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过分了!”秦粤看到了不好的新闻忍不住发火起来。

    因为声音太大连在做菜的江羡都探出头来问,“怎么了?”

    “羡姐,你快来看啊,你的表妹又作妖了!”秦粤气恼的道。

    一旁撑到不行的乔十一也猛地起身说道,“对对对,嫂子,你那个表妹最近一直在作妖,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

    “你们不说我都快忘了这号人了。”江羡反应过来后说道。

    主要她一天天光顾着想乔忘栖了,哪里有时间去在意其他的人。

    看两人很是生气的样子,江羡擦了擦手出来问,“她又做什么了?”

    “以前还好,只是蹭你的热度,给她直播间增加人气,可后来就开始过分了,各种暴露你的私生活,还说乔先生吃软饭……”

    听到这里,江羡蹙了蹙眉,拿过秦粤的手机看了一下她直播时被剪辑出来的视频。

    视频里的顾又菱说,“你们问乔忘栖啊?乔家的事都上新闻了,还需要问吗?他现在的确是靠着我表姐生活的,至于会不会分开不我就不清楚了,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反正我表姐又不差钱,养一个乔忘栖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江羡眸子顿时一冷。

    “之前我就警告过她,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了。”秦粤有些恼怒的道,“她原本的直播间是没多少人气的,后来开始蹭你的热度之后,就攀升了不少,大概是尝到甜头了,每天都要蹭一下,还故意说一些大家都喜欢听的八卦,网上那些有关于乔先生的谣言,就是从她那里传出来的。”

    “把她公司买了,封了她的直播间。”江羡嫌弃的丢下手机。

    “好!”秦粤双手双脚赞同!

    对付顾又菱这种大白莲,就要快准狠!

    秦粤当即就去执行了,到晚饭前就谈得差不多了。

    江羡也做出了两道看上去还不错的菜,秦粤和乔十一以为他们能留在这里一起吃晚饭呢。

    结果江羡忙活完的第一句话就问两人,“你们怎么还没走?”

    两人,“???”

    试毒了一天,就不能吃一顿正常的晚饭?

    到底是个工具人呐。

    乔十一个秦粤刚走没一会儿,乔忘栖就回来了。

    江羡早已在门口等着了,“你回来啦!”

    她热情的迎了上去,还亲自去给他脱外套,“饭菜已经好了,你换了鞋去洗个手就可以吃了。”

    “好。”

    江羡本来想抱一抱他的,却被乔忘栖给制止了,“我刚从外面回来,说不定有细菌什么的,先消个毒再补回来。”

    “好吧。”江羡认可了他的解释。

    等乔忘栖去洗手后,她去放外套。

    只是抱着才没走两步,她又闻到了淡淡的清香味。

    江羡低下头仔细的闻了闻,和昨晚的味道一样。

    她从小嗅觉就比较敏感,可以清楚的分辨这种淡淡的清香味,并确认这种香味不属于她或者家里的任何一种味道。

    这完完全全是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味道!

    江羡蹙了蹙眉,往乔忘栖所在的方向看了看。

    乔忘栖已经洗完手出来了,也下意识的寻找江羡的位置。

    两人的视线交回,他冲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江羡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回以笑容。

    她觉得自己多想了。

    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变

    好在江羡此刻的注意力并不在乔忘栖那儿,而是在自己发现的那根头发丝上。

    衬衣上也依稀有一些淡淡的香味,但不明显。

    只是她又发现了头发之后,那淡淡的香味就显得那么突出了。

    江羡盯着那头发丝看了很久,直至乔忘栖从浴室出来,她才慌乱的合上书籍,走过去要给他吹头发。

    “别忙了,你都忙了一天了,过来这里坐着。”乔忘栖拉住她让她坐在自己身侧,为了让她安心还晃了晃自己脑袋,“看,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江羡这才坐下。

    乔忘栖抱住了她,习惯性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江羡顺势就靠了上去,耳畔能听见男人有力的心跳声。

    她眸色微潋的问他,“乔忘栖,你会永远爱我吗?”

    “你这是问的什么傻话?”乔忘栖失笑的低头去看她。

    “你先回答我啊。”江羡微微扬起小脸和他对视。

    乔忘栖眉色一柔,点头并笃定的回答,“会。”

    江羡怔怔的盯着他。

    乔忘栖吻了吻她的唇,“我乔忘栖会永远永远爱江羡,一辈子不变。”

    江羡垂下眸抱住他,低低的道,“那就好。”

    ……

    顾又菱和往常一样,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后,准点开始直播。

    可奇怪的是,她怎么也打不开自己的直播间。

    一阵着急后也没找到解决的办法,只好给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

    结果经纪人告诉她,公司已经打包卖给新老板了,整个公司正属于停业整顿的状态,无法继续直播。

    “那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啊!害我等了半天!”顾又菱抱怨着,“那要停顿多久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没得到准确答复,顾又菱心里很不爽,挂了电话后随意逛了一下,却意外的发现同公司的其他主播都在直播。

    她立即去公司群里询问,“为什么公司其他的人都在直播,我却不能直播?有没有人给我个答案?”

    群里愣是没人敢吱声。

    不过到是有人悄悄私聊了她,也是同公司的一个小主播。

    “又菱,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但你别告诉其他人是我说的。”

    “好,你说。”

    “好像是因为你得罪了江羡,据说买下公司的人就是江羡,她下令封你直播间的,停业整顿只是用来敷衍你的借口,实际上你根本不可能再直播了。”

    顾又菱顿时火冒三丈,“她江羡凭什么这么对我!”

    “怎么了又菱?”顾梦周给她送水果进来,就见顾又菱在怒摔东西,急忙担心的问道。

    “妈,江羡又针对我!”

    “她又做什么了?”顾梦周蹙着眉头问。

    “江羡封杀我!不让我直播!还买了我的公司,直接封了我的直播间让我没办法再直播!”顾又菱一顿控诉。

    顾梦周听了也很气。

    特别上次她见过江羡之后,对江羡就有了不满的情绪,“如果这真是她做的,那也太过分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让她欺负,我这就去微博上撕她!”顾又菱咬牙切齿的道,“既然她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说罢就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准备开撕江羡。

    然而她又发现了新的状况。

    ——

    卡文卡得太痛苦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