    长时间的行走给还没怎么恢复好的腿带来了很大的负荷,每到夜里总会疼得难以入睡。

    可他又不想让江羡知道,就只能自己忍着。

    或者等她睡着之后,到书房里吃止痛药缓解。

    万寒烟给的药明显不够了,他再次给万寒烟发消息,让她给自己准备更多分量的药。

    万寒烟看到药量后,整个人都惊了,迅速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过来,“栖少,你这样吃下去不行的!不能再加药量了!”

    “我心里有数,你只管给我准备就行。”

    “疯了!真是疯了!”万寒烟阻止不了乔忘栖,只能自恼,“这可是你自己要的,吃出什么事可别怪我。”

    乔忘栖挂了电话。

    气到万寒烟原地抓狂。

    就没人能制得住乔忘栖吗?!

    好吧,好像是没人能制得住。

    反正她不行,义父也不行,其他的就更别说了。

    乔忘栖吃完止痛药,缓了缓,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起公事来。

    为了把吃软饭这个标签进行到底,他自然不能在江羡面前露马脚,所以只能抽空处理一下。

    这一忙就是三小时,算算时间,江羡差不多要起床上厕所了,乔忘栖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床上躺下。

    果然没过几分钟,江羡翻了个身。

    乔忘栖急忙护住她,也护住她肚子。

    ”哎呀,又要上厕所!”她哼哼唧唧的不想起床。

    月份大了后,总容易尿频,这是江羡最困扰的事情了。

    明明睡得好好的,非得跑厕所。

    “不能憋着,我陪你去。”乔忘栖扶着她起身。

    江羡没睡够就容易闹脾气,总得乔忘栖耐心的哄着才行。

    翌日一早,江羡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乔忘栖正准备早餐呢,见她起床就问,“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想陪你一起去祭拜爷爷。”江羡解释道。

    乔忘栖心里一暖,招呼着她坐下,并送上了热牛奶,“那你等一下下,早餐马上就好,我们吃了再去。”

    “嗯。”江羡乖乖的等着。

    其实乔忘栖原本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想让江羡多睡一会儿。

    没想到她还是起床了,他也知道江羡的执拗,知道她想陪着自己,便不忍心拒绝了。

    席年已经候着了,并准备了祭拜需要的东西。

    两人到了墓园,下车的时候,江羡拉着他的手,握紧了他的手。

    乔忘栖回头,看见了她脸上安抚他的笑。

    两人一起摆放祭品,江羡还絮絮叨叨的跟乔元山说话,“爷爷,我们来看你啦,有没有想我们呀……”

    乔忘栖点上香,亲自作揖磕头,然后给老爷子上香,“爷爷,我回来了。”

    江羡肚子大了跪着不舒服,乔忘栖就让席年给她搬了一个小凳子坐着。

    她都不知道乔忘栖

    什么时候准备的小凳子!

    这男人做事总是这样事无巨细的!

    乔忘栖看着墓碑上乔元山的遗像,略有愧疚的开口,“爷爷,对不起,我还是将乔氏还了回去,你要是知道肯定会生气的吧,是我辜负了爷爷的期望。”

    “爷爷会理解你的。”江羡安慰他,“再说了,就算你退出了乔氏,也不会放任乔氏不管的,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肯定会帮忙,这一点爷爷是清楚的。”

    这也是乔忘栖对乔家人许下的承诺,毕竟他亏钱着乔家的这份恩情。

    江羡托着下巴问乔忘栖,“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不是乔家亲生的?”

    “很早了,刚成年不久。”

    十八岁啊,那的确是很多年了。

    算算时间,那时候江羡才十五岁呢,还没出国留学,也正沉迷于玩游戏的时候。

    她安慰的拍拍乔忘栖,“没关系,爷爷已经把你当成亲生的了。”

    “嗯,我知道。”所以即使知道身世之后,他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认认真真的替爷爷管理着乔氏。

    在他心里,乔元山就是自己的爷爷,华瑶瑶和乔正业就是自己的父母,乔家的人都是他的亲人。

    至始至终,都是这么认为的。

    即使他们曾经伤害过他,但那些伤害,终究是抵不过爷爷对他的养育之恩。

    两人陪了乔元山一会儿,就离开了墓园。

    “其实时间还早的,可以再坐一会儿。”江羡懂事的道。

    “太阳太晒了,不舍得让你这么晒着,爷爷会理解的。”乔忘栖解释着。

    好吧,她又被说服了!

    两人刚回到龙州府,乔忘栖就接到了许荡打来的电话。

    “我听程砚安说你回来了!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回来了也不联系哥几个!我不管啊,今晚哥几个给你准备了接风宴,你得来!带上嫂子!我们在老地方等你啊!”

    “我得问一问羡羡,如果她不想来我就不来了,我要陪他。”

    许荡听了一脸嫌弃,“看看你这贤妻良夫的嘴脸!真是够了!不来的话,我们直接来龙州府抢人!就这么说定了!挂了!”

    乔忘栖有些无奈的看向江羡。

    江羡笑,“去啊!怎么不去!也该和朋友聚一聚了,挺好的,我也去。”

    “可能会很吵。”

    毕竟好几个单身狗呢。

    “没关系,给我一盘水果我就能自己玩。”反正她是打定主意要陪乔忘栖一起去。

    或者说,她一秒钟都不想跟乔忘栖分开!

    连乔忘栖都发现了,这次分别后回来,江羡就格外黏人了。

    当然他也乐在其中!

    “好,那就一起去转转,如果你想回家了尽管和我说,我们提前走就是了。”

    “嗯。”

    ……

    “又菱你这个电话打得太及时了!我跟你说,今晚就有个很棒的局,里面的男人个个都是金龟婿,只要你手段好,说不定就能钓上一个来!到时候你大富大贵了,可别忘了够哥我啊!”周够说得眉飞色舞的,恨不得立马就把顾又菱塞到公子哥们的床上去。

    顾又菱也是心动,“确定都是有钱人?现在有很多男的假装自己很有钱,故意出来骗女人的局呢。”

    “千真万确!够哥做事你放心好了!多少我也算你的粉丝,怎么可能骗我女神呢!”周够就差没拍着胸脯作保证了。

    他还压低了声音给顾又菱透露消息,“大姐

    头说了,这次的可都是极品,年轻帅气还特别有钱,最顶级的资源,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那你怎么推我过去呢?”顾又菱还是挺警惕的。

    “当然是因为你足够优秀啊!你的相貌身材都属于上上层的,关键你不是整容脸,我们手里的那些姑娘,好多去整容了,人工痕迹太明显,哄一哄那些大肚腩富商还行,像这种嘴叼的公子哥就应付不了了,所以大姐头一直在四处找品相好的,我推了你,她一眼就看上了,而且你还有才艺啊,可以打造才女人设,有些公子哥就吃这一套的!”周够说得头头是道的。

    顾又菱这才放相信了周够,“那我得去做个造型,打扮得美美的,这样优势更大一点。”

    “可以的!我们培训班里有重金请来的造型师,就是价格有点贵……”周够看了看顾又菱,“不过话说回来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对不对?”

    “这到是。”顾又菱一咬牙,又同意了。

    周够当即就带顾又菱去了他们的工作室,并请了价格比较贵的造型师给她做造型。

    还有专业的老师给她上课,教她如何说话才显得情商高一点,如何才能讨男人欢心。

    几个小时后,顾又菱和一群同样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人,被一个叫琴姐的带着去了一家很高端的会所。

    这种会所一看就很奢靡,门槛很高的那种。

    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已经眼睛发亮,四处好奇的打量了。

    顾又菱嘛,多少比这些女人见识要多一点,毕竟她也参加过几次江家的宴会。

    比起江家奢华,这里根本不算什么。

    很快她们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琴姐非常恭维的和对方沟通着,随后两个男人一个个的看了过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挑选货物一样……

    有的女人故意挺胸,有的故意翘臀,还有的搔首弄姿……

    顾又菱有些紧张。

    两个男人看了一圈后问站成一排的女人,“你们谁有才艺?”

    “才艺?吹箫吹得好算不算才艺啊?”有个女人故意娇嗔着说道。

    这话惹得其他的女人都娇笑起来。

    男人沉了脸,琴姐急忙喝住那些女人,“别人问的是真正的才艺,你们捣什么乱啊!”

    “我会弹钢琴。”顾又菱出了声。

    琴姐和两个男人都看了过去,顾又菱挺了挺胸,“我弹得还可以。”

    “行,就她吧。”最终顾又菱被留下了。

    其他女人都有些不满,但没被选上也没办法,谁叫她们没有才艺呢。

    琴姐笑着跟顾又菱说话,“顾小姐,一会儿你可要好好表现,这些可都是贵客啊,把他们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知道的。”

    “那你就跟他们去见老板吧。”琴姐把她交给了那两个男人。

    顾又菱这才明白,眼前这两个男人压根儿不是老板,真正的老板还没出现呢!

    她再一次提起心来,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个男人后面,出了包间,往另外一边的尊享包间区走去。

    “一会儿你要见的人姓盛,你称他一声盛少即可,他性格有些喜怒无常,所以不管怎么样你都得忍着,知道吗?”带路的男人还在叮嘱着。

    “是。”顾又菱乖乖的点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男人嘛,都喜欢听话的女人。

    _

    先一更,晚上还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