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没一会儿,江羡觉得姿势有点不舒服,就动了动。

    毕竟怀着孕嘛,得时刻换坐姿。

    结果这一动,可不得了。

    她双眼瞪大,脸颊微红的看向乔忘栖。

    乔忘栖被她这表情给逗笑了,挺无奈的解释道,“羡羡,我是个正常男人,抱着自己老婆,怎么可能坐怀不乱?”

    江羡囧得要死,“那……那你放我下来。”

    “不要。”乔忘栖才不干。

    就算是折磨,也是甜蜜的折磨!

    他愿意被折磨!

    江羡,“……”

    江羡被迫坐了个硬座,怪不自在的。

    而且脸上的红潮都蔓延到耳根子去了,整个人也忍不住发热。

    偏偏乔忘栖还说了一句,“羡羡,你这里长大了不少,我可以摸摸吗?”

    江羡,“!!!”

    她正要拒绝,男人已经上手了。

    体验之后还非常肯定的说,“就是长大了,以前可以这样握,现在要这样才可以握住了。”

    “你,你闭嘴!”江羡娇羞的制止他。

    但这并不能制止乔忘栖的热情。

    毕竟是饿了很久的男人。

    回来的这段时间里,因为江羡怀孕的关系,他一直克制着。

    鬼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偏偏江羡在他面前完全不顾及,洗完澡随意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他情难自控的低下头凑近了她,嘴里喃喃着,“羡羡,我问过医生了,这个月份其实是可以的……只要注意点没关系。”

    江羡,“!!!”

    他居然去问医生这种问题!

    男人脑子里到底在想写什么啊!

    “羡羡,我会轻点的,可不可以……”

    江羡是想拒绝的,可她好像身不由己,身体已经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她一点都不陌生,是动情的前兆。

    这种事情,乔忘栖忍了多久,她就忍了多久。

    既然乔忘栖都说了注意点没关系,那……应该没问题的吧。

    江羡呓语出声,“抱紧我……”

    一得到许可的信号,乔忘栖直接失控,直接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当然动作还是很温柔的,一直顾及着她的隆起的腹部。

    两人都热得出了汗,却乐此不彼的拥吻着彼此。

    江羡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这么猴急,恨不得他能立马填满自己。

    乔忘栖试了两次后,不得不退开。

    “老公?”江羡低吟出声,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来。

    “别急,羡羡,可能得换个姿势,不然会压着你肚子的。”

    江羡迷迷蒙蒙的,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就被乔忘栖扶着起身往床边走去。

    男人直接躺在了床上,用勾人的眼神看着她。

    江羡耳根子都红得没办法见人了。

    “羡羡,上来。”

    “……”

    虽然是很温柔的缠绵,却也耗尽了江羡的力气。

    事后,她躺在床上连根头发丝都不想动。

    是乔忘栖极尽温柔的帮她清理,给她穿上睡衣。

    不等他忙完这些,江羡就满足的陷入了梦乡。

    乔忘栖也十分满足,但在满足之中也有些疲乏。

    只是这种疲乏和满足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

    他抱着江羡,像是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一样,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

    他甚至愿意一辈子都这么抱着她。

    ……

    第二天江羡醒来已经快中午了,乔忘栖早已出门上班去了。

    她懊恼的挠了挠头,觉得自己的贤妻计划又失败了。

    按照原本的计划,她要每天早上亲自送他出门上班,下午会在门口等他下班回来,当个三从四德的贤妻来着。

    结果才第二天呢,就宣告失败了。

    “都怪他!”江羡立即找到借口。

    要不是他昨晚把自己累着了,她也不至于早上起不来床。

    可一想到昨晚的旖旎,她又红到了耳根子。

    以前她没怀孕的时候,也有过不少姿势。

    可怀孕之后再做那事,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强烈,让她不能自已。

    江羡娇羞的拍了拍自己的脸,“江小羡!你大白天的在想什么呢!”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心情,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踢了踢她肚子。

    江羡急忙安抚,“宝宝乖,你什么也不知道对不对?”

    宝宝给与的回应是,又踢了一脚。

    中午的时候,乔忘栖打电话来了,说那个安排来照顾她的陪护已经到了,让她先用着看看。

    如果不喜欢,再更换。

    其实江羡在这方面不怎么挑的,只要不干扰到自己的生活就行。

    而乔忘栖找的人,专业素养非常高,完全能做到这一点。

    关键是做饭还很好吃!

    江羡胃口本来就好,加上饭菜好吃,她干了两碗饭,一边吃一边夸奖,“颜姐你做饭真好吃!”

    “太太喜欢吃就好,我还怕我做的饭菜不合太太胃口呢。”颜姐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了颜姐,你以前就是做这一行的吗?”江羡好奇的问。

    颜姐怔了怔,摇头,“不是。”

    “啊?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颜姐有些犹豫,却又深知自己不能隐瞒,只好坦了白,“我之前是餐厅的厨师。”

    这跨界跨得有点大啊。

    颜姐以为她在担心自己的专业,急忙解释道,“不过太太可以放心,我有接受专门的培训。”

    “没事,慢慢来,哦对了,你以前是在哪家餐厅当厨师呀?”江羡随口问道。

    颜姐,“遇羡。”

    江羡,“……”

    好吧,她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乔忘栖安排的。

    估计这颜姐是最近才接受的培训,合格后才被安排到这里来当陪护的。

    所以他回来之后,就做了不少事,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让江羡不能理解的是,他们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乔忘栖那里来的时间去安排这些呢?

    “颜姐,我可以跟你学做饭么?”江羡也觉得自己应该为乔忘栖做点什么,当即就行动了。

    “当然可以。”这毕竟是颜姐擅长的领域,她很乐意提供帮助。

    所以秦粤来龙州府找江羡的时候,就看见她在那里认真学做菜呢。

    “羡姐,你有时间学做菜,不如来挑剧本啊,我这里都堆了好多剧本了。”

    “不要,我现在的目标是当一个贤妻良母。”江羡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秦粤心都碎了,贤妻良母有什么好当的!

    她见劝说无果,正打算打道回府的。

    却被江羡叫住了,秦粤眼前一亮,以为江羡改变主意了。

    结果江羡将一盘成品推到她面前,说,“试试味道。”

    秦粤,“???”

    这是拿她试毒呢!

    “快点!”江羡催促。

    秦粤泪流满面,只好认命的替她试毒。

    第一次的菜,自然谈不上成功,秦粤勉强吞咽下去后,还得

    给江羡反馈。

    江羡认真的记下了,又重做。

    如此反复。

    秦粤吃了一天的菜,吃到嘴巴都麻木了。

    眼看就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乔十一打电话来了。

    秦粤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眼前一亮,“十一啊!我现在在羡姐这边呢!你要不要来啊!”

    “啊,可以啊!我现在就过来!”乔十一本就是想找借口过来的,听秦粤这么一说,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那你快点啊。”秦粤督促到,毕竟慢了,她怕自己被毒死了。

    乔十一兴高采烈的赶到了龙州府,秦粤还亲自去给他开门,热情得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愣着做什么呀,快点进来,我跟你说,你运气很好,才遇上这么好的事。”秦粤开始给乔十一洗脑了。

    “什么好事啊?”乔十一云里雾里的。

    “羡姐今天亲自下厨呢,你有口福了。”

    乔十一猛然顿住脚步,“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来都来了,还想跑?赶紧的,坐下。”秦粤秒变严肃脸。

    乔十一,“……”

    他被迫坐在了秦粤刚刚的位置。

    “羡姐,你把新做的那份给乔十一吃吃看吧,我休息一会儿,肚子有点撑。”秦粤理解说道。

    “好的,马上就好。”江羡将菜装盘后就端出来递给了乔十一。

    秦粤亲自夹起喂到他嘴边,“张嘴。”

    乔十一像个工具人一样,被迫的张了嘴,立即被塞了一嘴的菜。

    他味同嚼蜡,硬着头皮的吃着。

    “怎么样?好不好吃?”江羡希冀的问道。

    乔十一下意识的准备拍马屁,秦粤及时提醒他,“要说实话,给予真实反馈才行,这样羡姐才好改进。”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乔十一怯怯的道,然后看向江羡,如实的道,“太……难吃了!是我吃过最难吃的菜了!嫂子你放弃吧!好好的当个游手好闲的少奶奶不好吗?”

    秦粤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让你说实话,没让你说大实话啊!”

    教训完乔十一,她又急忙安抚江羡,“羡姐你别听她的,也没有那么糟糕,失败是成功的妈妈,说不定下次就成功了!”

    江羡有些泄气,闷闷的回到了厨房。

    秦粤掐了乔十一一下。

    乔十一吃痛的跳起来,嘀咕着,“是你让我实话实说的啊。”

    “闭嘴吧!”

    两人挺担心江羡的,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后还是乔忘栖一通电话让江羡重新振作起来。

    乔忘栖原本只是打电话来问她有没有乖乖吃饭的,江羡恹恹的说自己在学做菜,只是结果很失败,被嫌弃了。

    “谁嫌弃你了?”

    “乔十一啊,他说很难吃,劝我放弃。”

    “乔十一的话就没必要当真了,他一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

    “噗嗤……”江羡被他逗笑了,“哪有你这样形容自己弟弟的。”

    听到她笑,乔忘栖才安了心,“就因为他是我弟弟,我才了解他啊,江小羡你要相信你自己,知道你为我学做菜,我就迫不及待的想回家了。”

    “真的吗?”江羡已经彻底被哄好了,先前的消沉也被抛之脑后了。

    “嗯,真的。”

    “好,我现在就给你做,你回来就能吃上了。”

    “好。”

    江羡再出来,脸上再次溢满笑容,“刚才的菜是哪里不行呢,乔十一你说说,是口感还是味道呀,我改良改良。”

    乔十一,“???”

    他现在是该说实话还是说假话啊?

    秦粤自动忽视他的求救,一脸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