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把顾又菱带到一个更大更奢华的包间,包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香烟和酒精的味道。

    “盛少,这是我们为您精挑细选的女伴,您看看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我们可以重新为您挑选。”带路的男人恭恭敬敬的对那个坐在卡座上抽烟的男人开了口。

    顾又菱所在的位置光线比较好,但那位叫盛少的男人所在的位置比较昏暗,看不太清楚。

    只能看见他手边忽明忽暗的香烟红点。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让顾又菱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身处在黑暗里的男人开了口,“就这样吧。”

    “好,那我们先退下了。”男人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交代顾又菱,“好好伺候盛少。”

    顾又菱微微颔首。

    两个带路的男人离开时把包间的门关上了,整个房间就只剩下顾又菱和那位叫盛少的男人。

    又是一阵沉默。

    顾又菱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她在想自己要不要主动的靠过去。

    可她又有些害怕,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第一次做这种交易。

    可越是害怕,就越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懒懒的接起,“许荡,怎么了?”

    “哦,到了,好,我现在过来。”

    “啥?不让抽烟不让喝酒?那玩什么?养生局吗?”

    “算了,我现在过来吧。”

    盛景淮起身,随手勾起了外套往门口走了过来。

    顾又菱紧张得挺直了背脊,视线紧紧的看着渐渐走进的男人。

    盛景淮走到了灯光下,叫顾又菱看清楚了他的脸。

    好……帅。

    她的心跳都楼了好几拍,脸颊也跟着发热发红,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盛景淮随手把外套搭在肩上,扫了一眼低下头的女人。

    女人的耳朵已经泛红了,手也不安的捏着包带,看来是紧张娇羞了。

    盛景淮不置可否的扯唇笑了笑,然后曲起手臂,“挽着。”

    “啊……好。”顾又菱急忙挽了上去。

    “隔那么远做什么?靠近一点。”盛景淮略有不满的提醒她。

    顾又菱赶紧靠过去,紧紧的靠在了盛景淮的身上。

    盛景淮这才满意的收起了视线,打开门带着她出了包间。

    他走得有些快,顾又菱有些吃力的跟随着他的步伐。

    两人到了会所的后院,这里别有洞天。

    整个园子的布局非常精妙,富有诗意,沿途还有不少名贵花草。

    穿过这方园子,就到了后面的包间。

    顾又菱又一次大开眼界!

    相比起前面包间的那些奢华,在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这里的奢华是属于低调的那种,比如不轻意摆放的摆件,或者是随便的一幅画,都能看出造价不菲。

    甚至还有名画!

    才刚到门口,就已经能听见房间里的谈笑风生了。

    许荡最先看见盛景淮,便伸手打招呼,“这里。”

    “哟,我们的大情圣来了啊,这……又换女伴了?”孟沂深斜靠着沙发,懒洋洋的开口,“我记得上次碰见你的时候,不是这美女呀。”

    “人还没到吗?”盛景淮找了个沙发坐下。

    顾又菱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他身边,稍显拘谨,但还算得体。

    “没呢,为了迁就他们,故意选了离他们住处最近的会所,结果他们来得最晚,真够墨迹的。”许荡吐槽着。

    孟沂深戏谑的笑道,“人家要陪老婆嘛,你不得多担待点。”

    “自打他结了婚啊,出来的次数真是少之又少。”许荡脸上写满了嫌弃,“我就不懂了,两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不腻吗?再说了,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干嘛呢?生一窝孩子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要不你去也去结个婚试试,回头告诉我们你的真实感受好了。”孟沂深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许荡,“呸!少拉我下水!我还想多玩几年呢!再说了,就算要结婚也应该轮到你了,孟叔叔之前不就在催你吗?”

    孟沂深白了许荡一眼,“扫兴。”

    许荡一听忍不住笑了,“看来又被我说中了?这次孟叔叔又用什么手段来逼婚了?”

    “他说他命不久矣。”

    许荡,“……”

    他不得不竖个大拇指。

    孟叔叔真狠人。

    “盛少,我给您倒酒吧。”一直没开口的顾又菱,有些磕磕巴巴的开了口。

    “可别!这儿不让喝酒不让抽烟的。”许荡赶紧阻止道,“那位爷放话了,他老婆怀孕了,所到之处,皆不能出现烟啊酒啊的,不然就不来。”

    “果然大爷。”盛景淮可观的评价了一句。

    “什么大爷?”乔忘栖和江羡一起走了进来,江羡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没忍住好奇的问道。

    三人就笑,没有接话。

    到是盛景淮身旁的顾又菱浑身一僵,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乔忘栖正扶着江羡呢,时刻提醒着她,“小心脚下,慢点走。”

    许荡眼睛望天,“大爷不大爷的我不知道,反正多了个祖宗。”

    乔忘栖没理会她的话,扶着江羡坐下后,第一时间去视线扫描整个屋子,确认一遍没有烟喝酒。

    这会儿顾又菱的头已经快低到脖子里去了,更恨不得自己能原地消失。

    她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有这么难看的时刻!

    为什么她会这么倒霉的遇见江羡!

    乔忘栖这几个好友之中,江羡最不待见的就是盛景淮了。

    虽然她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盛景淮。

    其实一开始也并没有不待见,可洛星的事情之后,她就对盛景淮没什么好脸色了。

    哪怕他还是乔忘栖的朋友!

    可能别人无法理解,但洛星是她的闺蜜,她是无条件站在闺蜜这一边的。

    所以从进来之后,江羡就没看过盛景淮那边,没多给一分眼色。

    到是乔忘栖在检查房间有没有烟酒的时候,注意到了顾又菱。

    他眉头一蹙,略微不悦的看了盛景淮一眼。

    盛景淮却假装没看见,还抬起手臂揽住了身旁的女人,笑吟吟的对两人说道,“还没来得及恭喜二位呢,怀孕这么大的事,都没告诉哥几个,也太不仗义了。”

    “就是。”许荡非常同意这说法。

    “反正都会知道,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该有的礼物又不会少。”江羡四两拨千斤的带了过去。

    “礼物肯定得有的,我已经想好送什么了!就等确认是男孩还是女孩了。”许荡喜滋滋的道。

    孟沂深在一旁翻白眼,“就你那脑子,不用猜也知道礼物肯定是首饰长命锁什么的。”

    被猜中心思的许荡,“……”

    他准备的礼物就是长命锁……

    孟沂深则道,“各位也知道我一直靠家里养活,送不

    起什么名贵的礼物,这样吧,小朋友出生后的健康成长就交给我吧。”

    “这可是大礼。”江羡很大方的收下了这份礼物。

    许荡看向盛景淮,问,“你呢?”

    盛景淮歪着头笑了笑,“要不,我送喜糖?”

    “啥啊这是?”许荡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云里雾里的。

    到是孟沂深挑眉问他,“你要结婚了?”

    江羡在听到这话之后,终于看向了盛景淮。

    盛景淮把顾又菱揽得更紧了,“对啊,要结婚了。”

    顾又菱心里慌成一片。

    什么跟什么啊……

    她和盛少才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他说要和她结婚啊?

    难道是一见钟情?!

    她又惊又喜的,慌得不行。

    江羡意外的瞧见了顾又菱,眼眸微微一眯,凝成了一个尖锐的笑容,“结婚啊?可是个好事,得祝福一下二位。”

    盛景淮挑眉看向江羡,眸色微深。

    “老公,我要喝果汁。”江羡突然对乔忘栖说道。

    乔忘栖给她端了一杯,江羡却说,“一杯不够。”

    “羡羡。”乔忘栖轻轻的叫了一声。

    江羡无声的看着他。

    乔忘栖妥协,把另一杯也递给了他。

    江羡这才起身走向两人,微低头俯视盛景淮,“那我就祝你幸,新婚快,喜结良,早生贵,永结同,百年好,吧。”

    她抬手,将满满一杯果汁直接淋在了盛景淮头上。

    顾又菱吓得惊叫一声。

    江羡又抬起右手,把另一杯果汁浇在了顾又菱头上。

    她反应过来急忙躲开,却也被淋了不少,有些狼狈。

    到是盛景淮,一直一动不动的任由江羡淋了个满头。

    这突发状况,让其他两人都失了声。

    顾又菱已经跳脚,一边擦着脸一边质问道,“表姐你做什么!”

    “你还知道我是你表姐啊?”江羡冷笑道,“从我进来到现在,你一直没开口,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

    顾又菱又气又急,却又不能拿江羡怎么样,只能拿了纸巾去给盛景淮清理。

    盛景淮抬手阻止了她,并说道,“你先出去吧,去外面等我。”

    “盛少……”

    “去吧。”

    顾又菱这才不情不愿的出了包间。

    盛景淮慢条斯理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果汁,漫不经心的开口,“嫂子这祝福还挺特别的,我收下了,估计我继续留在这里会影响到嫂子的心情,我就识趣一点先走了,祝你们玩得愉快啊。”

    说罢他起身,微微仰着头离开了。

    房间里一阵安静后,乔忘栖开口,“羡羡,过来,我给你重新倒一杯果汁。”

    另外两位吃瓜的人,“……”

    这都啥时候了,乔爷你还能这么淡定啊!

    盛景淮走之后,气氛的确缓和了一点,许荡也敢壮着胆子问江羡了,“嫂子,你刚那个祝词,我怎么听着都少了一个字呢,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孟沂深没忍住笑出声,“简单点说,就是祝对方无福无乐无缘无子无心无合,万事皆空。”

    许荡,“……”

    太狠了!

    ——

    先说一下,28号要去上海做个比较大的手术,住院一周,更新什么的可能会跟不上,多理解一下。

    今天就两更了,又开始卡文了,每天都在纠结剧情走向,太难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