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法登陆微博了!

    试了好几次系统都提示她无权限登陆该微博!

    顾又菱气炸了,再次给经纪人打电话去质问,“为什么我微博也登陆不了?”

    “是这样的,一切和公司挂钩的社交账号目前都处于封停状态,所以你不能登陆。”经纪人解释道。

    “为什么封我微博?那是我自己的微博啊!”

    “可你的微博也是和公司挂钩的,包括微博的推广和买粉也都是公司在运作,解释权自然在公司这一边。”

    “是江羡让你们这样做的是吧!我要告你们!你们这是霸权!”顾又菱已经气到失去理智了。

    然而她经纪人那边却依旧是有理有据,“如果你觉得这是霸权,可以起诉。”

    “太过分了!江羡太过分了!她这是要把我赶尽杀绝!”顾又菱暴躁起来。

    没人愿意听她的废话,经纪人更是直接挂了电话,并拉黑了她的号码,免得她再打电话去吵闹。

    “妈,江羡这是要把我逼死啊,你快给姨妈打电话告状啊!”

    顾梦周听了有些为难,“你姨妈那么宠着江羡,怕是不会因为我们而去教训江羡的。”

    “可她这也太欺负人了,你不打我来打。”顾又菱直接拿走了顾梦周的手机去给顾梦渔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顾又菱就开始大吐苦水,“姨妈,我是又菱,姨妈你可要帮我做主啊,表姐欺负我,她买了我的公司封杀了我的直播间,还把我有粉丝的社交账号都封了不让我使用,你知道的,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啊,本来还指望着靠粉丝赚钱的,她这样完全是把我赶尽杀绝啊!我好不容易才自力更生自己挣钱花的,表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顾梦渔很随意的把手机放在一边,不过开了个免提,顾又菱的话她也听了个七七八八的。

    等顾又菱一通控诉之后,顾梦渔才淡淡开口,“以我对羡羡的了解,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你下手,既然下手了,你应该反思一下你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到了她。”

    “我怎么可能去惹她,我从来都是尊重她的啊。”顾又菱为自己争辩着。

    “尊重?”顾梦渔冷笑一声,“最近网上的谣言是怎么传起来的,你心里没数吗?这就是你的尊重吗?”

    顾又菱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顾梦周急忙接过电话跟顾梦渔解释,“姐,又菱她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她现在正处于崩溃中,说的话不经过大脑的,我代她向你道歉。”

    “你们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羡羡,有时间跟我浪费口舌,还不如去争取她的谅解。”顾梦渔立场很坚定的提醒顾梦周,“还有,这件事羡羡已经算是看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上手下留情了,你也多劝劝顾又菱,歪门邪道不可取,任何路都应该走得正直才对。”

    说罢,她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

    徒留顾梦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很是难堪。

    “妈,你看吧,这就是你的姐姐,亏她还是你亲姐姐呢,却这么对你,我算是看透了!他们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我们!”顾又菱尖酸刻薄的提醒着顾梦周,“亏你平日里还对她唯唯诺诺的!”

    “好了,你先冷静冷静,咱们一起想办法,看看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顾梦周劝着顾又菱。

    顾又菱冷笑,“解决?除非跟江羡低头认错,不然她是不会就此罢休的,我是不可能跟她低头认错的!”

    “那你的工作……”

    “她以为这条路就能把我堵死?太天真了,我还有其他的门路!走着瞧好了。”顾又菱眯起了阴冷的眸子。

    她又给够哥打了电话,让他帮自己。

    够哥说正好有个机会,让她打扮得美美的去一个地方。

    顾又菱照做了,夜里出了门。

    顾梦周担心的叫住她问她去哪里。

    顾又菱一脸不耐烦的说,“当然是谋出路去,总不能一直在家里坐以待毙,任人捏圆捏扁吧。”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顾梦周心里很不是滋味。

    同样是女人,她很清楚顾又菱可能会做出什么坏的选择。

    偏偏她阻止不了……

    而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江羡的逼迫,也是因为顾梦渔的不闻不问,甚至是因为江知奕的不管不顾。

    如果江家能扶持顾又菱,顾梦渔别那么冷漠,江羡不那么绝情,顾又菱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顾梦周开始痛恨起来,痛恨他们把自己的女儿逼成这个样子。

    在够哥的牵线下,顾又菱又参加了一个局。

    带路的女人告诉她说这次的公子哥儿是个性情暴戾的人,让她眼力见好一点,可别惹这祖宗生气。

    惹生气了,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顾又菱战战兢兢的应着,也问了一些有关于这位祖宗的事情。

    “反正大有来头,是原京四大家族之一的富少,不过听说坐过牢,所以性格才会暴戾。”

    顾又菱一听是坐过牢的,心里就慌了起来,“坐牢啊?是,是杀人的那种吗?”

    “那到没那么严重,总之你小心一些行事。”

    女人将她带到了一个娱乐区,便恭恭敬敬的跟那个坐在沙发上,头发很短,正叼着烟打牌的男人说话,“宋少,这是瑶姐安排来陪宋少的,您看能看上眼不?”

    宋继颜随意扫了一眼,觉得还行,就点了头,“留下吧,替我谢谢瑶姐。”

    “应该的,那祝宋少玩得开心。”

    说完女人给顾又菱使了个眼色,让她过去陪着宋继颜。

    顾又菱立马识趣的过去,娇嗔的叫了一声,“宋少。”

    “长得挺美的啊。”宋继颜啧啧的调侃着。

    其他人听了哄笑起来,其中一个死党似开玩笑的说道,“宋少,你这是做了太久的和尚,才随便瞧见个女人都觉得美吧。”

    气氛本来还挺轻松的,这人调侃了一句之后,就骤然冷了下来。

    说话的人也意识到不对,急忙给宋继颜道歉,“宋,宋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宋继颜抓起桌上的酒瓶就往这人脑袋上砸了去。

    现场一片尖叫,顾又菱吓得花容失色。

    她看见那个刚才还笑着开玩笑的人,头上冒出血液来,一下子就染红了半张脸。

    可即使这样,那人也只能陪着笑说,“宋少打得好,是我嘴巴笨说错话。”

    “行了,滚出去,碍眼得很。”宋继颜恶声恶气的骂道。

    一些人识趣的扶着那人离开了,其他的人在说好话劝宋继颜别生气。

    宋继颜也懒得理会,而是拍了拍自己的腿对战战兢兢的顾又菱说道,“美人儿别紧张,我只对男人凶,不会对女人凶的,来,过来坐哥哥腿上,让哥哥好好疼你。”

    说实话,顾又菱有些害怕。

    可她知道自己现在若是打退堂鼓的话,下场可能比刚才那个被打爆头的男人还要惨,最后只能认命的过去,坐在了宋继颜的腿上。

    男人立即抱住了她的腰,把

    脸顺势往她胸前一埋,“你可真香啊!”

    顾又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有些扭捏的道,“宋,宋少,你放开我呀。”

    “我怎么可能放开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呢,你的胸可真软啊。”宋继颜还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一阵满足,“又软又香的,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美人儿,让哥哥摸摸,哥哥的手可是有魔力的哦,给你摸了摸,你的胸就会长大呢,都不用去隆胸的。”

    “不要啊宋少……”顾又菱不敢很明显的抗拒,只能半推半就着。

    这种欲情故纵的手段,男人最是受用了。

    特别像宋继颜这种老色P!

    他刚出牢狱,第一件事就是找女人!

    被关的这段时间,他都要憋坏了,哪里可能会放过送到嘴边的肥肉呢。

    宋继颜使坏的咬了一口顾又菱胸前的白肉,惹的顾又菱娇呼起来,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其他人还调侃着说,“还是宋少会玩,咱们都得学着点。”

    “似乎大庭广众之下玩起来才更刺激,看得我都有反应了。”

    “这女人的声音真好听啊,好想知道她哭声是什么样的。”

    污秽的声音不绝于耳,让顾又菱很是难堪。

    这是她第二次参加这种局,本以为能和上次一样,遇见个很有风度长得又帅的富家公子哥。

    没想到这次遇见的,却是个色胚。

    可现在后悔明显晚了。

    宋继颜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四处游走。

    顾又菱慌了,试图提醒他,“宋少,你,你不要在这里……”

    没想到这话惹得宋继颜不高兴了,直接撤开了她胸前的衣服。

    衣服本来就很薄,被这么一撕,立即露出了里面的胸衣……

    顾又菱很是难堪,想要遮挡的。

    却在抬头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眼熟的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盛景淮。

    那一刻顾又菱恨不得自己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那一刻她又什么都坐不了,只能僵硬的坐在宋继颜的怀里,甚至被宋继颜占着便宜。

    露出了一大片肉之后,更加刺激到宋继颜的情绪,他迫不及待的亲了上去。

    旁边有的人在看热闹,有的人发现了盛景淮,急忙咳嗽一声提醒宋继颜,“宋,宋少。”

    “别打扰老子享用美色!”宋继颜很不客气的骂道。

    另外有人喊道,“盛少好。”

    这一声算是让宋继颜回了神,从美色中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的男人。

    在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后,宋继颜低咒了一声,甚至恨恨的掐了顾又菱一下。

    顾又菱吃痛的娇呼。

    宋继颜却扬起痞子一样的笑跟盛景淮打招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盛少啊,好久不见啊。”

    现场的局面,犹如一个修罗场。

    整个原京的人,谁不知道当年把宋继颜送进监狱的人,就是眼前的盛景淮呢。

    据说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宋继颜瞧上了一个女人,用了惯用的手段打算糟蹋那个女人,没想到这女人是盛景淮看上的女人。

    富家公子哥之间的争风吃醋,也是很刺激的。

    ——

    三更啦,今天就这样吧,我要捋一捋剧情了。

    感觉都没多少人看了,o(╥﹏╥)o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