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又菱在外等了一小会,盛景淮就出来了。

    她希冀的走过去,乖乖的叫他,“盛少。”

    “江羡是你表姐?”盛景淮俊脸微冷的问道。

    顾又菱脸上希冀的笑瞬间僵硬,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为什么不早说?”

    “对不起……”顾又菱以为他在生气,毕竟江羡是因为自己才泼了他一头果汁,所以很愧疚的道歉。

    这种没有意义的话,盛景淮一个字也不想多听,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银行账号多少?”

    那语气,让顾又菱心里一阵刺痛,“我不是为了钱……”

    可能是这话太违心了,她自己都说不出口了。

    盛景淮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烦,“快点,别浪费我时间。”

    “盛少,你不是说……要和我结婚吗?”顾又菱已然顾不上难堪,把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双手更是不安的扭着手袋。

    盛景淮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起来,“和你结婚?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可是刚刚在包间里,你就是这么说的啊。”顾又菱有些着急的解释。

    盛景淮笑得更肆意了,“这位小姐,你不懂什么叫逢场作戏吗?还有,你来陪这种局不就是为了钱吗?还装作说不是为了钱,装什么清高呢?”

    “你……”顾又菱被讽刺得脸色涨红,感觉自己的自尊心被人狠狠摔碎在地上践踏了。

    她憋着一股劲,咬着牙说道,“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是为了钱!”

    放完狠话,她直接转身就走。

    背后的盛景淮冷漠的收回视线,没多看一眼。

    毕竟对他而言,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反而是顾又菱,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好不容易放下身段找了够哥,以为自己很幸运被选中了,而且对方还是个长得很好看的人。

    没曾想会遇见江羡,甚至还被江羡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了一番。

    甚至连那个男人都羞辱她!

    顾又菱又气又急,哭了一路,回到家的时候眼睛都肿了。

    顾梦周打开门,看见这幅狼狈样子的顾又菱,心里一紧,“又菱,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妈……”顾又菱抱着顾梦周就嚎啕大哭起来,所有受到的屈辱都在这一刻崩溃。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把顾梦周担心坏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是被人欺负了吗?”顾梦周慌得不知所措,只能用袖口不停的给她擦拭眼泪。

    结果越擦越多,顾梦周心里悬了起来,“又菱,你和妈妈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被人骗了?被骗感情了吗?”

    “妈,我为什么没有好的家世,为什么没有江羡那么好命?为什么我的爸爸是个罪犯而江羡的爸爸却是江海首富?”顾又菱哭着问道。

    顾梦周一听这些,心里就愧疚得不行,只能抱着顾又菱安慰,“没关系,你还有妈妈呢,妈妈会一直在的。”

    因为哭得太惨,眼睛肿得没法儿看,顾又菱缺席了晚上的直播。

    导致粉丝直接在群里开骂,说顾又菱欺骗粉丝,为了不抽奖故意编造理由说自己生病了不直播。

    很快管理就联系到了顾又菱,这会儿她睡得昏昏沉沉的,接到电话语气也不好。

    管理告诉她说她的粉丝全都愤怒退群了,说她是骗子什么的……

    顾又菱自暴自弃的在群里喊道,“退就退!都走吧都走吧,我不需要你们!你们都走!”

    这番话,算是彻底伤了粉丝的心了。

    最后连群管都退了,七八个群最后留下没几个人。

    顾又菱又崩溃了。

    顾梦周担心得不行,一直守在门口。

    可不管她怎么安慰,顾又菱就是不开门。

    顾梦周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思来想去,最后还是亲自给江羡打了电话,“羡羡啊,我是你小姨,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江羡想着毕竟是小姨,就同意了。

    乔忘栖正给江羡吹头发呢,隐约听到了对话内容,等她结束通话后才开口问道,“小姨找你是因为顾又菱的事吧。”

    “应该是。”江羡点头。

    “我陪你去吧。”

    “我又不是应付不来,担心什么?”江羡笑道。

    “也好,我送你过去,等你结束通知我,我再来接你好了。”乔忘栖退了一步。

    毕竟这是江家的家事,自己是不好参与的,所以他妥协了。

    于是第二天,乔忘栖亲自送她到了和顾梦周约见的地方后才离开。

    顾梦周已经在餐厅等着了,见江羡来,急忙热络的招呼她坐下,“羡羡,你可来了,今天天气有点热,你出门不方便的吧。”

    江羡穿得宽松,看上去并没什么孕态。

    如果不是她自己官宣,说出去别人可能都不信了。

    “没什么不方便的,之前不就答应你一起吃个饭吗?”江羡看了看顾梦周的身侧,顿了顿问道,“顾又菱没来吗?”

    “啊,她最近有点不舒服,就没来。”顾梦周心虚的解释。

    江羡点点头,到也没多问。

    饭菜很快就上桌了,顾梦周很体贴的给江羡夹菜,“羡羡啊,你多吃点这个,这个对胎儿和孕妇都好的,女人怀孕啊可要注意了,要及时补充营养什么的……”

    气氛还算融洽。

    如果顾梦周不提后面的事情的话。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顾梦周终究还是开口了,“羡羡啊,你现在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小姨是真的佩服你,当初你进圈的时候,我其实也不看好的,后来看到你被黑,我都很心疼,好在你熬出头了,终于有了现在的成就,我看网上说你已经入围了国外很著名电影节的最佳新人导演奖项了,又菱说这可是个很有重量的奖项,羡羡你真厉害,你从小就很优秀,不像又菱……”

    她顿了顿,看江羡反应。

    江羡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断话茬的,毕竟人家酝酿了这么久不就为了后面这些话吗?

    “所以……羡羡,你能不能帮又菱一把,她毕竟是你妹妹,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顾梦周打起亲情牌来。

    江羡装作不懂的问,“笑意要我怎么帮顾又菱呢?”

    顾梦周以为有希望了,急忙说道,“就是你能帮又菱拉点资源吗?把她签约到你公司,给她几部女主戏份什么的,最好是能拍你的电影,你让她做女主角呀,我看那个宁可做了你电影的女主

    角,人气直线上升,现在都跻身一线大咖了,你也捧一捧又菱呀,让她也成为电影明星。”

    江羡放下了手中的水杯,淡淡的笑了笑,“这个……可能不行。”

    顾梦周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僵住。

    但江羡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继续说道,“先不说我目前没有剧本要拍,就是签公司的事也不归我管的,而且我并不觉得她适合进入娱乐圈。”

    “羡羡……”顾梦周着急的想要解释。

    可江羡却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小姨,顾又菱是什么性格我很清楚,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很多人进来之后都迷失在了名利场里,所以我认为她不适合进这个圈子。”

    顾梦周怎么也没想到,江羡会这么直白的拒绝。

    她以为江羡多少会看在亲戚关系上,帮一把的,毕竟自己都这么放下身段来求她帮忙的。

    她脸色变得有些难堪,也没了刚才的热情,“所以你是不愿意帮一把是吗?”

    “小姨,我只是觉得她不适合这条路,你也应该劝一劝她的,让她找个好一点的工作认真上班。”江羡诚恳的建议道。

    “那这样吧,不让她进圈也行,你帮她介绍个有钱的男朋友吧,以你的交际圈,这应该不是难事才对,这样又菱也不用去辛苦上班了。”顾梦周一副退而求其次的样子。

    江羡不得不在心里叹一口气,看来自己说那么多,小姨一句都没听进去。

    “抱歉,帮不了你。”

    顾梦周气到站起身来,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以前又菱跟我说你高高在上,我还骂她多想,现在看来她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这是瞧不起我们是吧?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让你帮个忙都不帮了?”

    江羡微微蹙起了眉。

    可顾梦周却没有收敛的意思,“你们江家还不是靠着我们顾家才发迹起来的?你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呢?从小大家都夸着你称赞你恭维你,不过是因为你父母有钱,你以为谁愿意在你面前低三下四吗?你就和你妈一样冷血无情!完全不顾亲情和血脉至亲!”

    本来嘛,顾梦周指责自己,江羡是可以忍的。

    毕竟她是长辈,她愿意尊重她。

    可当顾梦周提到自己妈妈的时候,江羡就忍不了了,她气到拍了一下桌子,“你够了!说我可以,说我妈不行!”

    “我有说错吗?你们不就是这么对我们母女俩的吗?这些年来各种防着我们,对我们不闻不问的,让帮个忙都推三阻四的,有把我们当成是一家人吗?”顾梦周指控道。

    江羡的神色冷了下来,眼底像是淬了寒冰一样,“是谁毁了这一切呢?”

    顾梦周神色一窒。

    江羡慢慢垂下眸,嘴角弯成了一抹凉薄的弧度,“你以为过去这么多年,事情的真相就可以被遗忘吗?”

    这话,让顾梦周心里一惊,她顿时有些慌乱起来,几次开口却都像是失了声一样,说不出话来。

    而江羡缓缓抬起眸来,看着眼前的人,一双黑眸如深潭,令人周身生寒,“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们毁了这一切又来指责我们不讲情面?这是什么道理?”

    ——

    前两天晒网去了,今天来打渔o(╯□╰)o

    今天一更,明天在车上写一更,后天大后天都要做检查,也不知道有木有时间写。

    下周三做手术,那天肯定更不了了,所以等一等把,等我好起来再补回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