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还不容易缓过来,乔忘栖才问道,“你是因为网上的传言吧?”

    “你知道?”江羡瞪眼睛。

    “知道啊。”乔忘栖到是一脸轻松的样子,“毕竟我是你的大粉,每天都要去超话签到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事儿。”

    她到是忘了这事儿了。

    江羡急忙抓住他说道,“那些话你别当真,咱们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知道吧?”

    “知道,所以你也别当真,知道吗?”乔忘栖摸了摸她的头。

    江羡委屈巴巴,“我就是觉得他们说得讨过分了,怎么可以那么说你呢!”

    “看过风吹过,何必去在意,我都不在意。”乔忘栖一脸的闲适。

    看得出来他是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可江羡一想到那些恶言恶语,心里就不舒服。

    如果不是因为她,乔忘栖也不会被人这样非议吧。

    江羡很是愧疚,吃饭都没什么胃口,明显比平日吃得要少一些。

    乔忘栖当即就清楚了,看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得不说道,“看来还真的去找个工作,至少能让你安心。”

    “这个可以有!”江羡当即就同意了,还热心的帮他计划着,末了问他,“你这边有什么求职条件吗?”

    “有。”乔忘栖收拾着碗筷回道,“要有充足的时间陪我老婆。”

    江羡那个心啊,又开始扑棱了。

    这男人,怎么能那么撩人呢!

    也怪自己不争气,总被他随口一句话给撩得面红心跳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妻呢真是!

    趁着乔忘栖收拾厨房的空档,江羡让人放消息出去,就一个重点,乔忘栖要找工作!

    像乔忘栖这样的高级人才,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啊!

    且不说他的身份,就是他以前的‘战绩’,就让一众资本家求贤若渴了。

    所以没多会儿,江羡预留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她赶紧关机,就怕被乔忘栖听见。

    电话打不通,那些人又疯狂发邮件,导致邮箱也爆掉了……

    江羡汗颜。

    看来是不愁工作的事了,不过江羡还是不放心,又特地给席年发了消息,让他明天陪同乔忘栖去面试工作。

    席年听到乔忘栖要找工作的消息,脑子都是懵的。

    乔爷……还需要找工作?

    这难道也是夫妻情趣?

    应该是了!

    反正他不懂的事,多半都是乔爷口中的夫妻情趣。

    所以第二天,席年准时的出现在了龙州府。

    乔忘栖这会儿也穿戴整齐了,像模像样的。

    尽管如此,江羡依旧细心的给他做检查,又亲自叮嘱着,“证件和履历都带上了吧?”

    “羡羡,你已经问我第四次了。”乔忘栖无可奈何的道。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脑子不好使。”江羡懊恼不已,“看来一孕傻三年这话是真的。”

    “你才不傻呢。”乔忘栖摸了摸她肚子,“爸爸今天要出去一会儿,你在家要乖乖的,不能折腾妈妈知道吗?”

    江羡最是喜欢他温声细语和肚子里宝宝说话的样子,好似浑身都泛着温柔的光辉一样,特别的耀眼,特别的温暖。

    两人你侬我侬了半天,乔忘栖总算出发了。

    好在席年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丝毫不着急,甚至还能在等待的空档里开几局游戏。

    这不,他又升段位了。

    等出发离开龙州府后,席年才好奇的问乔忘栖,“乔爷,您怎么想起来找工作了,你不是有无双吗?”

    “她不知道无双的事,以为我是无业游民呢,怕我被网上的谣言伤到,所以督促我出来找工作。”乔忘栖解释得挺无奈的,可席年怎么听出了几分炫耀的意思。

    这有什么好炫耀的呢?

    “那乔爷真要找工作?”

    “当然不是,让她安心而已。”乔忘栖理直气壮的道。

    席年点头,懂。

    但他也有另外的困惑,“乔爷为什么不直接跟夫人说无双的事呢?”

    “无双牵扯的事情太多,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甚至很多不安全的可能,她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这一点,席年到是认可,也理解了乔忘栖的做法。

    毕竟无双的背后的势力太过复杂,不知即为保护。

    乔忘栖原本打算出来后直接去宫骞那儿的,需要开一个视讯会议,处理一些无双的相关事宜。

    结果才走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

    他看了一眼后面时不时能瞧见的车子,顿了顿,吩咐席年,“还是去一趟人才市场吧。”

    “啊?为什么?”席年不解。

    “江小羡跟来了。”乔忘栖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仿佛如沐春风,“她应该是担心我,所以跟过来看看。”

    席年,“……”

    知道了,又是夫妻情趣罢了。

    席年只好改了路线,重新去了人才市场。

    江羡早就放了消息出去的,所以乔忘栖一到人才市场,就被早就蹲守着的各路人马团团围住。

    有的是著名猎头,有的甚至是老板亲自下场来请人。

    其他来求职的人,哪见过这阵仗。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领导莅临参观呢!

    席年在这里瞧见了不少的原京大佬,他们都顾不上形象的上来拉着乔忘栖。

    “小九爷,还记得我不?圣明实业的徐伟,我们以前见过面的。”

    “乔先生,我是大维集团的董事长董大伟呀,你还认识我吗?”

    “贤侄,我是你许叔叔啊,知道你要来找工作,我连夜坐飞机回来的,就怕错过你啊,咱们找个雅致一点的地方坐下来聊聊可以吧?”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说着,乔忘栖委实有些头痛。

    “各位,各位,我的确是来找工作的,只是这样有些乱,我都不知道听谁的。”乔忘栖不得不打断了众人的急切发话了。

    现场勉强安静下来。

    众人以乔忘栖为中心,绕了一大圈的人,都在等着他说话。

    “这样吧,我让我的助理给大家发个号码牌,咱们排队面试好了,不然继续混乱下去,怕是会耽误大家时间了。”乔忘栖提出了建议。

    一群人思忖后,都同意。

    随后乔忘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席年去派发号码牌,按照号码一个个前去面试。

    只不过……乔忘栖才是那个被面试的人。

    现场其他求职的人在了解这一情况后,都傻眼了。

    别人家面试,是一群人抢一个职位。

    他到好,一群老板抢一个人。

    除了牛逼,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席年派发着临时号码牌,而且严正无私的那种。

    不管对方是谁,一缕按照号码来,哪怕是像许家也这样的大佬。

    许家可是原京四大家族之一,根基深实力强。

    然而,依旧得排队。

    发到九十多号的时候,席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这人笑嘻嘻的上前来套近乎,“席大哥,帮个忙呗,插个队行不?”

    “不行,乔爷吩咐了,一切按规矩办事。”席年公正无私的拒绝。

    乔

    十一哭唧唧的,“席大哥,好大哥,咱们这么深的交情,你就帮个忙嘛!以后我会好好感激你的!”

    “再不排队,你就要到一百号以后了。”席年提醒他。

    乔十一,“无情!”

    他只能认命的领号码牌,结果一看,一百号。

    乔十一,难受,想哭。

    怕乔忘栖累着,席年就发了一百二十号,再多时间就不够了。

    他对那些没拿到号码牌的人表示歉意,希望他们多多理解。

    好在一些极力想挖人的人都已经排到队了,剩下的那些也估计自己是请不到乔忘栖这尊大佛了,就没那么计较了。

    可他们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在一旁看热闹,看乔忘栖到底会选个什么样的工作。

    万一他谁都没看上,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毕竟这东西,不止看财力和实力,也有一小部分的因素是看缘分的。

    等席年回到乔忘栖身边时,他已经在见第十位来招聘的人了。

    对方开出了一大堆优渥的条件,甚至还愿意给股份。

    乔忘栖听完后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跟贵公司的企业文化不太相符,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欣赏。”

    他跟对方握手,对方都快哭了,“其实……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可以改的。”

    “这就没必要了,谢谢。”

    第二位,依旧是高薪聘请,诚意满满。

    但乔忘栖还是拒绝了,“不好意思,离我家太远,通勤很麻烦。”

    “没关系,乔先生可以在家办公的!”

    “这会少了工作氛围,谢谢,下一位。”乔忘栖很有礼貌的拒绝了对方。

    第三位,条件什么的,也都算是上上乘。

    但是,依旧被拒绝了。

    这次的理由更简单了,“你们公司的LOGO颜色我不太喜欢,不好意思了,有请下一位。”

    席年真是长见识了。

    原来公司LOGO的颜色,也能成为被拒绝的理由啊?

    冤不冤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接下来那些个拒绝理由,五花八门得让人瞠目结舌。

    偏偏还能说得不重样的!

    真不知道乔爷到底是从那里找来这些个奇怪理由的,反正席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所以面试了五十个人后,乔忘栖休息了一会儿,喝了点水。

    江羡一直关注着这一切呢,见乔忘栖一个工作都没瞧上,也是挺担心的。

    秦粤安慰她,“羡姐别担心,后面还有七十个招聘的呢,没准就遇上合适的工作啦。”

    除了等,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乔忘栖休息了一会儿后,继续面试,可节奏依旧是和之前一样的,各种拒绝。

    连许家也也被拒绝了,理由是,“许叔叔,我们之间太熟悉了,不太适合做上下属。”

    “贤侄啊,你可别这么想,我是真心实意想请你去我集团做CEO的,我知道你的实力,很看重你的,只要你点头,任何和公司有关的事情,我一概不参与,都由你说了算,可以吗?”许家也说着好话。

    姿态摆得很低了!

    估计许家也这辈子都没这么卑微过。

    可惜啊,乔忘栖还是拒绝了,“谢谢许叔叔的欣赏,我还是觉得不合适,而且贵公司与乔氏有一部分的商业竞争,我若是进了贵公司,等同于与乔氏打擂,这会辜负爷爷对我的栽培的,也希望许叔叔能理解我。”

    “好吧。”许家也很是遗憾,“九爷若是泉下有知,会很欣慰的。”

    ——

    笑死,乔爷根本不需要工作,他只想被老婆包养,每天都上赶着吃软饭好吗?

    第二更,还有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