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宋家没有盛家家大业大背景深,但多少还是有些底蕴的。

    遇上这种冲突,两家本可以好好坐下来和谈的。

    没想到盛景淮硬是不接受任何的和谈,坚持将宋继颜送进了监狱。

    两家的关系也从此破裂。

    只是后来盛景淮依旧流连于花丛中,让人不得不感叹,原来能让盛景淮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女人,也终究成了过去式。

    终究是印证了那句话,女人如衣服。

    宋继颜好不容易才出狱,这其中少不了宋家在背后的运作。

    估计也是花了不少心血的。

    只是没想到才出狱,就和盛景淮碰上了。

    现场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两人发生冲突。

    盛景淮漫不经心的挑眉,视线扫过正狼狈坐在宋继颜身上的顾又菱,嘴角扬起一抹嘲意,“是好久不见,按理说应该更久一点才对。”

    宋继颜到底是沉不住气,被盛景淮这么一嘲讽,立马炸了。

    直接将顾又菱推开之后起身挑衅的看向盛景淮,“怎么?盛少还想把我弄进去?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宋少要是还想体验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盛景淮轻慢的笑着。

    宋继颜怒道,“盛景淮你装什么大?那次不过是因为有乔忘栖施压我才被关进去的,现在乔忘栖已经失势了,你以为你还有那个能耐将我弄进去?”

    “你可以试试看。”

    “宋少,咱们不是还有下一趴吗?走吧,别被扫了兴。”有人小心的劝着宋继颜。

    其他人也跟着附议,“是啊是啊,宋少,咱们去下一趴吧,那边还有很多美人儿等着宋少呢。”

    宋继颜也知道和盛景淮硬钢没什么好处,索性顺着这个台阶下了,挽住一旁的顾又菱大声说道,“走,咱们去下一趴!”

    顾又菱有些羞愧的看了一眼盛景淮,就低下了头。

    本来嘛,盛景淮不应该管闲事的。

    但他依稀记得江羡说这女人是她的表妹来着。

    所以在宋继颜说要走的时候,他出声道,“把人留下再走。”

    宋继颜当即就火冒三丈了,“盛景淮你他妈什么意思?什么叫把人留下?”

    盛景淮并没有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而是指了指他身旁的顾又菱,一字一顿的说,“我说,把人留下再走。”

    这话等同于是打宋继颜的脸,他哪里咽的下这口气,转身就把拳头挥向了盛景淮。

    盛景淮很容易就抓住了他的手,并把他放倒在地。

    “盛景淮!不就是抢了你一个女人嘛,你就要这么跟我作对?”宋继颜叫嚣起来。

    盛景淮不紧不慢的道,“所以,我也抢你一个女人,这才公平,懂吗?小子。”

    他拍了拍宋继颜的脸,提醒他,“你才刚出来,做事还是要低调一点,弟弟。”

    “你他妈……”宋继颜破口大骂起来。

    其他人急忙上前来劝阻,就怕冲突闹得更大。

    “宋少,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两家关系闹僵了也不好,你爸要是知道你出来就惹事,肯定会生气的,咱们忍忍吧。”

    “是啊宋少,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去给你弄行不,这个就让给盛少好了。”

    “宋少你消消气,咱们犯不着为了个不认识的女人把和盛少的矛盾弄大。”

    宋继颜气恼的推开了盛景淮,这才甩了甩手起身,狠狠的瞪了一眼盛景淮后,才走向了顾又菱。

    他有些怒气汹汹的,吓得顾又菱退了两步。

    宋继颜当着所有人的面呸了一声,这才招呼着众人,“走了,一个婊子而已,老子还看不上呢!盛少喜欢玩别人玩过的女人,就让他玩去!”

    这话只不过是他的强行挽尊而已,大家都懂。

    但好歹是把事情平息下来了,没有闹大。

    一群人作鸟兽散。

    只留下被宋继颜呸了一脸的顾又菱在那里难看至极。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背,连着遇见这些个事儿。

    她都快把头低到胸前了,双手无力的抓着衣服,想要遮住更多的难堪。

    她在等待着男人的嘲讽,毕竟自己当初为了自尊放过那些话。

    可她并没有等到嘲讽,等到的,是一件外套。

    盛景淮的外套。

    他把外套丢给了顾又菱,语气有些冷漠的道,“披上吧。”

    感受着那件带着体温的外套,顾又菱又写错愕。

    她愣愣的看向盛景淮。

    男人并没有看她,也不知是不想看还是保持礼貌不去看。

    顾又菱自动把后面一个可能对号入座了,迅速穿上了过于宽大的外套后,轻颤的说了一声,“谢……谢谢。”

    “不用谢我,要不是看在你是江羡表妹的份上,我不会出手帮这个忙。”盛景淮很不客气的解释着,“还有,像宋继颜这种人,最好还是离远一点,他不是什么善茬。”

    “……知道了。”顾又菱又愧疚的低下了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一样。

    他说是因为江羡才出手救自己的……

    可他不知道是江羡把自己逼到这条路上的……

    盛景淮也不想跟她废话,交代完之后就走。

    顾又菱反应过来后急忙追了上去,“盛,盛少。”

    “还有事?”

    顾又菱咬了咬唇,又鼓起勇气问,“你留个联系方式吧,回头我把外套送去还你。”

    “不用了,直接丢掉。”

    丢下几个字后,盛景淮又大步往前走。

    顾又菱不得不在此跟上去,“那个盛少,今晚谢谢你帮我,我应该怎么感谢你?”

    “我都说了,不用感谢我,我是看在江羡的面子上帮你一把,如果你非要感谢的话,就去谢谢江羡吧。”

    顾又菱心里一阵难堪,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盛景淮离开。

    她懊恼,羞愧,又愤怒。

    懊恼的是,为什么会让盛景淮瞧见这么狼狈的自己。

    羞愧自己曾经说过那些话之后,却还是来做了这些事。

    却又愤怒于他是出于江羡这一层关系才帮的自己,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她多希望是别的原因。

    如果一开始,她就能堂堂正正的出现在盛景淮面前,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顾又菱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她怨啊。

    怨自己没有像江羡那么好的出身!

    ……

    盛景淮喝了一堆的酒,心里依旧浮躁得厉害。

    这种浮躁日渐明显了。

    明明都已经告诉江羡自己要结婚了,为什么还没反应呢?

    以她跟洛星的关系,肯定会和她说这事的。

    如果洛星知道了,说不定就会出现的。

    她消失已经一年了,愣是没有一点音讯。

    一开始他疯狂的寻找,到后来自暴自弃装作不在乎,再到后来的极度思念……

    他本以为时间久了,这份感情就淡了,自己就能放下,或许还能释怀。

    可他发现自己错了。

    时间越久,对她的思念就越疯狂。

    刚刚他出手帮了顾又菱一把,其实并非完全是因为江羡的原因。

    看到她被宋继颜欺负的时候,他自动代入了洛星当时被宋继颜欺负的

    画面,脑子一热就出手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联想,让他再也抑制不住对洛星的思念。

    他拿出手机,第无数次的拨打那个号码。

    他知道,这个电话根本打不通,可他除了拨打这个电话,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电话静默半晌后,突然通了。

    盛景淮猛然坐起身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他一度怀疑是自己喝醉酒了出现了幻觉,才以为电话被打通了。

    可电话又响了第二次。

    的确是打通了。

    但盛景淮又一次在心里否定了,怀疑自己拨错了号码,所以努力睁大眼睛去确认号码。

    一个一个的确认。

    然而号码并没有错,电话依旧拨通了。

    盛景淮的心飞快的跳了起来,拿着手机的手都在不可控制的颤抖。

    脑子里就剩下一个问题。

    她回来了吗?

    是她回来了吗?

    是不是她回来了!

    可惜,电话最终没人接起,一切又归于平静。

    盛景淮不死心的再次拨打,电话里传来了系统冰冷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可即使这样,盛景淮也很高兴。

    这说明电话真的有人在用了,而且绝大的可能是洛星本人在使用。

    盛景淮一抹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再次准备寻找洛星。

    这一次,他一定要找到她!

    此时的洛星,慌得一批。

    她没想到才刚把电话号码补办回来,就接到了盛景淮的电话。

    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她以为盛景淮早把自己忘了。

    毕竟这段时间里,她没少看见盛景淮的花边新闻,身边的女伴更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就算他是个时间管理大师,估计也没有时间来想起自己。

    那时候想到这个可能,洛星还有些苦涩呢。

    结果……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打字机的电话?!

    洛星实在想不明白,脑子一片混乱,又怕他再打过来,就草草的关了机。

    关机之后又懊恼起来,这样不就明摆着心虚了吗?

    盛景淮必然会猜到是她回来了。

    床上的洛锦一哼哼唧唧的哭了起来,洛星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去安抚小家伙,“一一怎么啦?肚子饿啦?妈妈喂你啊。”

    此时的洛星,刚回到老家。

    过几日就是父母的忌日了,她想带洛锦一来见见父母,也好告诉二老,他们有孙女啦!

    她和江羡说过这事的,一开始江羡还担心她被发现。

    洛星自信满满的表示绝对不会被发现,毕竟她只是回老家一趟。

    而且说不定盛景淮早就忘记自己了。

    江羡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盛景淮已经没有再寻找洛星了,而且还说要结婚了。

    当然她觉得盛景淮是在开玩笑,毕竟他也不可能跟顾又菱结婚,搞不好说那样的话是故意在刺激自己呢,所以都没跟洛星说。

    所以她就安心的让洛星回了老家。

    因为家里条件不怎么好,洛星就住在了附近的酒店,本打算明天再回家里去看看的。

    补办电话号码,是想找回以前的一些朋友,方便自己以后复出。

    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联系朋友呢,盛景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简直吓死个人!

    所以这人到底在搞什么?又为什么打她的电话!

    ——

    早安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