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看了大约七十多号吧,就不好再逗留下去了,怕乔忘栖查岗,所以提前溜走了。

    当然,她的离开乔忘栖是知道的。

    所以剩下的招聘的人,他基本是快速略过,提前离场。

    宫骞那边已经把会议推迟了好几个小时了,乔忘栖匆匆赶到,正吩咐宫骞可以开始会议的事情,宫骞支支吾吾的道,“那个……栖少,万医生来了,她要见你。”

    “等我开完会再见。”乔忘栖语气有些不容置喙。

    宫骞一脸的为难,“不行啊,万医生说了,她要马上见到你,不然就跟老爷子说她不管你了。”

    乔忘栖揉了揉太阳穴,“行吧,叫她来。”

    宫骞松了一口气,赶紧给万寒烟打了个电话。

    不到三分钟,万寒烟就风风火火的赶到了。

    进门的时候都不带敲门的那种,直接就推门进来,“我来看看是谁那么不要命!不顾病情只要工作的!”

    乔忘栖冷然凝向她。

    万寒烟冷笑道,“原来栖少还活着啊!”

    “药带来了吗?”乔忘栖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丝毫不理会万寒烟的冷嘲热讽。

    “药?什么药?上次给你的药就算加量吃也足够一个星期的好吧!”万寒烟差点没跳脚。

    然而乔忘栖给她的回复让她很绝望,“还剩一次了。”

    “你都吃了?”

    “嗯。”

    万寒烟捂着胸口连连惊呼,“你疯了!你真是疯了!这么吃下去会死人的!”

    “我这不是还活着吗?”他并不以为意。

    万寒烟气到直瞪眼。

    有时候她真不想管这不要命的人!

    要不是义父看重他,她才不想管呢!

    算了,就当是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认一下命好了。

    万寒烟负气让他配合自己做检查,乔忘栖一开始没动,万寒烟道,“想早点好起来陪老婆孩子就麻烦配合一点!”

    乔忘栖只好配合了。

    检查的结果果然不尽如人意,万寒烟眉头蹙得老紧了,“这样不行,必须得系统化治疗,每天至少得有五小时以上的治疗时间才可以。”

    乔忘栖刚想说抽不出来这个时间。

    万寒烟就先发制人的说道,“如果不治疗的话,不要半个月,你可能就要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不出三个月,就会不理人事了,你自己看着办。”

    毕竟是自己的身体,乔忘栖多少还是清楚的。

    最近他的身体越来越吃力了,而且时不时的头痛欲裂,难以忍受。

    所以他才会不停的吃药,就为了控制病情,怕被江羡知道。

    权衡再三后,他同意了万寒烟的建议,不过也提了要求,“最多四小时,我只能抽出这点时间了,还有,地点只能在原京,需要什么设备我可以安排。”

    万寒烟咬咬牙,“也行!”

    总比完全不治疗要好。

    “那从明天开始吧。”

    万寒烟,“???”

    她以为今天就可以的!!!

    乔忘栖起身并提出要求,“所以把药给我,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万寒烟,“……”

    算了,放弃吧,她是劝不动这个男人的!

    在万寒烟不断的妥协下,总算达成了共识。

    乔忘栖会每天过来接受治疗,但时间不能超过四个小时,而且地点只能在原京。

    这就意味着他每天都要出门,所以乔忘栖告诉江羡,自己找到个工资待遇都不错的工作。

    江羡自然是为他高兴的!

    她跟过去看了,亲眼看见乔忘栖拒绝了很多面试,还以为他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呢!

    “是什么公司呀?我帮你把把关。”江羡好奇的问道。

    乔忘栖顿了顿,道,“就是个小公司。”

    “……小公司也没关系啊,合适自己就好。”江羡安慰他,怕他自卑。

    “回头我让席年去查一下这公司的底细,再告诉你好了,你就别操心了,好好的待产要紧。”乔忘栖安抚着。

    “好。”江羡同意了,主要也怕自己管得太多,给他带来压力。

    这也方便了乔忘栖让席年去造个假,比如连夜收购一个看着顺眼的公司来应付江羡的检查什么的。

    依旧是乔爷一句话,席年跑断腿。

    第二日一早,江羡还特别起了个大早,亲自送乔忘栖出门上班,像极了贤妻良母。

    结果乔忘栖还是好不容易才出门,用席年的话来说,要是正常打卡上班的话,这算迟到了。

    乔忘栖吩咐席年配合着万寒烟,连夜准备好了各种治疗设备。

    效率很高,让万寒烟都佩服。

    关键有些设备根本不是有钱就能弄到的,但乔忘栖做到了。

    她问过席年是怎么搬到这事儿的,席年说,“乔爷不差钱,也不差朋友,这些东西要么是花钱买的,要么是朋友支援的。”

    “他这个朋友也是搞医学研究的?”万寒烟好奇的问。

    “是。”

    万寒烟双眼放光,“有机会介绍认识认识!”

    第一天治疗大部分都在做检查,好在给配了很专业的护士,不然万寒烟一个人还真没办法折腾下来。

    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而且头颅内出现了很明显的阴影,可能需要跟深入的检查才行。

    ……

    江羡一个人在家实在有些百无聊赖,好几次都想给乔忘栖打电话。

    可又想到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自己不能干扰到他,只能忍着。

    最后实在无聊了,就给司乘打电话,“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吗?”

    司乘差点被她这语气给气死,“一大堆事需要你做!是你不做好吗!”

    “哎呀我这不是怀孕了吗?而且我都给请假了。”江羡无辜的道。

    司乘更无语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从怀孕的第一天就给自己请产假,一请请一年的那种。

    最骚的是,这个请假单还是她自己签字批准的。

    就问气不气?

    气不气!

    算了,他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既然她主动问到了,那就给她一些事做吧!

    没一会儿,江羡就收到了一堆需要处理的邮件。

    她只看了一份就头疼,回复司乘说,“我处理了一份,其他的你自己处理吧,我困了要睡觉了。”

    司乘,“……”

    他的速效救心丸放在哪个抽屉来着?!

    下午乔忘栖的车子才刚到龙州府,江羡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大门口走来了。

    她小脸红扑扑的,看样子应该是在院子里待了一会儿了。

    “怎么不在屋里等着,跑外面来多晒啊。”乔忘栖立即给她遮挡着太阳并问道。

    “也就一小会儿,出来透透气。”江羡解释道。

    一旁的秦粤翻个白眼。

    透个屁的气,半小时内跑出来十多趟,那叫透气?

    那分明是喘气好吧!

    “既然乔先生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秦粤还是很自觉的,至少比乔十一那个傻白

    甜自觉多了。

    “我请了一位专业的陪护过来照顾你,这样我去上班也能放心一点。”乔忘栖和江羡说道。

    江羡到是不介意的点了头。

    月份大了,是需要找人照顾的。

    原本龙州府是有管家和佣人在打理的,江羡住进来之后,乔忘栖就让那些人回了乔家大院。

    一来是因为江羡不太喜欢家里有其他人在,二来也能多出一些夫妻相处的空间。

    所以这边就只有管家定时定点的带人来打扫房子,并没多余的人。

    可能是因为分开了一天,江羡变得特别黏人,时时刻刻的跟在乔忘栖身边。

    他去洗手她跟过去,他去准备吃的她也跟进去,小嘴儿叭叭的问个不停。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累吗?辛苦吗?老板好不好说话?同事好不好相处?午饭吃的什么……”

    “羡羡。”乔忘栖不得不打断她的话,“你来这儿坐着,我再一个个回答你好吧,我怕你被油溅到。”

    “好。”江羡就乖乖的坐在了他指定的位置上。

    乔忘栖一一的回答了她的话,江羡很是满足。

    明明就是很寻常的事情,可她听着却觉得很有趣。

    以往吃完饭,两人都会坐在一起看会电视或者玩会游戏什么的。

    可今天江羡特别懂事,一再要求他好好休息,就怕他累着。

    乔忘栖拗不过,只能去休息。

    当然,江羡也是陪着的。

    她还让他先洗澡,甚至给他放了洗澡水,时刻表现着自己的贤妻良母体质。

    乔忘栖自然不好辜负她的这番心意,就都接受了,也很享受于她对自己的关注。

    等乔忘栖去泡澡之后,她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嘴里嘀咕着,“还有什么来着?”

    备忘录里有各种小笔记,笔记的标题叫《贤妻笔记》。

    看到后面的提示,江羡才反应过来,“接下来应该准备明天的衣服了!”

    她收起手机又去了更衣室,挑选乔忘栖明日上班需要穿的衣服。

    有个长得好看的老公就是好,穿什么都好看,搭配上面根本不费事。

    江羡很快就挑选好了明天要穿的衣服,出来后见乔忘栖还在洗澡,就寻思着把他的脏衣服收拾一下明天让人送去洗衣店好了。

    她打开了浴室门,没有打扰到乔忘栖,直接就取走了脏衣篮。

    清理口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低头闻了闻乔忘栖的外套,有种和他身上不一样的淡淡味道。

    这种味道有点类似香水,但又不那么浓烈的香味。

    她觉得有些奇怪,顿了顿后,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便把衣服分类放好后,回到了卧室。

    乔忘栖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她立即过去要给他吹头发。

    “今天的服务这么周到?”乔忘栖好奇的打量她,眉眼都是柔色。

    “当然!我可是个贤妻好吗?乖乖坐着,我给你吹头发。”江羡有模有样的给他吹起头发来。

    男人的头发很快就干了,江羡放下电吹风之后,又去给他捏肩膀。

    虽然手劲不大,却还是挺舒服的。

    乔忘栖只享受了一会儿就拉住了她的手说,“差不多了江小羡,再多,就要累着你了。”

    “我不累!”

    “坐老公怀里,让我抱抱你给自己充充电,只要抱抱你,我就能元气满满了。”乔忘栖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江羡只好让他抱着。

    男人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汲取着她身上的香气,立即解除了一整天的疲乏,仿佛心灵都得到了安抚。

    ——

    三更啦~

    明天要开个车!哈哈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